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快书传统书目考

资料收藏

山东快书传统书目考

作者:君子剑 来源:中华相声论坛

  清道光十九年(1839年),艺人傅汉章于曲阜林门会(春秋二季祭孔时孔林前的庙会)上,首次正式用以鸳鸯板加大竹板伴奏,以韵诵为主说唱武松故事的形式撂地演出,获得观众好评。时人呼之为“唱武老二的”。经过历代艺人百余年的传唱,山东快书艺术积累了相当数量的书目。

  在传统山东快书书目中,有关武松故事的唱段占了很大的比重,成为整个传统山东快书的基本书目。在1997年出版的《中国传统山东快书大全》收录的21段中篇作品中,武松故事就占了17段。另外还有不少单段和小段,也同样属于山东快书艺术的重要组成部分。由于流传地域、师承关系和艺人表演风格的不同,所以在书目的内容、结构、词句及文学特色等方面也各有不同。如果想要比较全面地研究传统山东快书书目的历史面貌与现状,就必须要正本清源,搞清楚每个段子的来龙去脉。这对于山东快书艺术发展历程研究工作的开展,也是非常重要的。

  《东岳庙》

  又名《武松赶会》,江洋辙,故事不见于《水浒传》。

  内容写东岳庙武松自少林寺学艺回到家中,听说东岳庙起会,会首恶霸李家五虎抢男霸女,横行乡里。武松不顾兄长阻拦,独自赶往东岳庙,欲除五虎。恰逢五虎之一的“瞎炮仗”调戏民女。武松打跑“瞎炮仗”,救下民女。瞎炮仗搬来兄长金枪李贵等四人,率领众打手围攻武松。武松退到木料行内,以榆木梁为兵器抵挡群敌。时小霸王周通贩卖生姜,路过东岳庙,加入战团,帮武松打退众恶奴。武松打死李家五虎,为民除害。

  最早的“武老二”书目仅仅包含《十字坡》、《石家庄》、《闹公堂》、《闹南监》、《快活林》等几个段子,并没有《东岳庙》这个这个中篇,仅是在《石家庄》中,石秀之父询问武松来历,和《闹公堂》中州官过堂时,武松以倒叙方式提及。后来有的艺人单独抽出来做一段节目演唱,到铲除李家五虎结束,中间少有枝蔓。高元钧(绰号“高大鼻子”)、杨立德(绰号“杨小麻子”)演出本,虽涉及小霸王周通相助,但点到而已,基本仍是两回书的路子。民国十四年(1925年)前后,山东快书艺人于传宾(绰号“于小辫儿”)、周侗宾、傅永昌(绰号“傅大回头”)三人在泰安演出时,因连阴雨被困在客店内。由于传宾提议,三人各抒己见,共同讨论,最终将《东岳庙》扩展成为一个完整的中篇作品。又因周侗宾追随名艺人戚永立(绰号“镇三江”)多年,走南闯北,熟悉地理,将《贴报单》一折由原来的几十个地点扩展到近二百处,并搀入拉腔的贯口唱法,演出时大受欢迎,传唱至今。之后,高元钧、杨立德等人也将《贴报单》吸收到自己的唱词中,并各有发展。

  山东快书艺人刘同武表演的《东岳庙》独具匠心,其细节处理多与他人不同。如武松一开始打的不是“瞎炮仗”,二是老四“不漏汤”。冲突的发生地点也不是在会场上,而是在庙门口,围绕东岳庙内外展开故事,与书目题名密切相关,显得更为贴切。天津艺人金文声在故事的结尾,加入梁山发兵下山的内容,并将传统鼓书中常用的人辰辙“白马将军赞”移植至故事情节中,别具一格。

  《景阳岗》

  又名《武松打虎》,江洋辙,故事取材于《水浒传》第二十二回《横海郡柴进留宾,景阳岗武松打虎》。

  内容叙武松打死恶霸李家五虎,逃至柴进庄上。后因思念兄长,辞别柴进回家探亲,途经景阳岗,在岗下酒店连喝十八碗好酒。武松欲离店过岗时,被酒家拦住,告知景阳岗上有猛虎伤人。武松不听劝阻,执意过岗,乃至山神庙见到阳谷县告示,方信真的有虎,决心打虎为民除害。来至山高林密处,酒劲上涌,睡倒青石板上。一声虎啸,武松惊起,见猛虎扑来,武松与虎展开搏斗,几经周折,方将老虎摁住,踢打一阵,将虎制死。

