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戏,你家在哪里

  在民族文化宫看了几场地方戏“非物质文化遗产”演出,一场比一场震撼,按照其他朋友的说法,这些都是雷戏,雷得人外焦里嫩。
  第一场高甲戏柯派专场还好,有第一代传人在后半场压轴,看前半场的演出,就没看明白这怎么就自成了一派,不过是刚传到第二代传人,就没看出来一点特色。淮河剧团的《皮秀英》,演员纠正方言的发音,融合美声技法,其他戏种里也在这样改,至少他们的演出舞台还像演戏。柳琴戏《王祥卧鱼》,演出前我最想看的一场戏,山东来的戏,但是很对不住老乡,没看完我就退场了。他们的舞台下了很大功夫,看节目单,舞台工作人员都是特邀的,在舞台上制造出影像投影,制造行云、落叶灯光效果。我努力从演员的唱腔中分辨属于柳琴戏的唱腔特征,但是没有听出来,南腔女腔的区别都没听出来,连鲁南方言都是飘忽不定,主伴奏乐器柳琴也不突出,就听到大提琴嗡嗡响。前天又去看了浙江婺剧团的《白蛇前传》,本来我就想去听听方言念白,对唱腔不抱希望,但是这个舞台啊,好像是演魔术,又像是演杂技,领唱、合唱,和尚组成方队,彻底把我雷焦了,看了一会,冒着雨回去了。这年头连跑龙套的都想着怎么跑的创新。
  这是哪里的地方戏?难道我们的地方戏都成这样了?回来翻了一本书,看到一份“国家重点科研项目”——全国地方戏现状调查的资料,以福建莆仙戏为例,有一些数字统计,国有莆田莆仙戏一团、二团和仙游县鲤声剧团这几年只能发给离退休人员工资、医疗费,在职人员只发给社保。同时,2001年统计到莆田县民间剧团有114个,每年共演出超过35000场,某位“戏霸”三年赚了好几百万。可见莆仙戏在民间还有很大的市场。文章分析了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乡镇观众文化程度有限,只喜欢看他们熟悉的传说故事;新编戏不能与民俗节日结合,如菩萨生日,老人过寿;新编戏布景没法搭在野台子上。文章还提出了解决办法:严格规范民间演出市场;创作好新编剧目,完成政府交给的慰问、宣传任务。其他国有地方剧团也是面临这种情况,正规剧团不愿意下乡,或者没法下乡,乡民们看了也看不懂。拿着政府的拨款,完成政府交给的任务,现在又有了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经费,每年再汇报一下保护成果。也不知道非物质文化遗产办公室的领导们满不满意。搜些新闻报道,都写大受欢迎,的确,现场观众看到奇异的效果,或者演员多翻几个跟头,会鼓掌。我也相信,如果以后只给观众看这样的戏,以后的观众会以为这就是某地来的地方戏。
  几场戏看下来,这些戏掺和着几种古怪的味道,绕梁三日。为了清一下耳朵,翻出来自己以前在家买的家乡戏碟片听一听。菏泽古戏很多,枣梆、山东梆子、大平调、柳子戏、大弦子戏、两夹弦、四平调等等,这些剧种也被列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只是保护单位有的被别的地方申请走了。听这些戏的老听众知道谁唱的好,知道哪个班子历史上最有名。
  上传几段,请大家欣赏俺家乡的戏。

  第一个是大平调著名艺术家何西良的唱段,他的师傅是红脸王“小黑牛”,我们当地人称他为“小花牛”。视频字幕有的不合方言:如第一个节目《收姜维》中发音nei的字,写作了“您”,nei是你们的意思;白字,发音是bei。

  第二个节目是大平调新编戏《张三李四》的唱段,这个戏的内容是配合国家政策宣传计划生育,但是我们当地人很喜欢听,因为唱的好,戏里的环境又都是熟悉的,如:“北洼”是城北的主要粮食产地;“二大个子”是给排行第二、个子比较高、比较蛮横的人常取的绰号。

  第三个节目是两夹弦传统戏《三拉房》的唱段。新婚不久的丈夫要去赶考,小媳妇三次拉住他,给他带东西,嘱托路上注意的事情。字幕有个字写错,“贪”上一个俊女婿,应该用“摊”字,这一段是新媳妇回忆说媒、出嫁、新婚生活。戏的结尾,丈夫说快回去吧,你看观众都在笑话咱俩,小媳妇说笑话啥,换成你们也一样。戏里描述了很多鲁西南生活细节,人物也有鲁西南人物性格。饰演小媳妇的演员袁秋香,不是名演员。不知郓城两夹弦剧团现在什么状况。

  

主题相关文章:

5 条评论

  1. 流芒阿辉:

    来逛逛

  2. 大树先生:

    我心中的地方戏,在外公高脚自行车的后座上。

  3. 言由:

    还有吗?

  4. 大地上:

    有,但是一张盘几百兆,没有空间上传。

  5. dadishang:

    俺要顶顶顶顶帖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