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2之后对“人的传统”的思考

  512以来,《青馬》上的各位作者都暂时停止了更新自己喜欢的话题,以各自的方式,做一些让自己心安的事情。
  紧急援助阶段告一段落之后,在共同关注的热点事件上,大家的观念有了一次交流。我也在想发生大灾难以后如何面对民族文化传统,想着怎么能发挥自己的特长为后续的重建工作做些事情。没有条件深入地震现场了解真实的情况、问题和现实的需求,也就不敢随便说什么。于是摘选了一些与民族文化,特别是与羌族文化有关的内容,自己阅读,并与大家分享,为以后到地震灾区做些知识上的准备。还转载了不同学科专家的不同观点发布在这里,希望不同的声音能传播出来,对比着修正猜想和原来的看法。但具体问题会有具体解决方式,能形成的共识,我想是要尊重人和人的传统。

  强调整体搬迁会给羌族传统带来断裂危机的观点,是在强调环境和文化形成的紧密关系;强调安身立命是首要的,任何人都有享受现代文明成果的观点,也不主张把不需要搬迁的人强制整体转移。这些观点都不像凤凰卫视的一虎一席谈节目,让两个极不同的人做辩论,并让观众选择认同哪一方,难道大家必须作出极端选择吗?两个不同的选择,并不是相反的、对立的,不要在意识上逼迫人们作出这种选择。
  保护传统与族人享受现代文明成果也不是二难选择。现代性是人类文明的新发展,如何对待传统,我觉得可以设想成年青人如何对待老人,尊重传统是对自己来源的尊重,如:在羌族人的观念里,尊重族内的老人,是赢得其他族人尊重的方式,连自己的老人都不尊重,这样的人会让其他族人轻视。功利的想,传统是世代积累的知识,聪明人不会丢弃知识财富,如:羌族传统建筑的抗震工艺怎么应用到新建筑上,羌族人如何保护自己安身立命的环境。自大、狂妄的现代性,是一种肤浅的现代性,它显示出趾高气昂的气质,不定哪天就会跌跤。现代性应是更宽容的现代性,包括宽容的、谦逊对待传统。
  传统面对新时代该是什么样的姿态?我始终认为不能号召传统去迎合新时代的人,80岁的老人难道还要去搞创新、闯市场,谁会让自家的老人奇装异服登台表演卖门票。传统的发展只能是年青人学习老人的知识,自己创新,传统在新一代人身上得到发展。创新作为当代的一种生产力,更多时候是在乱糟糟的环境中吸引眼球的、快速搏出位的技巧。守旧、平实少人喝彩,但传统的发展需要时间考验,追求创新,舍弃传统,最后什么都不能留住,在舞台上筋疲力竭的不断变戏法。传统与现代的关系,应是现代主动向传统学习,以传统为师的关系。
  “去其糟粕,取其精华”、“使其适应新时代的发展”,从理论上说是可行的操作指南,但是态度左右了人的眼光,如果把传统看作是糟老头子,就没有学习他的精华的心思,取之而已,他的价值,就是他腰上有一个老烟锅,或许可以做古董文物。

  据新闻报道,目前针对羌族文化的抢救、保护措施,不外乎收藏到博物馆,建立旅游文化生态园。较少顾及到传统的延续、发展问题。我想这也是民族文化研究专家们所着急的,特别是羌族学者,他们希望自己的文化传统在以后的时间能够延续、发展,不满足收藏起来、束之高阁,也不想自己的民族文化成为五湖四海的人观赏的对象。文化生态环境应该是在生活常态中的生态,原汁原味保持不动,在封闭的环境里不会形成生态。这个环境需要政府在建设规划中提供硬件设施和软件措施,能选择羌族之前的生活地理环境,这样是最好的。文化的延续载体是人,给人的行为提供文化软性空间,如:怎么看到人的信仰?客观评价传统生活方式、工艺的价值。这些关联到对年青人的教育。文物记录的是文化的过去,人承载的是民族文化的未来。还包括我们社会整体如何看待各民族的文化,我们有没有一种宽容对待不同文化传统、尊重他人传统的心态?主流电视等媒体宣传一种什么样的意识形态?
  不尊重人,没有宽容,教育民众只准热爱一种文化。现在不只是反映在对待不同文化上。自己永远是对的,这不可能。

  

主题相关文章:

4 条评论

  1. ppp32:

    今天看了城市画报新的一期的专题”2008中国100个最创新的NGO”。里面也提到了许多正在做传统文化的延续与保护工作的人。保护狂欢节,纳西妇女的教育,还有别的等等。
    其实,博物馆保存的仅仅是让人参观的标本,那种来自生活的气息,却逐渐消失了。而现在,百家争鸣还有着文革的味道,对待不同观点,不同背景,不同生活,不同态度的氛围依旧缺失。大量打压异见无处不在,尤其是在这举国困境之中。也更无所谓理性,无所谓宽容了。

  2. 大地上:

    一直敬佩NGO工作者,就我自己来说,喜欢、关注传统,但为之做的实际的事情太少了。

  3. 小旗袍:

    土摩托如是说:“地震过去两周后,前方传来消息,有大约2万名北川居民冒着余震的危险,用各种方式离开救济站,返回了自己的家乡。
    记得美国新奥尔良水灾后不久,很多灾民不顾专家的警告,冒着再次被淹的风险,返回自己的老家。美国政府对此十分头疼,却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

    北京建筑工程学院建筑系教授张路峰在一次关于重建家园的座谈会上发言说:千万不要强迫灾民异地安置,而是要耐心倾听他们的意见。有的人喜欢回到自己熟悉的地方,这里有他们熟悉的原始生态,有他们习惯了的生活方式。外人进去帮他们重建家园,不能只是建好一幢新房子交给他们就算完事,最好的办法是指导灾民自己动手,帮助他们亲手为自己建成一个新家。

    有人也许会说,北川和映秀镇处在地震带上,不宜住人,住在这里等于找死。

    且慢!要说地震带,日本、台湾、印尼,以及整个美洲西海岸都处于一个活跃的地震带上,如果川北地区不宜住人,岂不是说日本人都必须向海外移民?

    事实显然不是这样。实际上,日本和美国等地震高发地区都有一套针对当地特点的建筑方案。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的一名室主任告诉我,美国加州的很多房子都经过了特别的加固,抗震级别非常高。他们还想出很多办法,比如在应力点加装阻尼器,进一步消弱地震带来的破坏力。于是,地处地震带的加州仍然是美国人民非常向往的宜居之地。

    这一切,都需要钱。”

    http://www.sohoxiaobao.com/chi.....amp;page=4

  4. 大地上:

    我觉得他想表达的意见还是之前的房子没建结实,没做好防震准备。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