汶川重建向何处?一个两难命题的考量【原创】

“就地重建的大方向已经确立。”
目前,关于汶川重建之去向问题随着当地政府部门的表态似乎已经尘埃落定。回想数日前,由尹、张二人就汶川重建选址问题辩论所引发的媒体“舌战”,其影响力早已波及到了汶川灾区当地。我曾从那里打来的电话中得知,因为不满张的“歪理言论”,汶川当地的数百名群众情绪激动,曾自发组织在一起准备去成都向张讨个说法,不过在半道上被政府官员劝了回去。
网上曾有个调查,说包括羌族人大代表在内的汶川当地九成民众希望异地重建。的确,虽说地震爆发会有一个周期,在未来一长段时间内汶川应该不会有再次爆发强震的可能性,但是那个专家又能保证在未来二三十年内不会再次出现大地震。
毕竟,在自然灾害面前,人,有时显得是那样无能为力!
我想,汶川民众的出发点是自身的生命安全,毕竟,生命是最宝贵的。况且,在这次地震后,汶川县城内绝大部分房屋已成危房,只剩下十多处理论上可用的房屋,但由于被危房包围,也并不安全。同时,县城内极少数可避免次生灾害影响的土地上也遍布危房,短时间内无法拆除,汶川很有可能重回孤岛!
但是,若从一个文化传承的角度去看,汶川历史上便是羌民族的聚居地,在这里除了保留着诸如羌碉、羌寨等羌族文化遗产外,也保持着这个民族从他们祖先那里沿袭下来的风俗习惯。而这些得以存在和发展的一重要前提便是那里独特的自然地理环境。
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如果异地搬迁,羌族民众走下山不再从事牧羊等传统生产活动而转向其他职业;如果异地搬迁,羌族民众走下山今后还会有条件举行我们的传统盛典——“祭山大典”、转山会吗?如果这些传统风俗习惯都消失了,那么我们这个民族……
但是,如果不异地重建,今后在此再次发生大地震,就像“5-12”强震一样,包括羌族老释比在内的羌族文化传承人不幸遇难,羌族人口因为地震而消逝了十分之一!!!人都没有了,又怎么再去谈一个民族的发展,去谈这个民族文化的传承与保护?毕竟,人是构成这个民族的根本主体。要去保护一个民族文化,最终还是应去保护这个民族的生命。
所以,对这个问题,我思考了很长时间,却始终没有得出一个满意的答案。在我和北京的羌族专家、学者们交流过程中,发现他们考虑的更多是这个民族文化的传承保护,但同时也存在着上述这个两难境地。
汶川何去何从???我想,汶川就地重建只是这场争论的终结,但却是另一场争论的开始……

【来源:西羌第一博】

主题相关文章:

5 条评论

  1. 大地上:

    某专家的质疑与尹稚的复函
     
     

    关于《专家组强烈请求紧急疏散异地转移安置汶川县城及部分理县、茂县山区乡镇受灾群众的建议报告》的意见
     
     
    我拜读了6月16日京华时报“汶川县城将异地重建 专家称环境已不适宜人居”一文。此文是根据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抗震救灾规划专家组驻阿坝州组长、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副院长尹稚教授执笔起草的报告撰写,文章的两个要点如下:1,汶川县城已不具备适宜人居的环境,应考虑异地重建;2,至少5万群众受到震后次生山地灾害严重威胁,应该迅速转移到汶川与都江堰接壤的平原地带。我最近去了一趟汶川,昨天刚回到成都,根据实地调查的情况,对以上的“两个要点”有如下不同的看法。

    1, 汶川县城异地重建问题。龙门山区是灾害环境区,过去发生过、未来也肯定会发生强烈地震和滑坡、泥石流等山地灾害。我们的祖先没有放弃,我们也不应该放弃这片土地,而应该运用现代科学知识更好地和灾害环境和谐相处。就居民点而言,应选择基本不受这些灾害威胁的安全岛。尽管滑坡、泥石流等山地灾害分布广泛,灾害严重,大部分地震灾区但还是可以找到安全岛,布设县城和村镇的。汶川县城有2000多年的历史,是我们的祖先用生命和鲜血找到的这个安全岛,不应轻言放弃。就地震地质条件而言,汶川县城位于一级阶地,县城东侧的姜维城台地是二级基座阶地,十分稳定,将活动性断层和县城隔开;县城西侧山坡的老滑坡,地震前是稳定的,5.12大地震没有引起该老滑坡的整体复活,仅产生了一些局部浅层地表变形;县城南部时代广场背后的崩塌,地震前就已存在,5.12地震后活动有所加剧。除时代广场一带的新城区外,汶川县城的大部分城区是安全的。当然,南沟泥石流和一些不稳定边坡要加强监测和进行治理。5.12地震后,由于崩塌裸岩面积扩大,干旱河谷的风沙问题比较突出,但随着震后坡地的稳定和植被的自然恢复,风沙危害会逐渐减缓的。

