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八月 2008

支格阿龙图像

  支格阿龙射落了五个太阳、六个月亮,仅存一日一月,人才可以在大地上生息劳作。支格阿龙是凉山彝人心目中最有力的英雄,《俄勒特依》里有他的章节,在今天的凉山州很多地方立着他跨马射日的雕像。在民间,支格阿龙是彝人的守护神,把他的图像挂在室内,可以驱邪治病。
  凉山城市里的支格阿龙雕塑,是一位史诗中的英雄人物,经过了文学、美术上的加工。民间的支格阿龙图像,是简单、粗糙的,每人画的不同,没有职业的美术造型手法。大概是由于画的人和看的人相信他能够“显灵”,所以这些造型抽象的支格阿龙图像,却显得更有灵气。事实上,支格阿龙的确是活着的,要不怎么驱邪呢。
  彝人是一个少闲情雅致的民族,不会把画当作装饰品或者抒发性情的创作,在绘画方面没有丰富的技巧。彝人的绘画,主要是毕摩绘在经书上的插图和驱邪仪式上用的神图、鬼板。

西昌支格阿龙
史诗英雄,支格阿龙雕塑


驱除麻风病鬼魂的神图,在驱鬼治病仪式上张贴。
一日一月,标记着支格阿龙的英雄功绩。他左手提着弓箭和铜网兜,右手拿着铜叉,头戴铜盔,身跨飞马。突出的生殖器官,是性别的符号,还是对生育的礼赞。在图像上,毕摩的绘画并不避讳生殖器官。

不同人绘的支格阿龙图像:
支格阿龙

支格阿龙

支格阿龙

支格阿龙

—————
彝人认为,带来各种病的“初鬼”,往往以蛇、蛙、鱼、水獭、猴、蜂的形象出现。支格阿龙的两位帮手神蟒与神孔雀,可以吃掉这些小鬼。

神蟒:

Read More »

同是雪子十二支

  彝族传说,远古的人是一个参天巨人:
  “头上有喜鹊,
  腰间住蜜蜂,
  鼻孔住着蓬间雀,
  腋下住松鼠,
  肚脐住着麻雀,
  脚心住蚂蚁。”
  人与动物还是一个整体,不能进化为独立的人类。 Read more ...

《勒俄特依》彝人对世界起源和演变的认识

  《勒俄特依》是凉山毕摩(祭司)在祭祖大典或婚礼、葬礼上吟唱的一部经书,通过口头和抄写两种方式在民间流传。内容包括开天辟地、日月形成、洪水时代、人的进化、万物的来源、父系氏族的形成、凉山彝族两位祖先的迁徙,是一部完整的“史诗”。勒俄特依,彝语的意思是“历史的真实模样”。对于世界起源和演变,很多民族在文明形成之初都有自己的思考,所思考的对象相同,演变的情节不同。如: Read more ...

