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所不在的灵和巫术

  如果一个人相信神、精灵、灵魂、鬼的存在,那么他眼里的世界便不是一个纯粹的物质自然世界,山可能是山神的化身,摸一块石头,这块石头可能会在思索,一只布谷鸟可能是前世的祖先,飞来一只蜜蜂可能是某一个鬼试图附着人身,数字也不是一个无知觉的数字,数字1、3、5是雄性的,2、4、6是雌性的。如果这些画面是诗人和画家描绘的,我们会认为画面充满了想像力创意,但是在凉山彝人的传统意识里,身处的环境就是这样。
  万物有灵,灵无所不在。凉山彝人没有独一的主宰神,也没有修建庙宇、树立神像。彝人的信仰活动没有完整的宗教体系,仍是人对自然界的一种认识。林耀华先生把凉山彝人对自然界的认识归纳为两种方式:一是认为超自然力存在,不是生物,却拥有一种能力作用于人,如一块特殊形状的石头、先祖曾用过的物品,拥有超自然力;一是认为超自然人的存在,有人的特征的非物质存在体,如山神、人死后的灵魂、各种鬼魂。超自然力和超自然人,存在于凉山彝人的意识里和所在的环境中。

  彝人生活中的“吉尔”,即是一种超自然力存在。“吉尔”分为两种,一种类似家神,影响一个家族的势力盛衰,家庭成员的财运、祸福;一种类似护身符,带在身上可以保佑人身平安。被认定的“吉尔”可以是各种物体。甘洛县流传的民间“克智”说唱,有一段介绍各家的吉尔:“阿补阿立(远古两个部落)的吉尔,是帽子上的白色流苏;古侯部落的吉尔,是金弓和金箭;曲涅部落的吉尔,是一柄红色的剑;阿侯家支的吉尔,是一匹瞎眼的骡马;衣则家支的吉尔,是一条白牦牛尾;吉木苏嘎家的吉尔,是一头黑脸的白牛;阿哲惹 尔家的吉尔,是一副黄色的铠甲……”
  吉尔并不总是带来好运,如果人的行为不当,吉尔就会带来恶运。恩扎家支的吉尔,是一副铠甲,在一次打仗之前忘了打开装着铠甲的柜子,结果头人的孩子被打死。恩扎家收藏吉尔的柜子要打开才能发挥威力,其他家收藏吉尔的柜子可能不能打开,如果打开,吉尔就会飞走。曾有一家的小孩好奇的打开装有先祖衣物的一个箱子,第二天箱子里的东西全部消失了,从此这家的势力开始衰落。
  祖先遗留的物品,通常都被认为是吉尔。能够在某一个时刻带来好运的物体和现象,也会被认为是吉尔,美姑黑彝吴奇家支的“吉尔”就是一团白雾。吴奇家有一次与恩扎家打冤家,在一团白雾的掩护下取得了胜利,于是将白雾认定为家族的“吉尔”。鹰爪、獐牙、象牙、野猪牙、虎爪、白熊爪、小羊的羊毛、香草或毒草,可以做护身吉尔。
(关于吉尔,可在网上阅读到巴莫曲布嫫《“吉尔”考——凉山彝族灵物崇拜综观》一文)。

  超自然人的存在,是指神、人的灵魂、鬼魂的存在。在彝人的信仰活动中,与神打交道的机会不多,毕摩的主要工作是祭祀祖先的灵魂、招魂、驱鬼治病。
  人的灵魂独立于身体,死后超越身体继续存在,生前也会从身体里走失。比如走在路上摔倒,灵魂就会丢失,需要在摔倒的地方捡一颗石子带回家。在他乡游走,灵魂可能会丢在他乡,回来后要请毕摩来做“晓补”招魂。“晓补”仪式少不了使用黄母鸡和阉割的公绵羊,手持黄母鸡摇动可以招魂,用树枝沾水洒在阉割的公绵羊身上,可以卜知灵魂是否归来,一般需要羊抖动三次,才表明灵魂已经归来。初春,鬼怪和咒语苏醒,彝人举行大型的“晓补”仪式,防备不测。秋季,人体衰弱,灵魂也会容易丢失,举行“赎魂”仪式。
  人死之后,彝人用“竹灵”寄存灵魂。彝人实行火葬,在火葬的地方寻找一小块竹子的根,代表死者的化身,用三月剪的羊毛包裹,用棉线缠绕,男缠九道、女缠七道,制作成灵牌供奉家中。

