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以心灵抵达心灵——凡高婆婆常秀峰作品给人的启示

原文及图出处:《江华 湖边听船》http://tinchuan.blogcn.com/index.shtml

changxiufeng-1.jpg
《熟透的向日葵·常秀锋2006夏天》

changxiufeng-2.jpg
《熟透的向日葵·常秀锋2006夏天》局部

changxiufeng-3.jpg
《家乡的秋天》2006常秀峰

changxiufeng-4.jpg
常秀峰的家◎常秀峰作

changxiufeng-5.jpg
《孩子们(作者 常秀峰)》

changxiufeng-6.jpg
《花儿(作者 常秀峰) 》

chagnxiufeng-7.jpg
《芝麻开花节节高◎常秀峰2006》

changxiufeng-9.jpg
《常秀峰◎老房子墙上的秋天》

changxiufeng-10.jpg
《夏之芙蕖(作者 常秀峰)》

changxiufeng-11.jpg
《雷雨下野外的一天一夜(作者 常秀峰)》

《改变母亲余年生活的一句童话》 作者:听船

从小到大,我始终认为母亲是一个没有原则的人。比如我小时候的记忆里,她可以竟然在大年初一的中午,请一个到山村乞讨的乞丐为座上宾,与我们同吃我和兄弟 姐妹们盼了一年的、有肉有蛋有煎炸食品的盛宴。比如她可以什么都可以容忍。甚至我想,如果一个凶犯以可怜的面目出现在我家院子里的时候,我母亲会不会给他 包容?我想这是一定的。因为人性之弱和人性之善,在她身上体现的太过充分。
当然这是我的幸事,这是我至今没有变成坏人的根基。
2001年,母亲失去了丈夫,我失去了一半的家乡。绵长痛苦的乡野生活,对母亲来说是不可割舍的肉体和心灵的一部分。经过长达半年之久的劝说,她终于离开自然拥抱的乡村,来到人工制造的热闹的城市——乡村的破产和环境的破坏,似乎在城市里生活要比那里好得多。
南方的城市和人,对一个北方农妇来说,是永远无法融入的社会。我想,老人在我的蜗居里,定然有一种度日如年的感觉。但是从来不愿意给孩子们添麻烦的母亲宁愿这些藏在心里。
你知道,老年人终归和小孩子一样,脸上是藏不住心的。好在我们不是太傻太天真,就想办法让老人的日子活泛一些。
感谢这个3岁而且好动的孩子。由于我们要打工挣钱,孩子白天的时间就是封闭的世界,年迈的母亲和她的交流也缺乏渠道。于是我们让母亲给孩子讲家乡的故事,对乡村几乎没有任何概念的孩子是听不懂的。
有一天,孩子说:“奶奶,你能给我画下来吗?”
这是改变我母亲余年生涯的一句童话。
而我的母亲,几乎也创造了一个老人不可能的童话。
是的,我的母亲不认识任何字,包括她自己的名字;没有拿过任何称为笔的东西。但是这个老太太就这样,在普通的A4纸上,为她的孙女描摹出她生活了一生的村庄、那些田野、那些野花⋯⋯⋯⋯
我的妻子很快惊讶的发现了母亲的天分,大胆得几乎离经叛道的色彩和构图,让从事美术工作的妻子感到震惊。我们并没有惊动老人,只是说,画画打发时间挺好的哦。其实从这个时候,我们的私心开始膨胀:让母亲这个文盲和艺术盲,用她的方式,来记录自己的历史和家乡。
我从事的单位,是个才人云集的地方。很快人们知道了这个令人惊讶的老太太。许多人看到她的画,几乎都是长时间的沉默无语。老人的画,有一种力量,将人们沉淀在心底很久的爱和自然,宁静,拽了出来。她成为小圈子的名人。
当然,母亲面对登门来的我的朋友们的恭维,感到由衷的喜悦,她不明白,自己随便涂抹的画怎么就让这些俊男靓女喜欢。
就这样,她在私下里被人们传颂着,喜欢着。母亲也因此有了事情做。她在自己沉默的创作中,默默的回忆,将家乡真实存在的东西,以她的方式讲述出来。
她入了迷,甚至有时候都忘记了给我们做简单的饭菜。就这样,一幅幅的花草,房子、人物,麦田等等,成为她的家乡故事。
2005年春节期间,我为了填补自己博客的空白,就将母亲的画挂了上去。这一挂,就刮起了一阵凡高奶奶常秀峰的风。
媒体的采访,人们发自内心的感谢,都纷至沓来。人们感谢的是,老太太的画,突然让他们看到了这个世界是多么需要纯净和安宁。一位荷兰人偶然打开电脑看到母亲的画的时候,她顿时眼泪涌出,她对我说:“那是一下子砸到我的内心的感觉。”
网络对于母亲来说,仍然是一个概念。即使现在她也知道了每天在电脑上瞎鼓捣的我,是在工作,但是仍然不了解:这画在自己家里,怎么那么远的人都知道了呢?令她奇怪的都市生活和信息传播,至今,仍然和她是两个世界。
这些东西并没有多少改变她的生活。
太阳照常生起的时候,她已经为我们准备好了早餐,将家里的地板弄的干干净净,好让我们光着脚丫子跑来跑去,仍然是当我们没有吃早餐夺门而去的时候,心里总是惦记着我们会饿肚子。
我甚至还会继续和她吵嘴,有时候甚至她生气的很严重,这个时候,你无论如何不能把她和网络名人和媒体名人挂上勾。我原来对名人也是感到其生活的神秘的。如果我母亲算是一个名人的话,其实,名人和一般人有什么两样呢?
我母亲成为名人是个事实,不论在香港,在北京,甚至在一条小巷里的小饭馆,总是有人能够认出她来,这是令她感到满足的。遗憾的是,她无法和人交流这些,即 使回到老家,和同龄的老人谈起这些,就如我的母亲谈一个童话,而已。其实,这是我母亲的一个悲哀。也是广大农村人的一个悲哀。城里人和乡下人,永远,不会 一样。
每次我在书房里打字,总能从书房的一面玻璃上看到母亲在她阳台的书桌上画画的影子。她老了,画画,不是画一幅,多一幅,而是画一幅,少一幅。
我很感谢的是,我脑海中的家乡尽管完全变样了。但是她替我们画出了一个美好的、辛苦的、哀伤的、坚强的村庄历史。
我母亲的生命,在一个偶然的因素之下,得以出现几缕未曾发现的光。每个老人都有这样积攒了一辈子的潜能,做儿女的往往忽略了这些。
我们的父母都没有区别,如果你有时间,多观察自己一下自己的爸爸妈妈,你可能会发现,他们,会给你更多的惊喜,你的关心,你的用心,可能会给逐渐老去的双亲,创造一个全新的世界。
我的母亲,终于能够会写她的名字了。她叫常秀峰。她经常说,她的字不好看,但是我觉得,这是世界上多么好的汉字啊。
尽管我的母亲有许多许多的缺点,但是不妨碍我这样评价她:
我的母亲常秀峰,花见,花开。
2008年3月12日广州。

