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事:野食(1)

人是教育长大的,是发育长大的,是吃长大的。对我,吃当是第一位,也是幼年最匮乏、最渴求的。正经八百的吃食只有定量供应的粗细粮,少量自家种的蔬菜和养的鸡豚,常处于饱和饿之间。饱是肚子的容量放满了,饿是肠胃缺少油水,味蕾缺少滋味。所以说到幼年,先得说吃食。说吃食先得说野食――野果、野味、野蔬。

野果
在热带的森林,可以吃(也就是有点滋味,吃不坏人)的野果不计其数,仅我采摘品尝过的就有上百种。一个人在山林,只要识得这些野果,十天半月绝对是饿不死的。伯夷、叔齐怕是书呆子,不识野果,很干脆就饿死了,死之前还哀号,让我很不耻。当然也可能是首阳山(今山西永济西)实在是太贫瘠,除了薇这东西,没别的啥。(“隐于首阳山,采薇而食之。及饿且死,作歌,其辞曰:“登彼西山兮,采其薇矣。以暴易暴兮,不知其非矣。神农、虞、夏忽焉没兮,我安适归矣?于嗟徂兮,命之衰矣。”遂饿死于首阳山。”)

野果种类太多,择要说几种独特味美的。

牛肚子果。树名已忘,树形类似榕树,高大茂盛,可独木成林。果子大小如拳,攒聚而生,附着在树干上,而不是象一般的果子长在枝桠间。外皮粗黑,这大概就是“牛肚子”的来名。但剥开粗皮,一股香甜气味就扑面而来,里面的果肉呈鲜艳的红黄色,有点象某种郁金香花的颜色。口感和味道比较难形容,甜、香、酸、糯,还有一点点类似佛手的挥发性气味。这种果子树比较少见,我只在澜沧江边找到过几棵,夏天会和小同伴结伙,走好几公里去采。

蔓蓝甘。也是乔木,枝条有点象苹果树。在大片的玉米地和高粱地中,最初开荒的山民都会留下几棵,夏天可蔽阴,还可以让自家孩子随意上树采食,省了管带。长在玉米地里的蔓蓝甘普遍比长在山林中的要高大,结果多,果实大,味道好。前者是沾染人气久了,无意中被改良了,还是长在广地,没有其他树木与其争阳光和养分?不知道。蔓蓝甘成椭圆形,大小如鸡蛋,成熟后呈温和的黄色,味道甜糯,果肉中有芝麻大小的籽,另能嚼出一种脆和一种香。我喜欢八分成熟的蔓蓝甘,也就是外表还有一点点青的,嚼头更好。每天下学回家,同伴们都会飞奔下山,直扑玉米地。到晚秋,地里的蔓蓝甘没有了,但山林背阴处的方成熟,将就。

黄泡。荆棘类,伏地而生,枝条柔软带刺,果实朝天长,指肚大小,上有无数小圆点。这种东西应该有多种分属,我在云南各地都看到过,但唯有澜沧江一带的好吃,其他地方的个头小,酸涩。好的黄泡成熟后呈橘黄色,密密麻麻的长在枝条上,十分喜人。果实蜜甜,入口即化。采摘的时候有两个麻烦,一是要避开枝条的刺,而刺最多最难采的位置恰恰是果实最大最集中的;二是黄泡成熟的时候也是解放草(飞机草)扬花的时候,偏偏黄泡和解放草喜互生。行动时不能摇动解放草,不然那腥臭的花一飞,一丛黄泡算是完蛋了。不慎犯错,必然遭到同伴的白眼。有时候,远远看到喜人的黄泡,跑到跟前才发现上好的果实已经被前面什么人愚蠢糟蹋,那是十分郁闷的事情。

老鼠屎。长在一种矮小的灌木上,枝细叶大,果实大小如豆,攒聚生,成熟后呈紫黑色,味沙甜。奇的是这老鼠屎样的果实,外皮很韧,咀嚼时有一种“糖稀”的滋味。这果实另有一种好处,方便携带。上学路上一把一把采,放兜里。上课时吃,老师不易发现,经久不会捂坏。换了黄泡和蔓蓝甘,要么没法带,要么吃起来动静大,不适合。

