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rfolk.net青马博客 » Blog Archive » 朴素生活的多彩创造

朴素生活的多彩创造

图、文:一江秋月白(http://blog.sina.com.cn/yijiangqiuyuebai2006

陕西安塞农民画
《踏蛋鸡》薛玉琴绘画

  2008年3月的一天,我们在安塞县一个新建的小区门房内见到了正在埋头作画的薛玉琴。瘦弱单薄的背影佝偻着定格在一把木椅上,一块一米左右见方的木板铺在床上,上面是一群穿着艳丽、且歌且舞打着腰鼓、舞着彩扇的闹秧歌的人们。67岁的薛玉琴戴着一幅老花镜专注于对画中人物的着色,对我们的到来浑然未觉。
  说起安塞的农民画,不得不说说薛玉琴。或者可以这样说,说起薛玉琴,话题就离不开安塞的农民画,离不开20年前在全国首届农民书画大赛中夺得一等大奖的《牛头》。这位年轻时在围着锅台、地头辛勤劳作之余抄一把剪刀在窗户、炕栏上“打扮”穷困生活的农村普通妇女,如今已成为中宣部、中国文联民间文艺家协会共同命名的“中国民间文化杰出传承人”,成为陕西省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牛头》、《牛头柳》、《踏蛋鸡》、《卧虎山上迎亲队》、《闹社火》……一幅幅构图奇特、色彩艳丽的作品,一次次摆在农民画大赛专家评委的视线内,一次次震撼着人们的心灵,一次次夺得大奖。人们不禁会这样发问:是什么赋予了这位乡村农妇艺术的秉赋?