另转载《以心灵抵达心灵——凡高婆婆作品给人的启示》
以心灵抵达心灵——广告设计悖离受众内心的误区以及凡高婆婆作品给人的启示

在2006年,深受互联网追捧,而且被三大传统传媒视觉传媒(电视)、平面传媒(报纸、杂志)、听觉传媒(广播)持续关注,成为香港以及东南亚华人圈部分受众喜爱的一个著名人物,原本是默默无闻的一个农民,一个农村妇女常秀峰女士。
这位不认识字,从没有画过画的山区农村老妇,在城市居住的时候,偶拾画笔,创作了大量让专业画家和一般人群以及广告设计界惊呼为“神来之笔”的作品。中央美术学院壁画系主任曹力先生在看了她的作品后,也说“不可思议”。
常老太太的作品,因其笨拙的构图,大胆得几乎没有绘画界原则的,充满矛盾和冲突的色彩搭配,而原始气息的作品,深刻的撩拨着受众的心弦。
纵观互联网,各类媒体较为一直的评价:老太太用心灵作画,画面所产生的心灵共鸣,让其作品表达的内容直达人心。尽管她的作品悉数表现的为她生活一生的乡土的花草房屋和场景,但没有任何的阅读欣赏障碍,让城里的人和不同层次的人喜爱并思考。
作为一个平面媒体的版式设计和视觉设计者,我也被她的图画的内涵和表达形式深深的震撼着。因此一个问题便在脑海里一直挥之不去——我们从事媒介包装设计的人,从事广告设计的从业者,其实也在进行着与人直接交流的视觉语言的创造过程中,那么,怎么才能够做到自己的产品能够无障碍抵达人的内心而被接受?
毋庸讳言,一直以来,在国内广告设计界,除了凤毛麟角让人眼前一亮,内心一动的少数广告作品之外,我们从数字传媒,到平面传媒,以及视觉和听觉传媒,我们举目接受的,大多是平淡的设计。奇怪的是,我们的设计界不是没有能人,不是没有高级的设计技术,不是没有更好的创意,那么会出现这种少有印象深刻的作品?显然,将其原因归结为商业社会的浮躁,归结为资本的逐利行径,显然是不公正的。
我们缺少精品,并不是意味着否认目前的广告设计不精美。恰恰相反,技术发展到今天,我们从业这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技术的便利,精美的设计层出不穷,高技术含量的作品大量出现。对广告设计界来说,这是前所未有的盛事。二度空间向三维空间的探索继而向多维空间的尝试。将我们设计界的创意和想像以及产品最后向受众和“广告消费者”的表达形式推向了极致——而其中,以充满性暗示或者是性元素的广告产品占据了多数。
但是我们仍然缺少了什么。我认为,那就是情感的含量,真切的能打动人的色彩和线条。也就是中,色中无情,色中无心。
仔细研究“凡高奶奶”常秀峰的作品,便发现了我的判断的依据,在我们广告设计中的缺失所在:那就是精致的设计里,除了格物之外,没有更多的心灵感应的元素存在。
诚然,常老太太的作品的点、线不成比例,没有透视;色块冲突激烈而违背绘画界常常规避的禁区。也就是说,常老太太的画作,对学院派和以崇尚技法为圣旨的专业设计者看来,是离经叛道的,是大逆不道的。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她的作品,恰恰大多由此而组成——恰恰是因为这些被技术派所排斥的手法,成为抓着人们心灵和视觉的钥匙。
许多看过她的作品的人诚恳地表示:看到老太太画作的第一眼,颜色和表达的内容从电脑屏幕中奔涌而出,冲撞视觉和灵魂,泪水也就无原则的流了出来。
事后这些被感染者回忆说:不知道泪水为何而流,不知道作品中什么东西打动了内心柔软的东西——似乎一个不可琢磨的心灵之魂,隐藏在画作的深处,静悄悄的,低调的,不事张扬的和接受者的心灵碰撞约会。
老太太的作品,大多以简单的12彩色蜡笔、铅笔或者24彩色蜡笔、铅笔作成,期间很少有绘画者所常用的用自己的感觉所“调和而成”的过渡色。她作品里的花朵和枝叶,以及田园,无不是用这些原始颜色,以夸张的比例和尺度表达。从某种程度上还原着原生物的自然状态——还原并非逼真,自然并非临摹,这应该是设计方向的原则之一。