    2, 5万人的紧急转移问题。不可否认,震后部分村寨和乡镇受到滑坡、泥石流等山地灾害的严重威胁,应该紧急转移。但我看到有一些安全和基本安全的村寨,也紧急转移了,当地乡村干部说,“专家说很危险,不适合人居,要我们紧急转移”。如这样的村寨也不安全,中国山区至少1/3的村寨需要搬迁。当地政府已认识到5万人紧急转移到岷江河谷带来的生活、生产、卫生和社会稳定等问题,并正在加以解决。我认为个别受滑坡、泥石流、山洪等灾害威胁严重的村寨紧急转移是应该的,但大规模的紧急转移是没有必要的,要认真对待可能产生的后续问题。

    鉴于媒体披露政府委派的专家发表不成熟意见带来的问题,我建议:

    1, 科学家要自律,要考虑到你发表的看法的社会效果,更不应该对自己不熟悉的领域,发表一些冲动的带有感情色彩的看法。

    2, 各级政府和行政部门应告知委派的专家,未经授权或许可,不得擅自对媒体发表个人意见。

    □□□教授

    中国地理学会□□委员会委员

    国际□□□□委员会副主席

    -------------
     
     

    尊敬的□□□教授:

    昨天从汶川回来,今天才看到您的来函,对当时的情况仅讲四点:

    1. 《专家组强烈请求紧急疏散异地转移安置汶川县城及部分理县、茂县山区乡镇受灾群众的建议报告》(以下简称《报告》)中谈到的地质灾害所危及的人口数据均引自《汶川县地质灾害现状发展趋势分析及防治对策建议》,这是规划临时安置点的前提,故全部数据只能尊重在现场的地质专家的判断,并非我的主观臆断。

    2. 村落的转移被扩大化,并不是专家组的意见,当时的数据可查于上述报告。

    3. 当时州委州政府只是委托我综合现场几方专家的报告写此《报告》,并不涉及我的专业背景。

    4. 《报告》成文后交给州委州政府代发,至今我也不确知发出渠道,有一说是通过网络发至省长信箱,而我当时维持手机基本通讯都很难。

    我是城市规划专家,负责临时安置区和灾后重建的城乡规划工作,而规划的前提是地质部门的调查报告,至少到目前我看到的官方渠道所提供的报告与您的提法有较大出入。目前提供给我们的报告有《汶川地震重灾区资源环境承载能力评价》、《关于汶川县城现有房屋震后安全性评估报告》。

    另外数万人目前的避险地已超出当初专家组经地质部门的审核后选定的安全区,除安全区的1.1万人外,其他群众并不安全。如完全执行地质部门提供的“应与主断裂带保持500-1000米的安全距离”的话,岷江谷地实际上的情况是谷底平坝无一寸地可用,原址重建无一家地质部门的签字认可,这是我目前的困境。

    汶川县城在历史上长期是安全的,其主要原因是它的规模当时很小,(且1952年之前县城并不在威州镇,而是棉虒,迁至威州后的几十年未有强震),威州镇建成区到1985年也只有91公顷,而随后挖山、占河、填谷才扩大到现在的近2. 4平方公里的规模,成为阿坝州的“发动机”。

    实际上震前城市发展已侵入不少不宜建设的地段,远远超出了所谓安全岛的范围,只有减少就地发展的冲动,削减人类聚居的规模才可能使这一地区的群众重新获得相对安全的生存环境,也重新建立起这一地区人与自然的协调关系。而阿坝州不能没有汶川这个经济社会发展的“发动机”,故建议异地重建,以寻找更为宽松的发展用地。

    我应政府要求尽了一个现场专家的职责,并提出自己的看法,至于政府和媒体如何解读我无法控制,还希望更多的地质专家能详细了解当地的情况,尽快有个官方结论,以便规划重建工作能进展下去,这样才能做到以人为本、尊重生命,而不是强调人定胜天。