中国文化造梦术——艺谋与官谋的合作

  有新闻说奥|Y后张艺某将担任电影局局长,张艺某表示对从政没有太大兴趣。不管他当不当这个官,顺利操办了奥|Y开|M式,政|F也会给他记一个大功劳。
  《黄土地》展露才华,《红高粱》国际走红,到拍摄《菊豆》、《大红灯笼高高挂》、《秋菊打官司》成为国际著名电影导演,张艺某走到了一个艺术巅峰。物极必反,《活着》被禁映。之后张艺某开始了商业电影的创作,《有话好好说》这种风格不被市场认可,张艺某逐渐回到自己最擅长的对画面的控制,《英雄》、《十面埋伏》、《满城尽带黄金甲》,尽管在网上遭遇调侃讽刺,具有中国文化意境的宏大视觉还是获得了大众市场的认可,一种“中国式大片儿”形成,张艺某到了一个新的创作成熟期。或许是受市场的鼓励,或许是对一种视觉美学的迷恋,张艺某把这种视觉印象搬到现场实景中,导演大型实景演出《印象-刘三姐》、《印象-西湖》。场面宏大而又充满中国式的诗情画意,大概没有人比张艺某更具操作能力。各地政|F纷纷约请张艺某在自己城市创作美丽“印象”。奥|Y开|M式,这会是张艺某导演的最大实景演出,没有投资商能为一场演出再投入如此规模的人力、物力。张艺某完成又一座创作巅峰,并获得超越艺术家身份的声誉和地位。
  如果张艺某只能拍摄“要一个说法”的《秋菊打官司》、没有生活希望的《活着》,可能就没机会导演奥|Y开|M式。张艺某艺术的转变,放弃了对真实的再现,继续在“大红灯笼”之类的中国文化符号上寻找创作灵感,由微小的中国符号,扩大到宏大的中国意境和场面。中国文化视觉意境的营造,在国际影坛上是张艺某民族身份的特色,在国内则可以获得文化心理认同。
  在一个民族与国家、国家与政|F概念混淆的国家里,爱民族等于爱国家,爱国家等于爱政|F。共产主义幻影破灭之后,国际上sh会zhu义阵营巨变之后,我们有中国特色的sh会zhu义也需要在中国文化传统中找到根基,把根基扎在中国这片土地上。中国传统文化近几年的复兴之势,政|F的推动是最大力量。连中央台也为于丹搭起大讲堂,大讲论语。但是不会请儒学研究家去讲。奥|Y开|M式上儒家三千弟子,千人印刷出来“和”字,向人们讲述和谐在中国的传统、渊源。中国传统文化不再是“四旧”,孔子要比马克思更有象征性和认同性。张艺某在开|M式上建起了一座由中华民族灿烂文明堆砌的宏大工程,足够与“大国崛起”、“民族复兴”的口号匹配。在这座大工程上,五星红旗迎风飘摇,视觉的震撼、文化的自豪、爱国的冲动一并从这座工程上放射出来。
  一个宏大的场面,挂满符号。看看各地的形象工程,这是官员们喜欢的效果。在创作手法和行为个性上,张艺某也与一些官员情投意合。他常用“挂满”、“尽带”、“人海”的手法,不惜人力、物力满足自己对画面形象的要求。他接近偏执的控制画面形象,故事情节可以不合理,正常的人体可以扭曲。开|M式上的人海,万人整齐划一的动作,场面可谓宏大,仿佛秦始皇的秦俑,又像是建造万里长城的劳役。为了达到自己对女性形象的审美标准,面对世界范围的直播,竟以“国家|Li益”为名,公然上演|Jia唱。光电辉映,对技术和工业的热衷,在一些官员眼里好像就是科技和先进生产力的代表。科技的应用,也更容易让人做出整体“和谐”的动作,这与单纯的团体翻板相比有了进步。但是声称天人合一的点火,人融入天,我们分明还能看到是钢丝在悬吊着人。
  开|M式国外视频和清晰图片在网上传出,之前对央视版不满意的观众,改变了看法,在美的画面前折服。面对一个美的意境和形象,我们常说美的让人无法形容,在一个非现实的美的环境里,常感觉如入梦境。有两种电影,一种是接近现实的电影,让人通过电影认识现实,一种是营造非现实环境和剧情的电影,让人沉入梦境,享受虚幻。享受虚幻的好处在于在虚幻里获得快乐,暂时忘记现实,在梦境般的意境里失去言说。张艺某是一位电影大师,他拍过《秋菊打官司》这样的纪录片风格的电影,也拍过《活着》这样的让人认识现实的电影。他通过《英雄》这样的电影和《印象-刘三姐》梦境一般的实景演出,获得了市场的更多认同,这也说明更多人还是喜欢享受视觉梦境,而不是看演出感受痛苦。如果奴隶社会就发明了电影,奴隶主一定最喜欢这门艺术,通过电影造梦,让奴隶感受比蜜甜的梦境。最擅长拍摄梦境的电影导演也会被奴隶主提拔为国家造梦大法师。
  让人无可言说的美的意境,宏大场面营造的飘然自豪,民族文化的认同诉求,爱国主义的天籁声音,这一切似乎真的让人无可言说,只有被征服。但是造梦术的秘笈,创作人员自己也透漏出一些了。 Read more ...

大小凉山的彝人

亟待抢救保护的羌族戏剧文化遗产

文/李祥林 Read more ...

全国主要羌族聚居县的比较分析

  今年“5.12”汶川发生8.0级特大地震,地震波及面之宽、人员伤亡之大、造成损毁场面之惨烈实属罕见,全国主要的羌族聚居县均属极重灾区或重灾区。茂县作为10个极重灾区之一,现在已经进入灾后重建阶段,对茂县灾后重建如何定位,需要相关的评价资料。现根据有关统计数据,对主要羌族聚居县的情况做一比较以供决策时参考。 Read more ...

Pages: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