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小凉山的彝人

凉山黄茅埂
摄影:俄木尔坡
黄茅埂影集 http://photo.sina.com.cn/list/photo_s.php?uid=1084319960&ctg_id=114953

  彝族人称凉山为“尼木”,在古彝语中,“尼”是彝族人的民族自称,“木”是居住地,这里是凉山彝族人的世居之地。凉山的地理范围并不限于今天的凉山彝族自治州,以纵贯南北的黄茅埂为界,以西为大凉山,南起金沙江,北至大渡河,是今天的凉山州的主体区域。黄茅埂以东是习惯简称为“雷、马、屏、峨”地区的小凉山,雷波县今属凉山州,屏山今属宜宾市,马边、峨边今属乐山市。云南丽江地区的宁蒗、永胜和迪庆州的中甸县也称为小凉山。
  今天的凉山州,涵盖属于大凉山的昭觉、布拖、美姑、甘洛、喜德、盐源等彝族核心聚居区,也包括原来属于西昌专区的汉族、藏族聚居区,现在凉山州总体上彝族约占42%,汉族56%。
  历史上小凉山地区是彝人与中央政权、汉族族群进行交易和斗争的缓冲地带。大凉山地区交通不便,族群纯粹,文化传统保持完整,这里被小凉山的彝人视为“精神家园”。在交通不发达的时代,每年都有来自小凉山的彝人结队翻越黄茅埂,到大凉山拜祖访亲。
  直至1956年民主改革之前,大凉山地区还保留着两千年前的社会形式,被认为是奴隶制社会。在学术界内关于凉山的社会制度划分还有争议,但在宣传上已经定性为在民主改革前这里是奴隶制社会。

  凉山彝族人用彝语称自己为“诺苏”,彝语发音“诺”的意思是黑色,“苏”的意思是人,“诺苏”崇尚黑色,喜欢穿黑色的衣服,于是以黑色为自己族群的视觉标记。在不同的彝族地区,有不同的称法,贵州彝族自称“里苏”,云南楚雄彝族自称“纳苏”,云南红河地区的彝族自称“尼苏”,一个意思,不同的方言发音。
  汉语世界对彝族的称呼,在不同历史时期称作“乌蛮”、“青羌”、“罗罗”、“倮倮”、“夷家”。由于彝族地区,特别是在大凉山地区,长期以来保持着独立状态,不受中央王朝的管辖,这些称呼带有“不开化”的意味。在宋史中的称呼是“罗施”,元史中称为“罗罗斯”,与“诺苏”发音接近,应是由彝族自称而来,这样的命名比较中性。
  1950年毛泽东在北京会见彝族代表时提出用“彝”字代替“夷”,作彝族的统一名称,“彝”为一种祭祀礼器,庄重有尊严,字中间有“米”有“丝”,寓意着又有吃又有穿,表现党和国家对彝族人的尊重。不过现在凉山彝族人用彝语还是自称为“诺苏”,在书面上也有人用汉字“诺苏”来指称自己。

  凉山彝族的来源有不同的说法,普遍认为是古羌族由西北迁徙到云南,然后又到凉山。也有人认为是云南的土著民族迁徙至凉山。不管哪个说法,都认为是由金沙江对岸的滇西北迁徙至凉山。
  凉山彝族称金沙江为“黑水”,称昭通为“彼岸”。大约是在春秋时期,由两位氏族首领古侯、曲涅率领着由昭通一带迁徙至凉山,他们在今天的昭觉县竹核乡分手,一支向东,一支向西。千百年来,两支氏族又分出几十个支系,但讲起族谱来,都会追溯到古侯或曲涅。
  在彝族祭祀经文《指路经》和《招魂经》中,也有祖先来源地的记录。这条溯源路线大致是到昭觉,经布拖、金阳,渡金沙江,回到云南昭通。彝人认为人死了以后灵魂要回归祖先居住的地方,非常重视灵魂所走的路线,不敢篡改,所以这条祖先走的路线比较可信。

  在外表识别上,彝族男性的特征最显著,头顶“天菩萨”发髻,缠着深蓝色头帕;传统彝族男子还有拔胡须的习惯,到老也不会留胡子;身披黑色“擦尔瓦”毛毡。“天菩萨”,是彝族男性的尊严象征,甚至超越了个人的尊严,任何人不得触摸,否则会拼命来维护尊严。擦尔瓦,是用羊毛纺织、擀制而成的披毡,无领无袖,用绳收缩系在颈下,能够防寒、防水。以前牧羊的彝人,在野外遇到雨雪天气,把头和脚蜷缩在擦尔瓦内,就可以露天入睡。
  
彝族男子彝族“黑彝”男子像
岭光电民主改革前甘洛地区的“末代土司”岭光电像
————-
行动:为甘洛县彝族女性推广刺绣产品 http://ourfolk.net/2008/06/19/259/

主题相关文章: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