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羌族服饰风情录

羌族服饰

羌族服饰

羌族头帕

羌族头帕

(图片引用自http://victoria.linguistlist.org/~lapolla/qiang/qiangmain.html)
(文章综合来源:西羌第一博http://hi.baidu.com/%CE%F7%C7%BC%D6%AE%BA%F3/blog/)

【一】服饰概况

羌族的传统服饰为男女皆穿麻布长衫、羊皮坎肩,包头帕,束腰带,裹绑腿。羊皮坎肩两面穿用,睛天毛朝内,雨天毛向外,防寒遮雨。男子长衫过膝,梳辫包帕,腰带和绑腿多用麻布或羊毛织成,一般穿草鞋、布鞋或牛皮靴。喜欢在腰带上佩挂嵌着珊瑚的火镰和刀。女子衫长及踝,领镶梅花形银饰,襟边、袖口、领边等处都绣有花边,腰束绣花围裙与飘带,腰带上也绣着花纹图案。妇女包帕有一定的讲究,姑娘梳辫盘头,包绣花头帕。已婚妇女梳髻,再包绣花头帕。脚穿云云鞋。喜欢佩戴银簪、耳环、耳坠、领花、银牌、手镯、戒指等饰物。羌族妇女挑花刺绣久负盛名。

族的服饰较为朴素而华丽,男人喜着青色或白色头帕,穿自制的麻布长衫,外套一件无袖子的羊皮褂子,这种褂子可用来防寒、挡雨、垫坐。脚穿有鼻的“云云鞋”,鞋子绣有云彩图案及波纹,鞋尖微翘,还穿皮鞋、布鞋脚上裹牛、羊毛制的毡子绑腿,绑腿有保温和护腿的作用,年轻女子还在绑腿上缠红脚带子,男女皆束腰带。羌族妇女亦喜缠青色或白色的头帕,青年妇女常包绣有各色图案的头帕或用瓦状的青布叠顶在头上,用两根发辫盘绕作鬓;一般冬季包四方头巾,上绣各色图案,春秋季包绣花头帕,穿有花边的衣衫,衣领及袖口上镶排梅花形银饰,腰系绣花头帕,系有花边的绣花飘带;喜戴银牌、领花、耳环、圈子和和戒指等饰物,富有人家还在戒指上镶嵌玛瑙、玉石及珊瑚,有的胸前带椭圆形的“色吴”,上用银丝编织的珊瑚珠,用来祈求佑福增寿。

在靠实近汉区和城镇附近的羌族人民,受汉族服饰影响,多着汉装,节假日才穿本民族服饰。

【二】基本类型

 羌民族服饰,大致可以分为三种类型:一类为传统型。这是羌族最古老、最普遍、最有特色的服饰。此类服饰各地均有分布。二类为变异型。主要分布在民族杂居地区,如藏羌、汉羌杂居地,服饰上相互影响较大,互相借用较多。三类则是受外民族影响颇深之地,这在经济较发达、交通较方便的沿公路、河坝地区最为明显,服装完全汉装化。下面着重谈一、二类型服饰的特征。

  1、传统型服饰

  总的说来各地大同小异。

  头部:男子包青色或白色头帕;女子头部的装饰性较强,大部分仍以头部缠数尺长的黑布或白布头帕为主,仅有大小、包法不一的差别。较特别者,如理县木卡乡、茂县赤不苏区的白溪、曲谷一带,盛行“一匹瓦”头帕。这部分羌民被称为“搭帕子的人”,女子喜欢头顶叠瓦片状的青布,有的绣有花纹,以两辫或发线(线编数尺长的假独辫)缠压固定,并用银牌、环扣点缀于发辫上。茂县的三龙乡妇女则随季节的不同而着装各异:冬季包绣有各种图案的四方头巾,春秋季包绣花头帕。该县黑虎乡妇女头饰尤为特殊,平常以白布帕包头,帕头在脑后呈自然下垂状,还有两帕头高高立于脑后,似“吊孝”状(又称“万年孝”)。这与当地的一则传说有关。相传古时,黑虎寨一带的羌民遭受外族侵略,首领黑虎将军(羌名格鲁丛保)以其勇敢和机智带领众乡亲打退了敌人,自己却身负重伤壮烈牺牲。为了悼念这位伟大的民族英雄,这一带的羌民无论男女老少从此一律包白帕,穿白衣,着白鞋,直至今日,黑虎乡羌民还保留了妇女的白色头帕和年轻姑娘的白布鞋,只在节庆之时,她们才戴彩色绣花头帕。汶川县雁门乡和理县蒲溪乡则流行另一种头帕,用黑色头帕包头,头帕前端露出一小块白色布块,人称“喜鹊头帕”。

