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酸枣

作者:心岱

前些天去府青路的同学单位,顺便去了趟曹家巷菜市。我喜欢这个菜市,因为大,东拐西弯,沿着深巷,菜摊一路摆开。非常热闹。卖什么的都有。菜比玉林菜市便宜。主要是那种氛围颇有乡村赶集的味道。我想这样的菜市在市内恐怕是不多见了。曹家巷这里还有六十年代修的红砖楼房,让我觉得非常亲切。每次过来看到这老房子,就要想起以前住过的地方。

其实那天也并不想买什么,只是看看。但是看到在玉林菜市没有的青菜,还很便宜就忍不住买了些,准备泡来吃。芋儿也好。吃不吃也买来放着,反正这个可以放些日子。后来忽然看到了一个摊子上摆着的我们这里俗名叫“钟钟嘴儿”的果子,简直大喜。摊主说整个菜市只有他一家在卖。的确这个东西不易看到,我想买它有些日子了。选了些,不到一斤,只是了却一桩心愿。多了我也吃不下去。

把 “钟钟嘴儿”含在嘴里,酸酸的,还是小时候的味道。今年入秋以后,不知怎么,很想买到这种果子。前些年在玉林菜市还看到过一次,那次看到也没买。今年一直没看到。大概是以前曾在博客中提到过这种小时爱吃的零食,后来就时不时会想起。今年秋天,吃了很多冬枣,后来就想起“钟钟嘴儿”也该成熟了。以为今年不会再碰到了,没想到还真能买到。

小时候,这是最爱吃的零食。学校门口卖零食的摊点就有卖。那时候非常多。也很便宜。而且我记得一直到中学的时候都在吃。中间那层白色的肉很酸,但薄薄的皮却微甜。小时的零食尽是些古怪的东西,因为糖果要号票才买得到。异常珍贵似的。所以就拿别的东西当零食吃。辣的有大头菜片片,手摊凉粉,酸的就是这个果子了。还有别的东西,一下子想不起来了。小时吃的手摊凉粉早就消失了。

上半年的时候,我曾在博客中提到“钟钟嘴儿”。有友在回贴中说是酸枣。在网上查叫南酸枣。跟北方的酸枣不是一回事。南酸枣南方多,广东,云南都有。别名挺多,五眼果,四眼果,酸枣树、货郎果、连麻树、山枣树、鼻涕果。云南叫鼻涕果,我还看到有网友贴的图片,云南把这种果子用白糖腌了吃。不知会是啥味道。

把“钟钟嘴儿”有小碗装着,放在冰箱里。当天买回吃了几个,酸得不行。这两天就是顶多一天吃一个。阿城在《常识与通识》曾写到:“老了的标志,就是想吃小时候吃过的东西,因为蛋白酶退化到了最初的程度。另一个就是觉得味道不如从前了,因为味蕾也退化了。”想想还好,虽是想吃小时吃过的东西,纯属怀旧而已,倒并不很喜欢吃了。那种味道也跟从前一模一样。

主题相关文章: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