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家族

(【云上】是介绍羌族传统的系列内容,摘选自最近阅读的一些书和网络上的文章。512地震重灾区是羌族的主要聚居地,希望在重建的羌族新家园里,民族传统没有断裂,民族传统中对解决现实问题有用的知识得到尊重和运用。所以发布这些内容与大家共享。)

本篇摘选自《羌族-四川汶川县阿尔村调查》(主编:何斯强 蒋彬)

公共事务的管理

  新中国建立以前,阿尔村巴夺寨张、朱、杨三大姓主持村寨的事务,控制着村寨社区的公共管理。虽然各大姓氏之间也会有利益上的冲突,但作为一个村寨整体而言,他们的利益又是一致的。如果遇到了黑虎羌族(与阿尔村邻近茂县的一个羌族村寨)偷盗耕牛、山羊等财物,三大房的各族长就会集体出面,组织整个村寨的人力抓捕偷盗者。如果是本寨子的人偷盗别人财务,那么他所属的族房就会召集族房内各家长会议,对偷盗的人作出处理。
… …
  新中国建立后,随着政治体制的完善,法律规范的健全,家族在村寨事务中的直接参与程度逐渐减小,直接发挥作用的空间也越来越小。但是这并不代表家族失去了原有地位。也不代表家族势力退出了村寨的管理和对村寨的控制。如村民选出的村主任,一般都会代表着某个大家族或直接选举某个大姓的人。即使村主任不是属于大姓家族的人,他在很多重大问题的决策时都要与各大姓家族中德高望重的长者商议,取得他们的支持,才能把工作落实。

对家族内成员的教育

  朱家大房(巴夺寨有两个朱姓家族,最先定居此处的称为朱家大房)的族规有序而严格,但也是以羌族的“尊老爱幼”这一习俗为基础的,在族房内长辈拥有对晚辈的权威。在过去,同族房的人不能相互开玩笑。现在(调查时间:2003年),这一条族规有所改变,同族房内同辈的人可以相互开玩笑,但不同辈分的人之间的玩笑是严格禁止的。长辈对晚辈的教育,不仅仅是一个小家庭的内部事务,也是整个族房上的事。因为,在他们看来,一个族房就是一个整体,族房上任何小家庭出了德行败坏的人,都被看成是整个族房的耻辱,而不单是个人或个人所在的小家庭的事。所以族房上一辈对下一辈的教育,都被族房上的长辈视为己任,凡是看出下一辈有违规的行为,都会以各种方式加以教育。比如,同族房的人不能相互开玩笑的族规是不容侵犯的,他们以此来表示对同族房的人的尊重。他们认为,大家同是一个祖先,相互之间血脉相连。在同族房内部,只有彼此尊重才能维系族房作为一个整体而存在,也只有彼此尊重才能维护族房在村寨中的地位与权威。如果同族房内下一辈人对老辈子开玩笑,便会成为外姓人的笑柄,称他们那一房的人不分尊卑。这时长辈会对下一辈进行教育,告诉他如要在村寨中树立自己的威信,并为人所尊重,就必须固守本位,对老辈子要尊敬。否则在寨子里会被人瞧不起,自己便无法立足。

  族规的有序化也决定了族房内教育的有序化。以前,对于偷盗、赌博、吸食鸦片、侮辱妇女的小辈,初犯者在家予以正面的教育,要求其跪在神龛之前做出保证,这时在场者也只限于小家庭内的成员,对其进行教育的人也只是小家庭的家长;再犯者罚跪的方式就不太一样,事先要在神龛前撒上荞麦,要求犯错的小辈跪在神龛前荞麦之上,还要从娘家请来母舅(母舅在羌族地区的族房内有很大权威,虽然母舅不属于族房内部的人,但他的地位很高,在族房的很多事务上都有参与权),母舅便与父亲一起对小辈进行教育,罚跪时还要用香灰烫背,让犯错的小辈铭记错误,以免以后再犯,罚跪的时间主要视其认错的态度而定;对于屡教不改者,就要召集族房内所有家长会议,把他驱逐出村寨,这种场合,母舅也要到场,驱逐出村寨以后族房内所有人都不得与其来往,也不允许他再返回村寨。

主题相关文章:

2 条评论

  1. hana:

    看了挺多东西,文字还有图片,这里让我觉得很合拍.于是我更相信了尚且有一些眼光是脱离粉红色噪音的外界存在着的.
    so nice,好高兴
    明天再来看,望你更加充满力量

  2. 大地上:

    谢谢hana喜欢这里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