  身部:过去男女都穿自制的土布或麻布长衫,现多以棉布制作,形似旗袍,右衽,男衣长过膝,女衫曳至脚背,外着山羊皮褂;也有着“坎肩”(又称“对门襟”)或以羊毛线织成的“毪领褂子”。衣领、袖口,对襟有扎花,尤在斜襟部嵌有一至三指宽的花纹,称为“大襟花牌子”。皆手工细作,纹式多样而色泽艳丽,以黄、红、绿为主,长衫的色彩单一,多为蓝色、黑色。领上有的镶有一排小颗的梅花状的图案银饰。

  腰部:系围腰和飘带。围腰中部有围兜,可以放小什物,其外表皆为彩绣。可以说,围腰是羌民族手工工艺的集中体现,是羌族妇女心灵手巧的智慧结晶。其图案复杂纷呈,花草植物图案,几何图案和变形图案交叉并用,虚实结合,色彩亮丽,一派喜庆和春天大自然的气息,再在四周配以一些单薄素色的挑花、刺绣,使围腰上的图案错落有致,引人注目。飘带上绣的花朵,亦重在两头。此飘带因带头形似马耳,俗称马耳朵飘带。还有的喜用黑、白、红一色的带子。一般来说,羌族中老年人常用单色调素净的围腰、腰带,年轻妇女才用花围腰、彩腰带以衬其美丽。

  腿部:男女皆裹绑腿,以麻布或毯子缠绕。现主要在高山峻岭的羌寨和一些年老长辈中流行。绑腿不仅有防寒、防荆棘的作用,也是男女腿部健美的标志。在一些地方,腿部有的包红色“裹脚”,特别是羌族姑娘们,常去县城“下街”,人们因此而戏称“红脚杆松鸡下山了”。

  鞋类:以自制的“云云鞋”最有特色。其形似小船,鞋尖微翘,面上绣有云纹图案。未婚男子和姑娘穿绣花彩鞋,以蓝、红、黑、绿为底色,彩色花卉为图案;中老年人则穿素色圆口布鞋,这类布鞋的鞋底极为厚实,以麻线缝制,有的夹有胶底,既耐穿,又防走山路打滑,穿着舒适,湿了也便于烘干。在老人去世时,亦要穿特制的云云鞋,其制作分外精细,鞋底以白厚布纳成,上有彩色细纹样,鞋面多以黑布为底,略有彩花。

  2、变异型服饰

  受藏族影响较深的羌族地区,穿似藏装的大领长袖、长袍的衣衫,束一色腰带,着高筒皮鞋,并以玉石、玛瑙、珊瑚为饰,再佩戴藏刀、银环、金银首饰等物。在与汉族交往频繁的地方,为生活方便,人们多着汉装,再穿羊皮褂子,系围腰;或长衫变短、宽衣变窄,将繁杂的嵌边及图案变得简约。这是一种服饰文化借用和变异的现象。

  3、装饰品

  羌族妇女普遍戴银耳坠、手镯、戒指、银牌、发簪。有的胸前挂链珠和“色吴”,色吴呈椭圆形,由银丝编织的花和珊瑚珠组成。发簪往往成为区别羌族女性婚否的标志。戴发簪者多是已婚妇女,发簪是嫁妆或婆家赠予之物。

  腰刀、烟袋、铁火链则为羌族成年男子的特有装饰,以显示他们的成熟、威武和勤劳。

【三】 羌绣:服饰中的珍品

羌人制作工艺品技术精湛,有的制作技术已经失传,有的汇入中华民族工艺美术的制作技艺中,但仍有一部分保留于羌族的工艺美术中,得到继承和发展。现代羌人制作的马鞍、耳环、手镯、帽花、各种挂饰、佩饰及石雕、木雕、漆器、织毯,尤其是挑花、刺绣等民间工艺,以其自身的民族传统风格,浓郁的地方情调,精巧的技艺,集实用与审美于一体,世代流传,装饰美化生活。新中国成立后,羌族民间工艺得到进一步发展,更加光彩夺目。1959年7月,汶川县汪玉花的挑花围腰《幸福海洋》送成都参展,获省工艺美术品展览一等奖。1978年羌族服饰以古朴浓郁的乡土气息和精湛艺术,赢得了国内外民族学界的赞誉。同年底,日本国立民族学博物馆购买羌族服饰收藏。1980年,阿坝县地毯厂生产个地毯,远销美国,加拿大,印度,尼泊尔,菲律宾等国,为羌族民间工艺赢得了声誉。