仙人掌果。没有见到过海南和更南的南沙群岛的仙人掌,只说澜沧江一带的。那里的仙人掌高可达数米,有路边乱长的,有山民移植来补坍塌的院墙的。还有一种,似乎永远长不大,栽在土墙上,无需打理,年年开花,极艳。会结果的是高的那种,夏初花谢后长果,半月后果子长到十公分左右,就可以采食了。仙人掌果肉呈淡淡的绿色,极美味,清,甜,多汁,最难得的是在热天也能吃出一种甘冽的味道,真是奇绝。但仙人掌果弄起来也是不可思议的麻烦,那果实长在高处,而仙人掌到处都是硬刺,只有架梯子采或用杆子打。小孩子架梯子,大人不放心,不让。用杆子打,不小心直接落地,嫩嫩的果子就完了。好不容易弄下一个了,巴掌长,纺垂形,有6到8个棱,但上面长满了细细的刺――细刺越多表明越嫩越美味。刺很细软,扎到手指绝对不会出血,但这玩意扎到皮肤后很容易折断,无可辨识,也拔不出来。一碰,细刺会随皮肤表层的毛细血管游动。越挠就越麻,越辣,越痒,直如种了“生死符”。我吃过几次这样的苦头,后来学乖了,被扎了就挨着,痒得受不了就用冷水泡手。总之,能整治这东西的必得是高手,还要有锋利的刀具。将果实两头切去,竖划一刀子,从刀口慢慢往两边拔拉果皮,还不能让细刺沾染到果肉,否则也是完蛋。到果肉果皮完全分离,把刀子抹干净,挑起果肉,深深嗅一口,此刻,所有的同伴都会艳羡地看着你。

沙果。乔木,果实长在气根或者暴露在泥土外的根茎上。也许是倾斜姿态能接收到更多的阳光,更利于气根生长,这种树多长在江边和坡沿。有的能结满上万鲜艳的果实,密密麻麻,鲜艳壮观,有的只长了不起眼的几颗,一半还埋在土里。前者好看但不能吃,是属于鸟类的,后者才是我要寻找的--剥去厚皮的外层,露出粉红的肉,入口有嚼头,酸甜。这东西味道一般,但总长在险峻处,总在雨后结实,孩子援气根而下,只手采摘,别有惊险刺激。

主题相关文章:

9 条评论

  1. 七月:

    哎呀,馋死我了,有没有图片啊?

  2. 大地上:

    可能他没条件拍照片的。
    这种样子的文章,作者名字加博客名称,有的是自己发布,有的由作者同意代为发布。;)

  3. 小猪:

    在云南河口有种特产于当地的水果也叫牛肚子果,不知是不是同一种

  4. 蛋壳:

    to 七月:我见识这些东西的时候,很少有照相机呢。
    to 小猪:越是高山地,对事物的命名差异越是大。我写到的这些植物和果子,换一座山,那里的居民可能就叫它另一个名字了。至少“牛肚子果”,在瑞丽的一些地方指称的是“榴莲”,完全两样。
    又如我会提到的“马上坡”,在另一个地方指的是木瓜。我所提的“木瓜”又则是另一种果子。呵呵。
    今天加班,等有空我们可以交流下,也许会有意外之得。

  5. 七月:

    谢谢蛋壳,小时候也在山里吃过野果子,味道好极了~~~

    就是再也吃不到咯 ~

  6. 赵吾文:

    博主莫非是云南老乡?

  7. 大地上:

    吾文好,青馬是一个群组博客,没有唯一的“博主”哦。这篇文章的“博主”蛋壳兄确是在云南长大

  8. 蛋壳:

    to 吾文:你应是舞雩博客链接中的那个吾文吧?我们确实是老乡。呵呵。问好。

  9. yangyang:

    牛肚子果很像菠萝蜜,吃完香甜的果肉,剩下的籽可以煮着吃,煮熟以后面面的,像白芸豆。它的籽(种子)很大,形状也很像白芸豆,但要大三圈。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