  第一位亲自改编《武松打虎》故事的快书艺人为刘同武。其中打虎的处理,并不是照搬《水浒》原著中的“三拳两脚将猛虎打死”,而是处理为武松按住老虎后,将虎举起,撞在山坡石壁上摔晕后,拳打脚踢而死。二十世纪四十年代,高元钧在肖亦五、马立元的帮助下,参照《水浒》中有关武松打虎的故事,重新改编了《武松打虎》,演出受到欢迎,且灌制唱片,影响极大。高版《武松打虎》唱词精练,动作潇洒,尤其以拟人化的巧妙手法让虎与武松展开对话的情节,更是神来之笔。

  该唱段气势恢弘,语言夸张,人物形象鲜明。高元钧弟子孙镇业、武汉卿等皆精于此段。

  《狮子楼》

  又名《阳谷县》、《怒杀西门庆》,江洋辙。故事取材于《水浒》第二十五回《偷骨殖何九送丧,供人头武二设祭》,情节有所发展。

  情节紧接《景阳岗》,叙武松打死猛虎,受到阳谷县县令赏识,被提拔为六班都头。一日在大街上巧遇哥哥武大,并被武大带回家中。一日风雪,武大出门卖炊饼未归,武大之妻潘金莲春情荡漾,趁机挑逗武松,遭武松痛斥。后武松辞别武大,去汴梁公干。归来时被潘金莲告知武大已然病逝。武松心生疑惑,从团头何九、小贩郓哥(一作淘气)处问出真相,得知武大实被潘金莲伙同奸夫西门庆毒死,大怒,上堂鸣冤,被县令驳回。武乃设灵堂,亲自审问潘金莲,灵前将潘氏杀死,又手提人头赶往狮子楼,斗杀西门庆。

  1944年,傅永昌在济南听到单弦艺人王凤久演唱《挑帘裁衣》,很感兴趣,从王处求得唱词,改编为山东快书演唱。因情节缠绵拖沓,演出效果不是很好。傅得于传宾指点,避开西门庆与潘氏勾搭成奸的“十分光”不唱,将情节直接处理成武松公干回来,得知哥哥已死,使故事更为紧凑抓人。傅永昌曾将《狮子楼》唱词交于另一位山东快书艺人邹永学,由邹带往西安演出。后来,杨立德从邹永学处得来此书,但最初因故事题材与艺术形式风格不够协调,杨很少表演此段。

  之后,高元钧对《狮子楼》这个回目做了大幅度的改造。原唱词的下半部分,有西门庆、潘氏、王婆饮筵作乐的情节,内容趋于淫秽。但是如果仅仅采取删“荤口”的方法,整个回目将不复成立,而且影响以后情节的展开。高元钧在保持原故事主题不变,人物关系不变的情况下,对原情节进行了重新改写,保证了《狮子楼》这个作品的完整性。与此同时,杨立德也在《狮子楼》原稿的基础上进行了不少增删改动工作,如将“杀嫂”一折处理为潘氏起初并不认帐,而是激武松去狮子楼找西门庆,妄想借西门庆之手除掉武松。这样,即避免了先后两次杀人情节的重复,又使得潘氏狡猾、毒辣的的人物性格更为突出。

  《十字坡》

  又名《武松打店》,梭波辙。故事取材于《水浒传》第二十六回《母夜叉孟州道卖人肉,武都头十字坡遇张青》,情节有所丰富。

  写武松报兄仇后被判刺配孟州,途经十字坡,闻听樵夫言讲当地有黑店,欲除之。当夜宿于孙二娘与张青所开店中,先后识破人肉包子与蒙汗药酒。后武松假装昏迷,待孙二娘将自己背入后房,方与孙搏斗,孙二娘非武松对手。张青赶至,问出武松为打虎英雄,二人遂订交。

