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卜赛梨辣了换

齐如山先生在《华北的农村》一书里,介绍华北萝卜的种类,记录了一条北京以前走街串巷卖萝卜的小贩的吆喝,“萝卜赛梨辣了换”,这种萝卜比梨还要脆、甜,如果吃着辣就包换。这样当作水果生吃的萝卜,他提到有: “一团雪” “鹦哥绿” “心里美”,听这些名字,就是萝卜中的招人喜欢者。“一团雪”是红皮白瓤,“鹦哥绿”绿皮粉红瓤,这两样据说是最好吃的,我别说吃过,见都没见过。如果现在有,可能也是特供的“贡品”萝卜了。进贡萝卜也不算稀罕,大葱都可以上贡,齐先生就见过有人抬着大葱去孝敬王爷,两棵大葱,长约二尺,比人的胳膊还要粗,用红绸子缠着,两人抬着去王府送礼。“心里美”现在还能常见,白瓤红心,沾酱生吃,好的也就是比较脆,一般的吃起来就像嚼皮,不如梨好吃。

今年春天的时候,我在菜市场见别人都在买一种刚下来的“水萝卜”,也是红皮的,据说可以当水果生吃,我也买了一些,回去削皮一尝,赛辣椒,而且明显感到烧胃。不明白怎么吃,只好扔了。很便宜,不值得再去找人理论,况且人家也没吆喝“萝卜赛梨辣了换”。

昨天才终于吃到了几乎可以赛梨的萝卜,名为“卫青萝卜”。卫青,就是天津卫的青萝卜,查了一下资料,还是天津四大名菜之一,本地栽种历史也有三、五百年了。绿皮绿瓤,水分比较多,脆而清甜。齐如山先生说天津这种青萝卜,甜脆还不及“心里美”,我觉得比“心里美”好吃,这是因为我还没有吃到地道的“心里美”吧。

华北地区还有一种萝卜很有名,齐先生没有介绍,或许当时还没有名,潍坊的青萝卜,又称“潍县青萝卜”。前年差不多这个时候,我去潍坊拜访杨洛书先生,在接近潍坊的公路两旁,差不多每隔100米就有一处销售“潍县青萝卜”的摊位,用印着特产字样的箱子装好,摆在路边。可惜我坐长途汽车,不能停下来买一些,还没品尝过。潍坊人为自己的萝卜还编了顺口溜“烟台苹果莱阳梨,赶不上潍坊的萝卜皮”,不知道这句话是某个人拟的广告语呢,还是本地人对自家产的萝卜的自豪放言。有许多地方,个人创作一句顺口溜,说是本地流传已久,这也是一种推广策略。不过,没有底气也不敢这么大的口气,见到潍坊青萝卜,可要尝一尝。如果十月份的时候去潍坊杨家埠买木版年画、风筝,就能赶上青萝卜上市。

天津介绍自己的卫青萝卜,也喜欢用“萝卜赛梨辣了换”这句话,北京天津离得近,大概小贩们都会这句吆喝。还有吆喝“搁地酥的”,是说这萝卜水分大,脆,搁地上就碎了。“头辣腚骚,吃萝卜吃腰”,这句是潍坊人喜欢说的,吃萝卜经验之谈,也很引人联想。看来潍坊青萝卜“头辣腚骚”,要吃中间那段。关于萝卜的俗语,还有 “吃了萝卜喝热茶,饿的大夫满街爬” “冬吃萝卜夏吃姜,一年四季保健康” “萝卜就热茶,气得大夫手脚麻” “萝卜上市,大夫无事”,这些都是说吃萝卜对身体大有好处。特别是顺气,吃萝卜放屁,许多人都熟悉这个道理,有的女性不爱吃萝卜,担心放屁有损个人形象,有屁憋着不放有害健康,有屁就放,健康更美。

符合时令的,本地特产的,天时与本地土壤共育,又经过当地人的栽培,哪能不好吃。
吃卫青萝卜有感,blog之。
青萝卜

主题相关文章:

2 条评论

  1. 青:

    我家买了一堆卫青萝卜,一堆被我生吃了,另一堆已经被收拾成了萝卜干,当咸菜了…每天早上喝粥吃…

  2. 大地上:

    祝你尽快康复,再生吃一堆萝卜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