  凉山鬼魂世界特别丰富,在彝人看来,所有疾病都是由鬼魂带来,一种疾病一种鬼,每种鬼都有自己的名字,麻风病鬼、痢疾鬼、头疼鬼、掉崖鬼等等。做泥塑鬼偶、草扎鬼偶,但是不给神塑像。在阴历的三月、七月、十月鬼怪活跃的季节,举行固定的驱鬼仪式,染病之后请毕摩或苏尼来驱鬼。

  毕摩既从事祭祀,又从事驱鬼。凉山另有一些专门从事驱鬼的巫师,称作苏尼。毕摩通过学习掌握通神技巧,苏尼不需要学习,一般都是大病一场后,身体具备了特异功能,能够咬烧的通红的犁铧头、吃火、用火烧身,经过认可就成为苏尼。苏尼驱鬼的过程,动作激烈,常人的体质不能完成。

  咒语是巫术的一部分,在家支战争中,毕摩制造咒语或反咒语来攻击敌对的家支。诅咒的方法很多,常用的有杀狗咒、杀鸡咒、飞鸟咒、木刻咒、草人咒。杀狗咒,把狗打死,由毕摩念经施咒,然后把死狗悬挂在路边的树上,敌对家支的人从此经过就会不得好死。杀鸡施咒,悬挂在树上,鸡头朝向敌对方,对方就会受到诅咒。飞鸟咒,捕捉飞鸟,请毕摩写下对方的名字,挂在鸟的脖子上,施过咒语后,放飞到敌对家支的地界。木刻咒,用木板上刻出敌人的形象,用蛇血写上对方名字,施咒后扔到对方的住处。草人咒,用茅草扎一个草人,给草人穿上衣裳,制作成一个鬼偶,挂在敌对方经过的路上,或扔到对方的田里。一方如果发现被诅咒,就请本家支的毕摩来反咒,哪方的咒语能够实行,要看毕摩能力的高下。

  在日常生活中,毕摩还从事“占卜”、“神判”。
  彝人用羊胛骨、猪胛骨占卜,火烤过骨头后,看骨头的裂纹或者斑点可以得知事情的吉凶。占卜还可以用来了解病人的病根在哪里,是哪一种病鬼缠身。查病情常用的有鸡蛋卜,拿鸡蛋在病人身上滚动,毕摩念问病经文,然后把鸡蛋打入一碗清水内,检查蛋黄中的血点,可以了解病人得了什么病。
  遇到纠纷,不能调节,或者嫌疑人不肯认罪,就请毕摩来主持神判。一种办法是从热水中捞鸡蛋,烧一锅滚烫的热水,毕摩念经后,自己先把手伸进热水中,表明不会烫伤无罪者,然后双方当事人分别从热水中捞鸡蛋,手被烫伤的人有罪。还有捞油锅、端烧热的犁铧头的方法,同样也是无罪者不被烫伤,只烫伤有罪者。嚼米,也是一种常用的神判办法,双方嚼白米,吐出检查,米中没有血丝的人清白无罪。
(凉山彝族毕摩文化,这里有篇图文介绍,出自《凉山毕摩》一书
http://hi.baidu.com/ndis/blog/item/5bd6d152adfaf20f0cf3e39f.html

  灵无处不在的凉山,在日常生活中还有很多禁忌。有的是行为禁忌,不能做某些事情惹怒灵:不准手指彩虹,不能喝彩虹落下的地方的水,不能烧被雷击过的树,不能跨锅庄火塘,等等。有的是现象禁忌,为了避免灵的伤害:鹰站在屋顶上,听见猫头鹰叫,公鸡半夜前打鸣,母鸡啄自己下的蛋,鸡的尾巴被草缠住,路上遇见旋风,蒸饭甑子鸣叫,筷子折断在碗里,看见竹子开花,蛇交尾,等等。遇到禁忌现象,了解破解办法可以随手处理,假如遇见旋风就捡块石头去打,筷子折断在碗里就不吃那一碗饭。如果自己不知道破解办法,就要请毕摩来驱邪。

  其实我们当今的城市生活里,也还有各种吉兆和禁忌,像左眼跳右眼跳之类,许多人都带着的护身符之类。只是在乎的禁忌少了,灵也少了,物质排挤灵魂的空间,世界的物质性越来越纯粹。会变成光秃秃的物质世界吗?

主题相关文章:

3 条评论

  1. 七月:

    物质的世界里,灵魂大概也只能在上空游走和俯瞰了.

    苗人的巫术叫蛊,小时候听过很多关于它的故事,似乎很多是相通的……

  2. ernuo:

    巫术也是科学

  3. 一地花生:

    小孩子都相信万物有灵说。我怀疑作为成人的我们是否已经在不断接受教育的过程中,离世界之真实越来越远了:也许所有的科学也只是我们的幻觉。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