刺绣挑花都是传统民间工艺。羌绣以五彩丝线或有色棉线为料,随心应手地挑绣出花卉瓜果,飞禽走兽,松梅竹菊,团花紧簇,鱼水和谐等各式花样与图案。

羌人掘井,筑堰和淘滩的技术高明。史书关于羌人进入川西平原进行水利建设的记载屡见不鲜。《史记》载,羌人“冬则入蜀为佣”,打井修堰,建桥筑堡。《后汉书》载:“破羌以西,城多完牢,易可依固;其田土肥壤,灌溉流通。”说明当时羌人的灌溉技术已达相当水平。举世闻名的都江堰水利工程,从兴建到历代的扩建和维修,都有羌人参加。其桥梁和高碉建筑技术更是驰名中外。

【四】羌族服饰的文化内涵

  1、服饰与历史。羌族历史在我国民族史上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自殷商时期,羌族就分布于广袤的我国西部地区。唐宋以后,羌族多被汉族或其他民族融合,只有部分居于偏远的、较封闭地区的羌人,因民族矛盾与阶级矛盾的交织,陆续从西北南迁,定居于岷江上游一带。他们与秦末汉初就有的羌人汇成了今天羌族的祖先。然而,对这历数千年之久仍保留着其古老的传统文化的民族,史籍所载却为数甚少。溯其服饰渊源,其史料更是零星分散。

  《后汉书·西羌传》言,羌人“披发覆面”,“食肉衣皮”;《北史·宕昌传》中有“皆衣裘褐”,“羌人括领”之说;《隋书·党项传》载:“党项羌者……服裘褐披毡以为上饰”;《旧唐书》说苏毗羌人“其王服青毛绫裙,下领衫,上披青袍,其袖委地,冬则羔裘,饰以纹锦,为小环髻,饰以金、耳垂铛”;《新唐书·党项传》记“男女衣裘褐,被毡”;《四川通志》还有羌族“妇女多带金花,串以瑟瑟,而穿悬殊为饰”的记载。这些,都粗略地描述了羌族从西北向南迁徙前的最主要的服饰特征。在明清后的地方志中,有关羌族风俗各方面的记载,则与现代羌族相似。

  羌族喜牧羊,崇尚白色,崇拜白石,集中体现于服饰上的就是“羊皮褂子”。这种颇具特色、表现北方民族长袍马褂式的服装款式,不仅印证了羌族早期的生产方式是游牧经济型,而且折射出羌族古老的文明以及从游牧到定居农耕的发展过程。

  2、服饰与民族关系。汉唐时期,是羌人及周围一些少数民族相互融合的重要时期。中央王朝的一些较为宽松的政策,使少数民族经济一度兴盛,带动了各民族文化的各方面的交流。这种民族文化间的相互影响实际上是文化的传播,以致部分民族将各方面文化兼容并蓄,熔铸成新的民族文化风貌。就是在这样的历史条件和文化背景下,羌人逐步形成、分化成本民族内部各支系文明发展程度不一的民族。在接近中原的地区,一部分羌人率先吸收了中原文化,随着与其他民族通婚的增多,在服饰上充分吸收了中原样式,并逐步与汉族相同,与其他民族毗邻杂居的羌人也逐渐融合、演变为今天的不同的民族。如藏缅语族的彝、纳西、普米、藏等民族。尽管学术界对其族源还有争议,但从许多相似的风俗习惯上,反映出他们与羌族有着深刻的渊源关系。体现在服饰文化上的,即是头饰的相似性和色彩的共赏性:如戴头帕、喜红、白、蓝色,穿羊毛织品,佩羊身上的饰物以及绣花工艺上的雷同。至今,接近藏族地区的黑水、松潘等县的部分羌族仍受到藏族同胞的影响,他们过去的发饰极似藏族:蓄发、结为辫子绕髻于后;现在不仅将藏族服饰部分借用,生活习俗的其他方面也日趋藏化了。