比如她的向日葵,比如她的玉米,比如的老房子等等,其表达形式,在某种程度上,甚至超越了专业画师们精心雕琢要表达的内涵。也许,这些,是人们将她比喻为中国凡高的一个原因。
一个老太太的作品尽管很土,但是被人们称作是时尚的。这似乎是一个矛盾。这就提出了一个问题:广告设计者心里的时尚和对广告消费群体时尚的定义是否有一些距离?是否认为“不时尚”的东西,会不匹配白领等阶层的审美口味?
广告设计者的作品里,其实什么都不缺少,甚至比老太太作品的东西还要多,但是在更多的可挑选的颜色里,在更多的符合颜色比例和透视等技术标准的要求下,他们却没有获得受众更多的心灵感应。
从客观的美学来说,我们设计者的东西的确是美的,合乎规范的。但是审美从来都是主观来主宰的,在任何一个产品呈现的时候,受众便是最终的评判着,裁判者。
凡高奶奶是诚实的。从她的作品或者是她的言语里。在接受凤凰卫视《鲁豫有约》采访时说:凡高的一些画我看不懂,但是她的向日葵没有我的画的好,我画的阳光,而凡高的向日苦苦的,可能凡高画画的时候内心是苦的,不开心的。
这也许在中国,是第一个对凡高的画说不的人。我们很难说服自己,面对大师作品的时候敢于说个“不”字,大多的时候我们是附会人们的说法——不管我们真的或是假的看懂了。
所以,我强烈的觉得,广告设计者必须有一个赤子之心。
从平面设计界来说,单单说报纸和杂志设计,我们很难从琳琅满目的报摊上,寻找到更为优秀的作品。各地的报纸,不仅无法从地域和文化上瞬间在视觉上区分,即使在技术表达上来说,也很难分出独特的面目,往往都是千人一面。
《南方周末》是视觉系统运用较好的平面媒体之一,它的形式已经成为人们识别的习惯。我个人认为,《南方周末》视觉系统的成功,在极大的因素上,是得益于它一贯坚持的内容风格和关注社会各个层面的深度和广度。如果说,是什么隐藏在《南方周末》的版式之中,那么可以说,就是这张报纸的内容,即它的“心灵”。从这个角度比较,也许,和凡高奶奶的绘画,便有了异曲同工之处了。
我们看习惯了街头充斥美女的产品广告,也看惯一些喋喋不休的标榜产品性质功能和优越性的广告。这些广告的确从视觉上瞬间抓着人的目光,但是人的目光很难持久,因为它没有给人深厚的蕴意——那就是平面,一个平面的广告而已。
因此,可以说,如果想让你的作品深刻的和受众内心共鸣,必须在平面上形成立体的元素组合。
凡高奶奶的作品,看似是一幅画,其实是一个每个人都可以根据经验经历来演绎的故事范本;那么我们能不能突破自己,让我们的广告设计,成为一个故事的开始,而不仅仅是让人的目光,从纸的这一边滑到纸的那一边就结束浏览?
我们必须承认,纯粹的设计界,现在无法摆脱资方的要求,无法摆脱产品定位的限制,这种客观的限制,对思想自由的视觉的想像者和创造者,应该是一个可怕的梦魇。无形中的约束,让我们放弃了对心灵的追求而陷入了对技术的刻意。
凡高奶奶不是名人,不是名画家,但是她的画产生的效应比那些纯熟的画家们的作品更让人喜欢?为什么它并不珍贵而让人爱不释手?看起来,这个世界,还是信奉“不求最贵,但求最好”的境界的。
这多少也给我们启发:淳朴的,简单的,大胆的,发自内心的设计,应该是我们在这个商业社会里,广告设计界应该行走的方向。
我们每个人都清晰的认识到,任何一个产品的背后,都由广告或者其他交流渠道和受众,和消费者见面,广告,是人的心灵,是人的个体,和这个物质世界接触的第一道风景。
任何观点是不可能被所有人所接受。凡高奶奶作品对我个人的心灵冲击和几十万欣赏她的作品的人们的感受,我可以得出个人的结论:
用心,或者不用心;是直达内心,或者是用纯技术杜绝人们的心动,似乎是我们设计人员最后得分的标准。
(作者GH:为南方周末》版式·视觉编辑)

