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瓜

看瓜

卧室的窗比较大,窗台也宽敞。常在上面放些东西,如盆栽,瓶花什么的。这阵子搁的是兰草,开花的蟹爪兰,一个梁平柚子,这种柚子会散发出非常好闻的香气。放久了,气味淡了很多,凑拢了闻还是有香气。上周去家乐福又买了金瓜搁那儿。这个金瓜的颜色我特别喜欢,就是那种金秋的颜色。大小也合适。买的时候也只想着用来看,根本没想过吃。我甚至怀疑这个好看的瓜吃起来是否好吃。

买了金瓜后,我就想起了十年前看过的张中行先生的散文,好像张先生就把南瓜拿来作为案头清供。后来翻出这本百花文艺出版社96年出版的《张中行散文选集》,果真没记错。我发觉自己的记性还是不错的,十年前看过的东西还记得。或许是清供南瓜令人记忆太深刻了。也不然,我看过的张中行先生的很多随笔内容都记得,如那本厚厚的《流年碎影》,内容也多记得。其实归根结底是喜欢张中行先生的随笔。

张先生的案头清供有三样东西,是葫芦,包谷,看瓜。文中叙述了每样东西的来历。所谓看瓜,文中写:“是个鲜红色椭圆而坚硬的瓜,我们家乡名为看瓜,顾名思义,是只供看而不能吃。”张先生家乡是河北。我想这看瓜,也无非是南瓜的一个品种。想着瓜的颜色也跟我买的类似,我也不为吃,只为看,因而想当然把题目取为看瓜了。

一直就喜欢这类好看的金瓜,小时候我家对面的人家就种了这种金瓜,个头要大些,每年要结几个,特别好看。不记得人家什么时候摘下来吃掉,只记得从夏到秋金瓜慢慢长大的样子。今年春天的时候,买了一袋玩具南瓜的种子,图片上玩具南瓜样子可爱之极,后来南瓜花倒是不停的开,就不见结果,想象中可爱的南瓜就这样泡汤了。

近些天,成都整日灰蒙蒙。满天满天像扯着一张脏兮兮的布,看得眼睛都灰了。好在这鲜艳的金瓜还悦目,看着可爱。也不知能放多长时间,借用陈坤维的诗一句:“珍重寒闺伴我时”。这句诗是今早在张先生文中看到的,一见喜欢,网上搜到,邓之诚《骨董琐记》有“陈坤维诗”条,说是乾隆年间,杭州有个落魄的世家女子陈坤维,生活穷困,不得不卖书换米,舍不得,题一首七律与书告别,诗曰:“典到诗书事可知,又从架上检元诗。先人手泽飘零去,世族生涯落魄悲。此去鸡林求易得,他年邺架借应痴。明知此后无相见,珍重寒闺伴我时。”此诗最后一句颇为苍凉。说了几句跟金瓜不相干的题外话,只是喜欢。

主题相关文章:

3 条评论

  1. brazilwood:

    这瓜长的样子确实让人觉得看着应该比吃着舒服~~

  2. 大地上:

    我一看就觉得这瓜好吃!熟得好,长得好看

  3. geograph:

    饱满的东西看起来让人有踏实的感觉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