腊月乐乎

子贡观看腊月大祭活动,孔子问他有没有被节日的快乐气氛感染,子贡说“一国之人皆若狂,赐未知其乐也。”于是孔子批评他不能体察劳动人民一年辛劳,体会不到一年到头只有在腊月才能休息娱乐的快乐。在宋代以前腊祭的日期,还没有固定在腊八这一天,还没有喝腊八粥的习惯。赠送腊八粥是佛教徒们在腊月搞的一项活动,后来成为一项习俗,可见这个活动搞的多么成功。没有发明腊八粥以前,打猎、做腊肉是腊月主要的活动,祭祀百神,人民休息娱乐、习武健身。这一习俗,夏、商、周就有了记载,一直到现在,一些地方还有冬季习武健身,一到腊月杀年猪、做腊肉的习惯。

做腊八粥最肯下功夫的地方,可能要数北京,不止用八样,有条件的人家能放几十种材料,提前几天就开始准备。还要做“粥花”,用各种果子拼成福寿字、狮子、八仙之类的吉祥造型,放在粥里。亲戚邻居互相赠送。比粽子节做粽子还要麻烦。

腊月做的食物,不容易腐坏,有的做一大锅腊八粥冻成一块,每次煮粥切一块放锅里,可以吃到正月。每天再填一填“数九消寒图”,腊月的日子过的有滋有味。宋朝人写的《东京梦华录》还记载了一些富裕人家的习俗,每逢下雪都要招呼亲戚朋友来家里喝酒。宋朝人比较追求“情调”。

元旦前,与一个朋友计划了三个出行计划,一开始说去武强,后来又说去蔚县,两个到最后都是我变卦。想出去,又懒得动弹。不出去,也有找乐的办法,这两天又翻出来荀慧生先生的录音来听,《红娘》、《花田错》,这两场录音可能是我电脑里存的最早的京剧音频文件,每次听都是放不下,听荀先生的念白,比听相声还要有趣。萧长华、于连泉先生的《打刀》,还是头一次听,“筱翠花”的甜柔、刻薄,萧老的简练、风趣,听他们二位逗闷子,绝对解闷。

主题相关文章: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