薛玉琴作品
《牛头》薛玉琴绘画

  20世纪七八十年代,陕北依然是一块贫困偏僻闭塞之地,对于生活在安塞县谭家营乡郭塔村的薛玉琴一家来说,辛苦的劳作和清苦的生活形成了双重的苦难。但陕北人是天生的乐天派,男人唱曲子,女人舞剪子。农作的间歇,便是他们艺术天分释放的最佳时段。薛玉琴无疑是方圆几十里的一位巧女子。生活的清苦并没有泯灭她对美好事物的追求,家里院落收拾得干干净净,鸡呀猪呀喂得精神饱满,薛玉琴盘腿坐在炕上开始了她艺术世界的创作。一把小小的剪刀,一沓褪色的红纸,转瞬间就会变出飞舞的蝴蝶、盛开的牡丹、抓髻娃娃、拦羊老汉,逢年过节,贴在窗户上、炕栏边的各色各式窗花剪纸,与农家饭里平日不多见的鸡肉猪肉一样,增添着年节的特殊与喜庆。
  最初的行为,也许只是生活在大山深处的一个农村巧媳妇对美好生活的自觉追求,但是,20世纪70年代末,随着在省城工作的一个名叫陈山桥的文化人的到来,安塞这块沉寂了多年的土壤里终于生出了令人目眩神迷的艺术之花。在薛玉琴家的窑壁上、窗户上,陈山桥发现了她非凡的“手艺”,随着对全县民间艺术文化的开始挖掘,薛玉琴和其他的“巧手”、“能人”一起被请进了县文化馆的创作室,剪啊剪,一张张承袭着汉代遗风又写实着眼前农耕生活的剪纸从她们的手中走出,陈山桥凝神细看,不经意间问了一句:“你们剪的是好啊,能不能把剪的东西画下来?”“能!”随着这肯定的回答,首先抄起画笔的是一位叫曹佃祥的老人。缘于对生活图景的熟若无睹成竹在胸,缘于对剪纸、绘画的艺术共性,薛玉琴从此拿起了画笔。她画的第一幅作品取名《牛头》,一幅画面上出现了三个牛头,一个正面,两个侧面。问她为什么要这样画?薛玉琴的解释很简单:牛正吃草呢,被牛虻叮了,摇头晃脑要摆脱牛虻,就是这个样子。这种生活场景相信每一个在农村生活过的人都不陌生,但唯有薛玉琴用艺术的笔法把它表现出来了。三颗牛头,三种姿势、三种表情,黑红黄搭配的色彩,大大的眼睛、弯弯的牛角,无身无蹄,更没有她说的那只牛虻。这头在一瞬间摆了摆头的牛,却在不经意间打破了安塞农民画画什么都要“全摆出来”的一贯手法,给观者留出了无限的想象空间,并一举夺回了全国农民画的最高殊荣。
  从35岁到67岁,薛玉琴一画就画了30来年,并将在有生之年继续从事这门艺术。问她,老人说:“爱嘛,爱铰爱画,从小就爱。”她的执着令我们佩服。但说起画画来,其间的酸甜苦辣也只有自己知道。薛玉琴说,一张白纸首先要染色,无论是黄是粉,都要调均匀了颜料,敛声静气一笔笔染过,染出的颜色要像印刷的一样均匀,让人看出破绽的染色就不是好的染色。再说画人物,人是最难画的,一幅画要有许多的人,每个人的表情、服饰、动作、神态都不同,可以说是喜怒哀乐、胖瘦高矮都有区分,所以一张画的诞生没有一半个月是画不出来的。随着薛玉琴的指点,我们在她俯案创作的这幅《陕北大秧歌》上找到了35位面貌身材服饰神态迥异的陕北秧歌手,有的打着腰鼓,有的舞着彩扇,有的吹起了仰天长号,有的担着油罐。表演的人舞动身姿尽情扭摆,看热闹的背着娃娃、挎着竹篮神态憨然,陕北农村闹红火的热闹场景跃然纸上。薛玉琴说,北京奥运会快开了,这幅《陕北大秧歌》就是为奥运会准备的,它不只是陕北人正月里才闹的秧歌,也是陕北人遇到重大喜庆事时的欢庆方式,正能体现陕北人对奥运会的期盼与欢庆。
  从小生活在农村的薛玉琴,对牛羊牲畜画得特别得心应手,所以她的作品里不乏领头羊、老黄牛甚至鸡猪狗猫,家乡的树木花草乡风民俗也都走进了她的画作里。《牛头山》象形地处理了陕北的劳动场景,脱离了原始生活本身,艺术主题进一步深化,色彩的运用也更自由、更和谐凝重。《牛头柳》的“主角”就是自家窑院崄畔上长着的几棵牛头椽柳。说话间,老人拿出过去做的枕头顶子,但见牡丹石榴璨然开放,鱼戏莲花,龙凤呈祥,在小小的枕头顶子布上生动一片,一幅布堆花的针脚堪于缝纫机的针脚相比。剪了一辈子,画了三十多年,因为长时间的不活动,腿脚经常肿胀,眼睛干涩,老人叹道:“老了,老了,画不动了。”但我们知道,作为安塞民间艺术的创作者和传承人,薛玉琴不但为世间留下了大量创作的艺术品,也带出了一批批优秀的艺术人才,她的小女儿如今是县文化馆里剪纸复制手艺最好的一位。
安塞农民画画家薛玉琴作品
《看驴口》薛玉琴绘画

   “艺术源自于生活”,“越是民间的越是世界的”,当我们观赏完薛玉琴的一幅幅作品时,会由衷地发出这样的慨叹。其实,无论是30多年前的困顿,还是30多年后的富有,对于薛玉琴这样善于发现善于创作的艺术家来说,生活永远是丰富多彩的。花甲之年的她,用一双不再清澈的眼睛、一双指节僵硬的素手,依然不知疲倦地描画着那些明艳动人的章节,完成着对朴素生活的多彩创造。我们祝愿薛玉琴的艺术生命常新常青!

主题相关文章:

2 条评论

  1. 小旗袍:

    没得踏蛋呢?明明是公鸡爬母鸡撒。。。哈

  2. 大地上:

    踏。。蛋鸡。。母鸡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