  山东快书《十字坡》为历代山东快书艺人盛演书目,唱词相传为李长清创作。老艺人周侗宾、傅永昌谈:清道光六年(1826),有落第举子36人(有的说十余人),归途雨阻临清,为发泄胸中愤懑不平,以当地流行的武松故事编写成唱词数段,《十字坡》就是其中一篇。原唱词曾存在荤口内容,如“半吊子”骂街叙述其妻被人强奸,及孙二娘背武松去后院宰杀,武松阳物勃起猥亵孙二娘等处。20世纪30年代,高元钧联合杨立德、傅永昌等艺人摈弃荤口,将唱段中的色情内容剔除。

  多数艺人演出连本《武松传》时,习惯将《十字坡》放在《石家庄》后。刘同武认为,孙二娘开的是黑店,不可能距离孟州太近,故应先唱《十字坡》,后唱《石家庄》。

  《石家庄》

  又名《八岔路》、《武松装媳妇》,江洋辙。故事不见于《水浒传》。

  写武松在十字坡辞别张青、孙二娘,起解孟州。途经石家庄,闻知江南大王方腊之弟恶霸方豹,因看中石秀之妹石桂香,即将抢亲。武松决意为石家解难,遂找到石秀之父石员外,说明来历,男扮女妆,代石桂香上轿成亲。花轿抬至方家,武松杀死方豹的两个妹妹,恶斗方豹,最终将方豹活劈。

  山东梆子有《平霍林》一剧,描述武松打抱不平,杀恶霸救姑娘的故事,概山东快书《石家庄》唱词即根据该剧改写。另有一说,《石家庄》实为《桃花庄》中鲁智深装姑娘痛打小霸王的故事改编而来。山东民间亦有此故事流传。该唱段故事情节虽较为简单,但武松吃饭、化妆姑娘、坐轿难受,以及轿夫被压得洋相百出等种种细节,描写极为夸张风趣。

  原词有色情内容,如武松在石小姐面前丢丑及在花轿中手淫等处。20世纪40年代初,高元钧、杨立德等演出该段时将“荤口”内容剔除。

  此书亦为历代山东快书艺人盛演书目,于传宾、高元钧、杨立德演出各有特点。1957年6月,傅永昌曾以此段演出于山东省第一届曲艺会演,获演唱一等奖。

  竹板书、东北二人转亦有此曲目,内容稍有区别。

  《闹当铺》

  江洋辙,内容不见于《水浒传》。

  写武松充军至孟州城外,遇老妇人坐地哭诉。武松上前一问,方知老妇进城当当,遭当铺掌柜欺凌讹诈。武松一怒之下,大闹当铺,将自己皮袄、蚊帐高价当出。

  早期山东快书书目中并无《闹当铺》一段,仅在《闹公堂》、《闹南监》唱词中提及武松当当一事。20世纪中期,黑龙江省山东快书演员黄枫根据同名太平歌词整理改编《闹当铺》,后被收入《武松传》(高元钧演出本)及《中国传统山东快书大全》。该唱段影响相对较小,少有演出者。

  《闹公堂》

  江洋辙,故事略见《水浒传》第二十七回《武松威震平安寨,施恩义夺快活林》。内容有较大程度的发展。

  叙武松由董平、薛霸押解,发配至孟州。州官施君方升堂审问,嗔怪二解差在路上耽搁时间过长,被董平巧言应对。后唤武松上堂,问明武松来历。审问过程中,施与武松发生冲突,试出武松胆量过人,又得知其人乃是打虎英雄,心中暗自赞叹。

