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一月 2009

挡门棍、芝麻秆

我们这里过年离不了两件物件:挡门棍、芝麻秆。挡门棍,是用一根手腕粗的木棍,在三十晚上横放在大门口,初一天亮后撤掉。我们这里除夕不吃年夜饭,初一凌晨3、4点钟就起床,煮饺子,放鞭炮,满村转,给长辈拜年,小孩子不长记性,到了一家,往往在大门口被挡门棍绊倒。
挡门棍的作用,是为了绊住孤魂野鬼,不让它们进门。有后人的鬼魂,在三十的下午就被子孙从陵地请回家过年,过了正月十五再送回去。祖宗的牌位摆在同宗兄弟中的老大家里,每年用黄表纸写新的牌位,装裱好,安放在堂屋正对门口的案前。三十下午,叠好纸钱,由儿子或孙子拿着一小挂鞭炮,包上纸钱去陵地。祖坟每个坟前都要烧纸,但自己只接自己的上两辈人,说:“过年了,跟我回家过年吧。”然后一路领着走到牌位前,中间不能拐弯。就请回家过年了。没有后人请回家,就变成孤魂野鬼,闻到村里人家的饭菜香,想去吃一口,会被挡门棍绊住。进到谁家,对谁家一年的运势不好,所以要在大门口拦一根挡门棍。 Read more ...

【电台】农作中的民歌

民歌笔记第五期 Read more ...

火车站夜话

去火车站排了四天队,没有买到票。
附近有一个小站,只停靠北京到怀柔、承德一线的火车,但是可以发售各地火车票。知道这个站的人少一些,容易排队。第一天我去北京站,其后三天都是到这里。
我都是四点左右才来排队,总觉得到我们那的车多。最早的凌晨一点就来了,我能排在二十位。这个小站的售票口与候车室在一起,可以在室内等着,有两个暖气片,不热,但比在外面排队要好一些。椅子冰凉,站累了就坐会儿,坐着觉得凉了就再站着。倒也不是特别枯燥,前后几个人不时聊几句,听了几个故事。 Read more ...

野食(5):河鱼

我家所在的地方叫忙怀,准确说是忙怀公社所在地,距澜沧江3里,沿滇缅公路向东走半小时就到,而澜沧江的支流罗扎河则近在咫尺,我可以说是在河水中泡大的。
当地受印度洋季风影响,干湿两季明显,罗扎河也随季节而变化。7、8、9三个月是连续的雨季,罗扎河涨水,混浊汹涌,其他月份大多清澈见底。另有特别的,如果澜沧江上游连续暴雨,江水猛涨倒灌到支流,河面会抬高到接近公路。 Read more ...

野食(4):澜沧江的鱼

澜沧江江阔水大,又多礁石和漩涡,走船困难,下网更是行不通。适合的捕鱼方式只有两种,炸药炸和下“懒钩”。 Read more ...

不该不种菜

  我的一位老师——桥老师,在诗生活网站开设过一个“桥家菜地”版块,自己有一块菜地,是她的梦想。她是种菜行家,不用土都能种出菜,专业是无土栽培。用土种得更好,在自家阳台上种的辣椒,据说今年大丰收。没菜地的人想种菜,有菜地的人却不种了。 Read more ...

野孩子的零食

  蛋壳在旧事:野食里提到很多云南山里的野果。我家鲁西南那边除了有一座宋代就被开发利用的水泊梁山,再没有可以称为山的山了,也没有什么能吃的野果。可以采摘直接生吃的野味,我想了半天,也就一种名为“茅根”的草,其他都要拿到厨房里加工。再宽泛一些,能直接生吃的要数“榆钱”和“槐花”。这三样只能在春天得到。夏天菜园里瓜果成熟,没人去野地里找零嘴。秋天只有一种我们称为“赖皮狗”的草籽,可以摘一把玩一玩(往头发里扔,缠头发)。冬天除了去野地里撵兔子,也找不到野食。 Read more ...

【电台】Gerald Dyck和他的泰国田野录音2(pin-pia和山地民族)

民歌笔记第四期

Flash格式,请稍等缓冲
本节目由魏小石制作、主持。

pinpia.jpg

2a.jpg

2b.jpg

2c.jpg
 
2d.jpg

Gerald Dyck和他的泰国田野录音2: 60年代的pin-pia 和 山地民族

魏小石 2009年1月9日

Pin-pia 是种古老的乐器,它曾经流行于泰国北部的古Lanna国。这种弹拨乐器通常有2到6根弦不等,其最大的特色在于它的胸腔共鸣结构。乐者需要将金属的共鸣“碗”扣在胸上,才能发出微弱的声音;不过这种声音却非常有韵味。100多年前,当时的泰国国王认为这种具有历史性的乐器可能会成为泰国北部民族主义的工具,所以发动了一场政治运动禁止了这种乐器的传播。当一个权力中心可以消灭一个事物的存在的时候,它也在消灭着这个事物的历史:权力会禁止一切书写此物的行为,包括学术。于是,这个乐器的历史早已模糊。在柬埔寨发现的一个壁画中存在着一个古老的人物在演奏着这种乐器,这是今天,也是在Gerald的昨天,唯一能被寻找到的历史信息。 Read More »

Pages: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