  3、服饰与宗教。羌族的宗教尚停留在多神信仰阶段,白色石英石成为众多神灵的代表。溯敬白石之源,传说盛多,主要依据以下两种,一是南迁的羌人受天神暗示用白石击败慓悍的“戈基人”,从此安居乐业。二为神指点人类用白石相击取火得以温暖和熟食。因而,长期以来,羌族用白石象征天神、山神、家神等诸多神灵,并把它们广泛地供奉于山上、屋顶、地里以及石砌的塔中。这种扎根于民间的深厚的思想意识,对羌族的日常生活和习俗产生了显著的影响,反映在服饰上的就是崇尚白色,穿白色羊皮褂,包白头帕。这从某种程度上表达了羌族对其远古祖先、神灵的追忆和崇拜。

  “许”是羌族的巫师,一些地方又叫“释比”,他们在多种祭祀活动中扮演人神之间的中介人,起着文化传播和宗教领袖的作用。“许”在做法事时,穿戴极为特殊,头戴金丝猴尖角帽,身着对襟坎肩,上以黄、白、黑三色点缀,有三排扣;下身穿齐脚的白布裙,裹白绑腿。“许”的穿着显示了许的特殊地位和身份:黄、白、黑代表庄重、高贵;白布裙与白绑腿象征作为神的代言人所具有的神的色彩符号,令世人尊敬和崇拜;所着坎肩,又表明了他不是神,是人与神的中介物,既让人感到敬畏,又使人们觉得只有通过他才能令神灵感应。值得一提的还有“许”的头饰品金丝猴尖角帽,标志着“许”是羌文化的传承者。它源于远古的传说:“许”带有记录羌人的来源、史事、历史文化等丰富内容的“天书”,不幸被山羊所食,有失传的危险,幸得金丝猴启示,杀食此羊,以皮制鼓,即可在做法事时敲鼓忆书,诵念如昔。为此,“许”才以口碑形式传播了羌文化。为感谢金丝猴,从此许把其皮毛制成帽子,让人知道它的恩德,永远受人尊敬。至今,金丝猴在羌族人民心中占有神圣地位,被尊称为“护法神”。羌族巫师戴特殊的猴帽,更加体现了人神一体的宗教观。

  上述可见,从简略的历史回顾中我们可以寻求到古羌人的踪迹,而羌族服饰,则使我们领略到古羌人的遗风流韵。

  4、色彩与习俗。生活习俗决定了服饰的穿着色彩,影响着人们的审美意识。

  羌族地处于青藏高原东部边缘,山峦重重,地势陡峭,碧绿的灌木丛林,清澈的溪水,洁白的冰雪,金黄的玉米,红红的火塘,成群的牛羊,盛开的鲜花……大自然缤纷的色彩给羌民族以深刻的启迪,决定了他们的审美意识是多元的,而其中以白、蓝、红、绿色为最。

  羌族古风纯朴,爱好安宁与和平,故从服饰色块的构成上,没有过于纷繁、浓烈的色调,反在以蓝为基调的色板上饰以白色,周边局部如衣襟、袖口,领沿装饰彩色的细纹,轻松而淡雅,似白云、蓝天,以大自然烘托陪衬,不竟让人回想起远古时“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情景。一些地方,也有以象征热烈的大红色为底色。这不单是姑娘们爱美的表现,也突出了人们对火的崇拜。

  5、服饰与观念。与审美意识相结合,羌族服饰文化常体现出积极、健康、向上的精神和情趣。现代服饰文化是传统文化的发展,人们穿着它,不仅可以增强彼此的认同感、自信心和民族的凝聚力,而且还对本民族文化各方面的发展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过去,由于经济上的落后与文化上的封闭,使羌族服饰长期不为人们所关注。人们在观念上过分注重门当户对,凭金银度人。现在人们的观念开始更新。以婚姻为例,当代羌族男女之间更注重的是感情与志趣,嫁妆的贵重与否只是从侧面反映双方的家境。人们着装不再是地位的显示、权力的象征,而是民族传统文化与审美观的综合体现。