  《闹公堂》亦是山东快书早期曲目之一,周侗宾、邱永春(绰号“活武松”)、高元钧、杨立德等皆擅演出此段。

  《闹南监》

  江洋辙,故事不见于《水浒传》。

  情节紧接《闹公堂》,叙武松被州官押在南监,武松与众囚犯互道来历。时有狱卒催命鬼、活阎王进监勒索犯人。武松以当票戏耍二人。二狱卒被激怒,欲致武于死地,被武制服。

  该唱段也是山东快书早期曲目之一,相传为李长清创作。原词中有少年犯人向武松叙述自己奸杀民女案件的内容,内容淫秽。20世纪40年代后,“荤口”内容被逐渐剔除。

  杨立德擅演此段,风格火爆炽烈,为杨代表作之一,曾有唱片出版,影响较大。1957年6月,杨立德以此段参加山东省第一届曲艺会演,获演唱一等奖。

  《摔杯计》

  又名《安平寨》,江洋辙。故事不见于《水浒传》。

  情节紧接《闹南监》,写武松制服二狱卒,州官施君方之子施恩至,与武结拜为兄弟。施君方设筵款待武松,席间,按父子事先定好的计策,由施恩失手打碎酒杯,施君方佯打施恩,被武松拦下,问明原由。施君方才道出施恩酒店被蒋门神霸占一事。武松决意替施恩夺回酒店。

  《摔杯计》故事情节虽为《武松传》不可缺少的一节,但因其情节上连下挂,且无明显冲突,一般不作单独演出,多与《快活林》连演。

  《快活林》

  又名《醉打蒋门神》,江洋辙。故事取材于《水浒传》第二十七回《武松威震平安寨,施恩义夺快活林》,情节有发展。

  写武松至快活林找蒋忠寻仇,欲夺回蒸酒馆。路遇地痞金四。武松痛打金四,命金带自己去找蒋门神,不料金四趁机逃走。武松因追金四,误入赌场,众赌徒欲讹骗武松,反被武松将财物赢尽。蒋忠之子(一作其侄)蒋郎调戏民女,被武松撞见,将其活劈,又至蒋忠酒馆,故意滋事,将蒋忠之妹蒋三娘戳入酒缸。蒋忠赶到,与武松展开搏斗,不敌,被武制服。蒋答应立即将酒馆交还施恩,永远离开快活林。

  《快活林》亦为山东快书早期曲目,颇有影响,历代艺人在传唱过程中对其进行了不同程度的丰富与改编,李合钧(绰号“小胡椒”)、于传宾、周侗宾等均喜演唱。因原词中蒋忠出场太晚,显得枝蔓过多,难以环环相扣,故高元钧演唱时尽量加以压缩,杨立德则多唱《打金四》一段。

  《快活林》中提到的武松押宝情节,曾被于传宾、傅永昌等移至《东岳庙》中表演。

  《调虎计》

  又名《诓军计》、《美人计》,江洋辙。故事取材于《水浒传》第二十九回《施恩三入死囚牢,武松大闹飞云浦》,情节有发展。

  武松制服蒋门神,替施恩夺回酒馆。蒋伙同岳父张团练,买通张督监,设计陷害武松。张都监将武松请入府内,并委武为军领,教官兵演习枪棒。八月中秋,张都监邀武松饮酒赏月,命歌女玉兰作歌,又提出将玉兰送与武松为妻,武松大醉。时过半夜,武松酒醒,听外边大乱,有人高喊“捉贼”。武松奔出拿贼,遭蒋门神暗算,被缚。张都监诬武松为盗,将其送交知府衙门治罪。施恩上下打点,知府乃判武松刺配恩州。

  20世纪40年代之前,多数山东快书艺人演出《武松传》只能唱至《快活林》。刘同武凭借自己多年的演出经验,以于传宾所授唱词为基础,参考《水浒传》及民间传说及相关戏曲、曲艺作品,经过多年艰苦实践,在《快活林》后,续编《调虎计》、《飞云浦》、《鸳鸯楼》、《张家店》、《蜈蚣岭》、《白虎庄》等章回,丰富了山东快书曲目,也对之后其他演员的创作、表演产生了极大的影响。

  《调虎计》一般与《飞云浦》连演,罕有单独演出者。

  《飞云浦》

  江洋辙,故事取材于《水浒传》第二十九回《施恩三入死囚牢,武松大闹飞云浦》,情节有改动和发展。

  蒋门神买通解差郑该死、霍不长,商定在押解途中害武松性命。行至飞云浦桥头,二解差动手。武松崩枷断镣,打死二人。早已埋伏好的蒋门神众徒弟一涌而上,不敌武松,被武松打散。

