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梨

canli.jpg

妈妈说她刚到二娘家的头两天,屋边树上都还挂着好多梨儿,这才过了几天,就给背时的乌牛子糟(zào)完了,好可惜哦。可惜也没有办法,我们赶来乡下的时候树上已经没啥完整的梨了,成群结队的乌牛子嗡嗡嗡嗡地在那里扎堆,被它们吸食剩下的梨皮皱巴巴的,像烂腌菜吊在枝桠间随风晃荡。

一副破败模样。

乌牛子,就是马蜂。妈妈说你们那两天还没来,你二娘右边胳膊被锥了,那肿得,抬都抬不起来。又说哪个村的哪个也是被锥了,在脑袋上,那肿得,比碗还大(农村的碗特别大)。姑父说去年还锥死人了的,牛都锥死了。

妈呀,好吓人咯,我说,那,梨子就丢了?
丢就丢了,农忙忙都忙不赢(忙不过来),哪个有功夫收哦?

不收就掉下来在地上,一地都是。乌牛子跟在地上密密麻麻盖了一层,连树下的护院狗都打哆嗦,脖子上的绳子栓在树上扯不脱,只好蜷在离地面远一点的台阶上。后来连空中也被侵占了,妈说,这人过来过去的,那还给蜂子让路?抱着一堆柏树桠来烧,烟子还没熏出来,右手去扯了一把,就被一只藏在里面的蜂子给袭击了。

浓烟一过,背时东西又全飞回来了,场面惊心动魄,我们只好放弃,那树上最后几个饱满的梨也吃不上了。不吃就算了,恼火的是走路还要小心翼翼。枣子也不敢摘,连玉麦也不好掰了,凡是带甜味儿的,乌牛子都不会放过。

那要收玉麦咋个办哦?
等下雨了,蜂子躲在窝里头才去收。
那咋个不组织人把窝给弄掉哦?
弄啥子,忙都忙不赢,哪个有功夫弄哦?
⋯⋯

主题相关文章: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