  6、服饰与时代特征。民族服饰作为民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体现了一个民族的过去和现在。从其款式上,可以看到民族的生命力,看到该民族鲜明的时代特征。在旧时的羌区,因为各地生产力发展不平衡,物质生活水平参差不齐,剥削阶级占据着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以一袭衣衫显示着他们的社会地位和身份的高贵,银首饰成为他们作为特权阶层的象征,用之不尽的布匹和彩线炫耀着各自门户、权势的强大。广大被统治者则处在水深火热之中,穿着简陋而破烂,甚至是衣不蔽体。解放后,羌族人民获得新生,以极大的热情建设自己的家园,羌区换新颜,人民过上丰衣足食的生活。在传统的节日庆典上,人们身着美丽的盛装,尽兴歌舞,赛富赛美。服饰的质量、色彩都较过去有了很大的变化,显示出崭新的时代感,焕发出浓郁的民族气息和现代气息。

【五】羌族服饰文化的发展

  如何在改革开放的历史条件下更好地发挥民族服饰文化的传承作用,已受到人们的广泛关注。笔者认为,要使民族文化具有强大的生命力,必须在传统文化的基础上,吸收先进的、有时代感的外来文化,通过借鉴、扬弃、整合的文化过程,铸造崭新的社会主义民族文化。在服饰文化上,放眼未来,我们对羌族服饰的发展趋势的基本看法是:

  1、服饰质量将高档化。今后,广大羌族群众不会再采用传统单一的土布或麻布原料制作衣装。随着经济的发展和对外开放的扩大,内地的棉、丝、绸缎、呢料及化纤产品会普遍进入羌区,以此制作节日盛装,会进一步推动羌族人民的审美意识的发展,增强民族的自豪感和自信心。

  2、服装色彩将多样化。目前,单一色彩的蓝色、黑色长衫正在为多色彩的长衫代替,茂县曲谷、黑虎等地的羌族姑娘百分之七十均有红彩,有的地方还着白麻布长衫,或染成棕色或深红色。今后,随着服装质量的提高,色彩会异常丰富,出现在羌族人民眼中的将是一个缤纷多彩的世界。

  3、服饰将有强烈的时代感。今后的羌族服饰将充分利用现代工艺品,把具有时代感的饰物与本民族原有衣饰巧妙结合,金银首饰不再是美化装饰的唯一饰品。

  4、民族传统服饰将继续发展。一部分服装款式将保留民族风格,仅在细节上略作改动,如女装的腰带色彩繁多,加以丝带、绸带为坠饰;腰身加折裥,衬出人体线条之美;装饰上,穿金戴银成为财富象征会更加普遍。随之,手镯、耳坠、头花、项圈、发簪等将更加多样化;在制作工艺上也更讲究精、美、纯度。

  5、服装制作工艺上将更精、简。绣花工艺作为传统服饰文化将独放异彩,应予以传承、开发和利用。绣花鞋的制作设计上将趋于简化,使耐用、美观、方便相统一。目前在一些地区,鞋尖前翘已不盛行,汉族地区的各类鞋子已走进千家万户;今后,这一现象还可能更为普遍。围腰及腰带、头帕上的绣花仍是工艺制作上的主流,虚实结合的图案将继续推广,并成为当地旅游业中独树一帜,最具特色的民族产品。

  6、服饰借用现象将更加普遍。曾经盛行一时的绑腿,除高山村寨和偏远地方继续保留外,在大部分地区正逐渐被摒弃。许多羌族姑娘改黑、白、红、蓝的“一匹瓦”头帕为彩色“毛巾瓦”,色彩活泼,也更经济。河坝、交通沿岸地区受外来文化的冲击,人们的生活方式变化将会很明显。年轻一代更乐意接受方便大方的汉族时装,而只在节日期间穿着古朴美丽的民族传统服饰。

  综上所述,可以看出,民族服饰是一个民族外在的主要特征,它不仅是民族精神和物质文化的综合体现,而且是社会的、集体的审美创造。羌族服饰是民族服饰文化中的一支奇葩,除了具有实用性和装饰性,还具有独特的丰富的文化内涵。它在漫长的历史发展和生产活动中形成,经过了历史的变迁,带有浓厚的民族气息和乡土气息。要使之具有永久的生产力,我们必须对传统眼饰加以发掘、整理、研究和创新,使它与时代潮流相结合,既具有民族传统的精髓,又有新的创意,在制作的原料、款式、造型、色彩图案等方面都有新的发展,使之成为既具有民族性、又带有时代特征的体现羌民族精神的物质文化产品,从而在华夏民族文化的宝库中占有它应有的地位。

主题相关文章: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