  山东快书《飞云浦》亦是刘同武整理创作,并为刘代表曲目。1958年,刘以此段参加全国首届曲艺会演,时已年过六旬,仍可上台表演打飞脚、抢背等高难度动作,开打来往招式潇洒自如,受到观众及同行一致好评。

  《鸳鸯楼》

  江洋辙,故事取材于《水浒传》第三十回《张都监血溅鸳鸯楼,武行者夜走蜈蚣岭》。

  武松趁夜色回到孟州,由后墙跳入都监府,先后杀掉槽头、更夫及歌女玉兰,得悉张都监、张团练及蒋门神正在鸳鸯楼上饮酒。武松闯入鸳鸯楼,杀死三人,又将张都监全家杀光,并蘸血于墙上写下:“杀人者,打虎武松也。”而后逃出孟州。

  《鸳鸯楼》唱词为刘同武创作,今孙镇业常演。

  《张家店》

  又名《返十字坡》,梭波辙,故事取材于《水浒传》第三十回《张都监血溅鸳鸯楼,武行者夜走蜈蚣岭》,情节有改动。

  叙武松血溅鸳鸯楼后,逃出孟州,来至十字坡张家店内。张青、孙二娘夫妇将武松藏在店中。孟州武官皇甫德搜查张家店,被孙二娘巧言蒙混。皇甫德兵围十字坡,武松改扮头陀,与张、孙一同杀出张家店,刀斩皇甫德。

  刘同武根据《水浒》小说改编,原唱词为江洋辙,情节较简单。后高元钧及其弟子孙镇业等,在刘版基础上加以丰富,改唱词为梭波辙,并加进皇甫德搜店一段,使故事情节愈发曲折,矛盾冲突更为激烈。

  《蜈蚣岭》

  梭波辙,故事取材于《水浒传》第三十回《张都监血溅鸳鸯楼,武行者夜走蜈蚣岭》,情节有改动。

  叙武松假扮头陀逃奔二龙山。途经蜈蚣岭,听说当地关王庙内恶道王飞天及凶僧生铁佛强抢民女,滥杀无辜,遂闯上山去,来至关王庙内与二寇展开搏斗。经一场恶战,杀死僧、道二人,为民除害。

  刘同武根据《水浒》小说改编,原唱词为江洋辙,故事情节与原著出入不大。后高元钧、孙镇业参考刘同武口述本进行改写,变江洋辙为梭波辙,又加入生铁佛这一反面人物作为武松的反衬,使情节更为紧张,人物性格较刘本也更为鲜明。

  联珠快书亦有此唱段,唱词与山东快书版差别较大。

  《白虎庄》

  江洋辙,故事取材于《水浒传》第三十一回《武行者醉打孔亮,锦毛虎义释宋江》。

  武松冒雪赶奔二龙山,路遇酒馆,吃酒时因争抢菜肴,与孔亮发生争执。孔亮不敌,回庄邀人。武松醉卧雪中,被孔明、孔亮弟兄捆至白虎庄上。时宋江客居白虎庄,认出武松,众人遂尽释前嫌。

  刘同武创作演出。

  《二龙山》

  江洋辙,故事为高元钧、孙镇业等根据《水浒》故事敷演而成。叙武松行至二龙山,欲与二龙山寨主鲁智深玩笑,遂于山下破口大骂。三寨主曹正出战,被武松战败。鲁智深下山大战武松,二人难分高下,武松亮出身份,与鲁相认,同上二龙山聚义。

  《二龙山》一段无明显矛盾冲突,气氛轻松欢快,在整部《武松传》中独树一帜。《武松传》至此全本结束,但据老艺人回忆,尚有“武松、晁盖梁山比棍”、“武松应誓,为方腊飞刀所伤”等故事,因情节荒诞,被当时之艺人所淘汰,现已失传。

