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亦何欢,死亦何苦。

你听到了吗?
隐约的哭声。在哽咽中释放的能量。
远处,用心才能倾听到的极远处。海浪,嚎啕。
那来自地心的凶狠的力量,击毁了我们安详的家园。
闲聊的正午。七彩肥皂泡。还有喷香的粮食。
爱情刚刚降临。咿呀学语的女儿。
辛苦一生的老娘昨天才搬进新居。
我奔跑着的茁壮的现实,这一跤摔得惨烈。

朋友,亲切的从未谋面的朋友,那时正在路上。
从广西龙胜发出的明信片也刚好在路上走了一周。
5月12日至19日。这无比漫长的一周。
人心如水,如粉芥,如铁,如虚无的叹息。
恶梦像一条冰凉的毒蛇,死死捆缚着我的中国。
我无能为力,像一个废人,在苦水中,在血水中,在碱水中,浸泡到凝滞。
生亦何欢,死亦何苦。这可能成为一场颠覆。
向着最深重的黑暗,向着黎明前最后的黑暗,向着那颠扑不破的生命之光。
以泪洗面的中国,一定会揭开死神抛洒的阴霾,展露新雨荡涤后明亮的笑容。

【写在第一个全国哀悼日。5.19,国殇日。】

主题相关文章: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