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了立夏

  昨日立夏。日历牌上每到节气都会注明“今日(某某节气)”,由于这个节气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我们当地在立夏这一天也没有特殊的习俗,只知道立夏意味着夏天到了,所以昨天也就没想起来。小时候曾根据日历牌上的节气说明,上面写着几时土壤有什么形态,气温多少度,太阳在哪个纬度,留心节气当天的自然变化。算是从日历牌上学会了观察自然,但是往往观察不到,只能想想脚下的土地在几时几刻有了变化,太阳今天在哪里,这样好像就能感觉到。

  在网上查了一些资料。立夏的物侯是“一候蝼蝈鸣,二候蚯蚓出,三候王瓜生。”,地里能听到蝼蛄叫,看到蚯蚓拱土,王瓜的瓜秧开始攀爬。如果是农民,看到这些现象,心里就会很高兴,这意味着庄稼进入了快速成长期。 立夏,即是开始长大。先秦时期,君臣们在这一天要举行迎夏仪式,夏天带来丰收,君臣们不敢怠慢。夏天是植物过了青春期,开始长大的季节。动物也会有反应,前天与朋友去听赵牧阳的露天演出,赵牧阳的开场白说夏天到了,是男人们奔放、放荡的季节,是有些道理的。蝼蛄叫了,蚯蚓拱土,王瓜也有长出来,用弗洛伊德的办法分析立夏,这些物侯现象也似乎意味着男人过了立夏,就特别不由自主的要奔放了。

  立夏这天,许多地方也有各种好玩的风俗活动。有些活动,没什么道理和纪念性。比如“称体重”,小孩子要称,姑娘、小媳妇们也要称。据说是七次被擒的孟获的创意,司马炎统一天下后,将阿斗软禁,孟获感恩于诸葛亮、刘备,要求司马炎善待阿斗,担心他被虐待,每年立夏都要去洛阳给阿斗称体重。 这样的活动不能说是纪念阿斗,延续下来就成了一次集中称体重的机会。孩子们重一些值得高兴。姑娘、小媳妇们过立夏,有人就要紧张了,立夏这天要体重大公开。

  有些地方还要给小孩子在脖子上挂一个清水煮熟的蛋,据说是为了避瘟疫。瘟神看见挂蛋的孩子就放过,所以挂的蛋越大越好,家里养鹅的,就挂鹅蛋。孩子们挂着蛋出去,聚在一起,进行“斗蛋”比赛,蛋碰蛋,最后碰不破的称王。另一种说法是吃蛋拄心,蛋是心形。还要吃笋拄腿,吃豌豆拄眼。比较广泛的习惯是吃三鲜,地域不同,选择三种时令蔬菜。有的地方比较讲科学性,吃一些东西预防“疰夏”,如立夏吃茶叶蛋,到夏至再吃馄饨,到底管不管用,我没尝试过,不过在这一天吃这些一定会别有滋味。

主题相关文章: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