  《李逵夺鱼》

  又名《闹江州》,言前辙。取材于《水浒传》第三十八回《及时雨会神行太保,黑旋风斗浪里白条》。

  写宋江发配江州,与戴宗同往酒楼饮酒,结识黑旋风李逵。为增菜肴,李逵到江边买鱼,因身上无钱,被渔人张顺骂作讹鱼无赖,李逵怒而夺鱼,与张顺拳脚相搏。在旱地张顺不是对手,便引李逵上船打斗,乘势将船踩翻。李不识水性,在水中不敌张顺,险些丧命。幸宋江赶到解劝,李、张二人结为朋友。京韵大鼓亦有此唱段。

  山东快书的《李逵夺鱼》最早为清末由山东大鼓鼓词移植而来。1956年,山东省戏曲工作组在高元钧、周侗宾等人口述稿的基础上,结合山东大鼓唱词,重新整理了这个段子。当时的整理者认为,《李逵夺鱼》原词对李逵这一农民英雄形象有所歪曲,把李逵写成了一个酗酒讹人的无赖。且前半部宋江起解见戴宗一节所占篇幅太长,主人公李逵出场太晚,唱起来不紧张。在这种思想的指导下,整理本删去了宋、戴相认一段,直接从李逵写起,同时吸收了周侗宾唱词中的李逵赠金情节,不但正面地突出了人物,而且也为买鱼没钱暗伏一笔。整理本故事紧凑,情节细腻,在山东快书唱段中属上承之作。

  该版整理完成后,由杨立德多次试演定稿,并随后出版了单行本。1959年9月,收入向国庆十周年献礼的《山东传统曲艺选》。

  《大闹马家店》

  又名《大关西》,一七辙。

  叙五代时,马家店店主马世岐称霸关西道,为害乡里。赵匡胤闯荡关西,与柴君贵(即后周世宗柴荣)、郑子明、张广远、苗光义等四人结为兄弟。五人因穷困潦倒,又发现马世岐欺压良善,罪恶累累,决心为民除害,遂设计将砖瓦、石块装满木箱,伪装进宝人,将小车推入马家店,待吃喝完毕后,谎称自己丢失珠宝,与店内打手发生冲突。五人大闹马家店,最终马世岐被郑子明打死。

  山东快书《大闹马家店》系由山东落子唱词改编、丰富而来,为山东快书早期书目之一。杨立德回忆自己年幼时,曾由叔父杨凤岐传授此段开蒙。

  原唱词夸张生动,富有气势,惟打恶霸马世岐来由叙述不清。1956年,经曲艺学者张军整理,对店主恶行加以补充,由山东人民出版社出版单行本, 1959年9月,收入《山东传统曲艺选》。之后山东快书快书演员演出此段时,虽路数各异,但多以此版本为基础,强调赵匡胤、郑子明等人除暴安良,惩恶扬善的英雄形象。独高元钧《大闹马家店》录音,在赵匡胤等弟兄五人落拓、无奈的狼狈相上下足了功夫,风格俏皮滑稽,别具风味。

  《鲁达除霸》

  又名《小关西》,一七辙,故事取材于《水浒传》第二回《史大郎夜走华阴县,鲁提辖拳打镇关西》,情节有改动。

  叙绰号“镇关西”的肉贩郑老虎因贪图民女金翠莲貌美,意图霸占,将金父母害死。金逃出郑宅,靠卖唱为生。一日,在酒楼遇见鲁达,向鲁哭诉遭遇。鲁达打抱不平,收金为义女,并携金赶往郑家肉铺寻仇。鲁进店后,一再刁难、辱骂郑老虎,郑惧怕鲁达势力,忍让再三,但终被激怒,与鲁发生冲突,被鲁活劈。

  京韵大鼓、西河大鼓、山东大鼓均有此曲目,山东快书《鲁达除霸》即是由山东大鼓唱词移植而来。原唱词为五回,篇幅较长。其中郑屠逼婚一段,原词中金翠莲答应与之成亲,间有不健康描绘。后高元钧将其压缩为一回并剔除“荤口”内容。1949年6月,高元钧在上海大中华唱片厂灌制《鲁达除霸》唱片。其时,因内容为鲁达故事,无法再以“武老二”命名艺术形式。高在厂长吉抗联及何曼、吴宗锡等人帮助下,根据其艺术特色、发展历程,正式将其定名为”山东快书 “。