常秀峰简介:
河南省方城县山区农民,2003年70岁起,客居广州,闲暇时为带孙女,拿起蜡笔画画,从此开始了一个目不识丁,从来没有作过画的老人的新的人生经历。
至今已创作绘画作品近200幅。2006年初,其绘画开始广为人知。因为她的淳朴的本色和其作品对人心的冲击力,成为传媒关注的对象。
其本人被CCTV,凤凰卫视、湖南卫视、南方电视台,广东电视台以及《南方日报》集团所属报纸杂志,新京报、北京青年报等众多报纸、杂志,天涯网站等报道;新浪网、奥一网专门为其开了博客。2006年被评为“中国十大老年新闻人物”、“奥一网十大博客”,被凤凰卫电视《鲁豫有约》栏目列为5周年回顾人物之一。
香港无线,香港广播电视台,以及香港纸媒、新加坡,台湾,北美洲华文报纸,欧洲华文报纸刊登其绘画事迹;其作品2007年1月开始,在香港进行了为期两个月的画展;老人并授权香港慈善机构专门出版义卖画册,将义卖所得款项委托一基督教基金会,悉数捐献给大陆贫困山区“危校重建计划”,目前十数万港币善款已经到位,将由基金会监督使用。
其绘画作品目前已经被大陆出版商以其图配文的方式与人合作出版书籍。收藏其作品的世界著名摄影家法国人斯鲁本说,老人是用心作画,他自己是用心摄影。

主题相关文章:

  • 暂无相关日志

One Comment

  1. Mujia:

    惭愧,我第一次知道这个老太太,真的很震撼!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