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台】民歌笔记3:Gerald Dyck和他的泰国田野录音

Gerald Dyck

Gerald Dyck和他的泰国田野录音
魏 小石
2008-12-24
  音乐人类学的英文名称是Ethnomusicology。两个词根—ethno和musicology分别来自于两个不同但却又相关的专业:人类学和音乐学。Ethno指的是人类学研究中的“田野调查方法”,musicology就是音乐学,指出了这个学科的研究对象。简单地说,这个学科借用人类学的田野作业方法和社会文化理论去研究音乐。其研究对象包括了人类一切的“声音活动”。“声音活动”是个比“音乐”更广义的词:音乐是一种具有结构性的声音组合;而有结构性的声音却不一定是可以被某个文化接受的音乐。值得注意的是,在所有音乐人类学的研究中,一个“非西方社会”或者“发展中社会”的音乐往往是热门话题,因为只有这样文化中的音乐才具有某种新鲜感。我所要介绍的这位音乐人类学者和他的工作成果就来自一个这样的“发展中”社会—泰国。
  也许很多人都对Alan Lomax或者是王洛宾寻找民歌的形象深有了解并且将他们的事迹演绎为传奇,Gerald Dyck便是一位有这种气质的“寻找音乐的人。” 1960年Gerald从哥伦比亚大学的宗教音乐系毕业。随后的1961年,Gerald乘坐一艘远航船第一次来到泰国,原因是为了躲避赴朝鲜的兵役制度(在当时的美国选择参加教会团去国外传教,就可以免兵役)。这次1961年的旅行让他热爱起了泰国音乐文化。同时在60年代,音乐人类学的大发展使Gerald认为这是一个了解第三世界的音乐文化可靠的工具。于是他回到加州大学开始学习音乐人类学,同时也学习录音技术。从1966年开始,Gerald开始了长达6年的对泰国北部音乐文化的记录。在他采集的150卷录音中,包括了泰国北部Lanna地区的地方戏曲表演,泰国古典音乐,小乘佛教音乐,以及6个山地民族(哈尼,瑶,克伦,苗,傈僳,拉祜)的音乐样本。在Gerald记录的过程中,他所关注的不仅仅是音乐,而是更多地包括了社会生活中各个方面的音乐生产过程,乐器的制作工艺,音乐的宗教性,以及音乐家的生活状况。
  Gerald留下的录音成为了现在的人们,尤其是泰国学者,重新审视社会现代化发展中的得与失的一个参照。同时,他的录音的经历也会让学者检验自己的存在:我们是怀着怎样的心态去了解这些“未被开发的”文化的?这个问题,尤其在当今的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成为热门话题的时候—是每个参与到文化产业和学术的人必须要思考的。
  我在美国印第安那大学的Archives of Traditional Music做着一份转录音乐的工作。我的职责是将世界各地采集音乐的人的录音制作成CD。在这个过程中,我听到了这个泰国音乐的集锦,并且在后来成为了Gerald的朋友,对他进行了一些深入的采访,于是有了机会展示他的田野录音成果。

在线收听本期节目:


本节目由魏小石制作、主持。
使用flash插件播放,根据网速不同,可能需要下载缓冲时间。

主题相关文章:

8 条评论

  1. 从此:

    在南风窗看了这位音乐学者的介绍

  2. brazilwood:

    继续支持小石,对于我这种音乐知识为零的人来说,每期的节目就像是新鲜的课堂:)

  3. 大地上:

    把牛叫都记录了,这期泰国的田野录音比美国的oldtime好听。这两期貌似不如第一期火爆,大家都在静静听呢。自己做自己的。

  4. 李青菜:

    哈喽,贵台能接受点播么?
    俺是北方人,喜欢蒙古的,山西陕西的,只要是中国北部的都喜欢。
    当然,等北部的听够了,俺再点播南边的。谢谢诶

  5. 小石:

    好呀,等这两期泰国的做完,就做点北方的:蒙古的,突厥系民族的,还有花儿等等。

  6. 七月:

    听了

  7. fm100:

    谢谢小石。在浏览青马的时候,我一直在想我可以怎么通过我的努力去为保护我的故乡广西的文化传统做些事情。广西也有很多民族,各个民族的山歌间有不同有相似。

  8. 小石:

    fm100: 我觉得,其实保护这个概念目前争议满大的。能让自己和那些唱歌的人在互相接触中开心我想是挺重要的,你觉得呢?介绍一下你已经做的事情和一些具体的打算?也许可以一起做点什么。xiaoshi_wei@msn.com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