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是雪子十二支

  彝族传说,远古的人是一个参天巨人:
  “头上有喜鹊,
  腰间住蜜蜂,
  鼻孔住着蓬间雀,
  腋下住松鼠,
  肚脐住着麻雀,
  脚心住蚂蚁。”
  人与动物还是一个整体,不能进化为独立的人类。

  真正的人类,是“雪子十二支”中的一支。雪子十二支,由“雯治子”变化而成。雯治子的诞生经过了两次尝试:
  “风婚叶,叶婚鱼,鱼婚田,田婚雪,雪婚天”,由天降人,没有形成人类。
  又来重新尝试——
  由“火生烟,烟生云,云生雪(山雪),雪生气,气生雪(天雪),雪生雯治子”,再由雯治子变化出十二种动物植物,称为“雪子十二支”。
  其中无血的六种:“黑头草、柏杨、杉树、水劲草、铁灯草、藤”。
  有血的六种:“蛙、蛇、鹰、熊、猴、人”。
  这十二种动物植物是一家,人是其中一支。

  洪水时代,地上剩下最后一个人,居木武吾,他与天神恩体古兹做交易,娶了天神的女儿,但是天神对这个女婿并不满意,让居木武吾的三个后代不能说话。居木武吾在蜘蛛、蜜蜂、獐、水獭、兔子、公鸡、白雀的帮助下,探听到了让后代说话的方法,分别成为藏族、彝族、汉族的祖先。(居木武吾的三个孩子能开口说话时,说三种不同的话,分别成了藏族、彝族、汉族的祖先。)在这次行动中蜘蛛的腰被打断,兔子的嘴唇被打裂,公鸡的脸颊被打红,成了今天的样子,真的应该记住它们的功绩。
  射击日月,分出黑夜白昼的英雄支格阿龙,他的母亲是人间的美女,一说是她受鹰血滴在身上怀孕,一说是天降雪团落入怀中怀孕,生下支格阿龙。
  在人的演化过程中,风和叶,叶和鱼,烟和云,鹰血、白雪,各种动物,都和人的进化关联在一条线上。

  我的笔记本上还记了一段彝族的民谣,“天与地相配,云为媒,雨为聘;山与石相配,松为媒,鹿为聘;河与溪相配,藻为媒,鱼为聘”,具体出处忘记了,好像是从马长寿先生的《凉山罗彝考察报告》里抄的。天地、山石、河流可以成婚配,而其间的自然气象、植物和动物也参与了联姻过程,担任了媒聘的角色。
  在彝人看来,世间万物,甚至家中的桌椅板凳,都会做出行动。

主题相关文章: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