  《小寡妇上坟》

  窈窕辙,由姊妹曲种移植而来,山东琴书、河南坠子唱词均与之极为相似。叙一位青年寡妇在给丈夫上坟时,在坟前哭诉自己被公婆、小姑欺凌虐待,及被本村流氓调戏的遭遇。西河大鼓、拉洋片等亦有同名曲目,但情节与山东快书唱词存在出入。

  北京刘洪滨常演。

  《打黄狼》

  又名《打狼段》,江洋辙,根据寓言故事《东郭先生》改编。

  宋时,东昌府举子傅恒昌进京赶考,徒中遇行狼口吐人言,言说自己被猎户追赶,一旦被杀恐山中老母也难保姓名,求傅救之。傅深为怜悯,将狼藏入书箱,瞒过猎户。黄狼脱险后,反欲吃傅。傅百般祷告,黄狼不为所动。幸猎户又至,狼转而再次哀告傅。傅又将狼装入书箱,交于猎户。

  西河大鼓、太平歌词、山东琴书等曲种均有此唱段,情节基本相同。山东快书《打黄狼》唱词与西河大鼓鼓词最为接近,疑是由西河鼓词改编而来。天津金文声常演。

  《打丰县》

  民国时,于传宾根据清末王金妮举旗造反,率“大刀会”会众攻打丰县城之事迹编演。为迎合当时听众的新奇感,于将故事情节处理为书中人物使用火枪火炮开战,运用如土压五、水连珠、快把四、单打一等等当时枪械之新名词,深受欢迎,成为于的保留节目。于传宾弟子高福来(绰号“一鞭扫”)等亦曾演出此书。

  该唱段现已无演出者。

  《打肥城》

  周侗宾效仿于传宾作品《打丰县》创作,故事内容为虚构。写一伙土匪用洋枪洋炮攻破肥城县城的故事,演出效果强烈,为周侗宾代表作之一。

  今东平县民间艺人郭庆山系周侗宾亲传弟子,能演此段。

   除上述中篇曲目外,山东快书还有不少小段唱词,为艺人作开场书帽及返场时表演。其来源途径主要有三:一是由其他姊妹艺术直接移植而来,二是由民间儿歌、童谣发展而成,三是由艺人根据民间笑话进行二度创作,编为唱词。常演的山东快书传统小段有《对》、《怕》、《掺和着哭》、《蛐蛐斗公鸡》、《大实话》、《大瞎话》、《矬大姐》、《大脚妞》、《绣花鞋》、《小两口抬水》、《挂王八》、《秃媳妇》、《两头忙》、《一窝刘》、《拙大嫂》、《看财奴》、《耗子摔交》、《大老王剃头》、《大老马剃头》、《小女婿》、《偷杏》、《要娃娃》、《万百千》、《柿子筐》、《十八扯》、《青菜造反》、《老头骑羊》等等。

  另有荤口小段若干,多是由艺人搜集各曲种中带有色情趣味的小段及口口相传的色情笑话改编而成,其内容或是直接描写两性生殖器官与男女做爱情景,或是将性描写隐约埋藏在唱词或表演中,引发观众联想而婉转达到性刺激的效果。20世纪二、三十年代,曾有部分艺人专以演唱“荤口”曲目为能事,如李教峰(绰号“臭嘴”)等。此类作品在新中国成立后已被禁止公开演出。

  部分山东快书艺人,如于传宾、刘同武等,曾以山东快书的形式说唱《隋唐》、《薛家将》、《蛤蟆传》等长篇书目,唱词多为“趟口”(即无固定唱词,根据演唱内容即时编演),水词较多。也有部分长篇书目唱词移植自其他曲种。

参考书目:

《中国曲艺志·山东卷》 张军主编
《中国传统山东快书大全》 刘洪滨、赵连甲主编
《山东快书综论》 郭学东著
《武松传》 高元钧演出本
《武松传》 杨立德演出本 刘礼整理
《全本武松传》 刘同武口述 张军等校订
《山东快书武松传》 高元钧、宋宗科、刘同武口述 中国曲艺研究会记录
《李逵夺鱼》 山东省戏曲工作组整理
《武松闹当铺》 黄枫等著

主题相关文章: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