    另:我回来后刚拜读完您所在的□□所2008年6月15日提供的正式报告,其中有几个结论:

    1. 次生山地灾害危险性区划中,汶川属极高危险区和高度危险区(P22)。

    2. 生态系统脆弱性评估面积统计:汶川极脆弱面积占70.14%,较脆弱面积占29.18%(P29)。

    3. 生态系统重要性评估面积统计:汶川重要区占74.89%的面积,较重要区占25.11%的面积(P30)。

    4. 承载力综合评价区域划分:汶川不适宜区共10个乡镇,占72.94%,较不适宜区1个乡镇,占27.06%(P35)。文中讲“不适宜区主要是指地震灾害、次生山地灾害危险性程度极高、人居环境安全度低、资源潜力特别是可利用土地资源潜力非常小、不适宜城镇及较大规模人口聚集与工业发展的区域”。

    5. 人居不适宜、较不适宜区人口承载力分析:汶川县是震前超载人口6.56万人(P37)。

    6. 地震山地灾害对土地资源危害程度综合评估:汶川县属极严重危害区(P22)。

    谢谢您的指教!

    尹 稚

    2008年6月24日

    附:威州镇建置与规模沿革说明
    自建置以来,历史上汶川县县治、郡治所在地为今姜维城、绵虒镇、灌口镇等地,以威州镇为县城始自1952年

    汶川县于公元前316年置蜀郡,治成都。而后历代治所主要设于威州(西汉——元,今姜维城)和绵虒(明——民国,今绵虒镇),历史上还曾间或以都安(今灌县灌口镇)为治所。

    1950年正式成立汶川县人民政府, 1952年2月将理县之威州、克枯两乡划属汶川,以威州镇(“全镇总面积约0.02平方公里,仅200余户,1000多人口”,此前为威州乡城关村)作为汶川县城。1958年撤销汶川县、茂县,建立茂汶羌族自治县, 1963年恢复汶川县原建置,其间一直以威州镇为县城至今。[1]

    1986年,《汶川县城总体规划说明书》中对此的说明为,“汶川县城(威州镇)始建才35年,解放前无工业,城区面积仅两公顷……”。

    威州镇城镇人口与用地的大规模扩张是在1952年设为县城以后。1952年,威州镇“城区面积仅两公顷”,至1985年, “城镇人口由解放初的一千多人增到14444人,建成区面积扩大到91公顷”。[2]
    作为汶川县原县址的绵虒镇亦一直维持较小的规模

    在1952年之前,自明开始,汶川县一直以今绵虒镇为治所。据县史记载,绵虒镇明时初建规模“周一百二十丈”,乾隆二十八年重修扩至“周圆二百八十丈”,康熙五十五年“居民不及廿家”。[3]直至1985年,绵虒镇人口也仅为382人。2

    [1]参 祝世德 原著,罗晓林 校注. 汶川县县志(民国三十三年). 阿坝州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出版,1997

    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 汶川县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 汶川县志. 民族出版社,1992

    四川省城乡规划设计研究院,汶川县城乡建设环境保护局. 汶川县城总体规划基础资料汇编. 1986.10

    [2]据 四川省城乡规划设计研究院,汶川县城乡建设环境保护局. 汶川县城总体规划说明书. 1986.10 P4

    [3] 据 祝世德 原著,罗晓林 校注. 汶川县县志(民国三十三年). 阿坝州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出版,1997 P18

    http://mail.thupdi.com/www/new.....038;id=505

  2. 西羌之后:

    谢谢大地的转引材料。
    很宝贵!

  3. 大地上:

    客气了,谢谢西羌之后给大家介绍羌族。
    现在有一种“强制传承”,各种力量从自己的角度出主意、出钱、出力,让一种传统在一个地方传承下去,却少顾及当地人的感受和需要。关注的文化,是一种物,却少关注人,啥时候能以人为本啊。
    所谓民俗、民族传统文化,是当地人千百年延续的生活。不顾生活的延续,这样发展下来的就是伪传统。

  4. 意诚小万:

    我可以为羌族同胞提供销售渠道 希望有人见到此贴能速与我联系或提供凉山甘洛县彝族刺绣协会 的联系方式給我

  5. 西羌之后:

    谢谢意诚小万,如果有这方面的需求,我会和您联系。
    再次感谢!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