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平泥哨

图文:华胥梦游 (http://blog.sina.com.cn/dreamhx/
贵州黔东南黄平
贵州黔东南黄平

  第一次离开黄平之前,在旅馆的楼下等车等得无聊,便把墙上那张已经看过多遍的黄平简介读了又读,却发现了以前没有注意到的“泥哨”。

  关于这个东西,海报上除了只言片语的介绍之外,也只有很小很模糊的一张图片,倒激起我无限遐想,不知是不是像中原地区的“泥叫叫”。

  一路上的念念不忘。终于在离开凯里之前大家在营盘坡民族宾馆旁的“涉外”商店里采购纪念品时得到了回报。营业员在我的询问之下,从角落里抱出满是灰尘的纸箱,打开,皱皱巴巴的报纸下面,便是大大小小的泥哨。

泥哨

  只是,我自己的一番惦念,却已经勾起了众人的购买欲望。你争我夺,简直如风卷残云一般。只不知这些凑热闹的家伙,一时兴起的战利品,现在被扔在了何方。

  这黄平泥哨,第一眼看去,首先联想起的自然是河南浚县的泥咕咕。同样是黑的底色、鲜亮的红绿斑点,风格就相近,吹气鸣叫的功能又如出一辙。无论是借鉴挪用,还是不约而同,总归是有趣。
nishao-hou.jpg泥哨-鼠

  但两者造型又有明显不同。与河南泥咕咕直立人形的基本造型相比,黄平泥哨更为多样。千姿百态之下,却又总不脱三条腿的模样。

  无论与浚县泥玩具有着怎样的渊源,当地对泥哨的介绍并未如通常的民间工艺那样动辄号称流传千年。印象中是一位姓吴的苗族老人于80年代初所创,也有介绍说至今已有70多年历史的。但无论如何,尚不过百年。借鉴于中原并非没有可能。

  就从介绍中的历史来算,这初创者名址清楚的民间工艺品,应该也是传承有序了。可事实上,在不长时间的流传中,这小小泥哨已经呈现出百般模样。

  比如最初在营盘坡商店里大大小小凑起来的这一套十二生肖,其中或许有些是积压了若干年头的旧货,比别的更显古拙。但相比之下,后来在州民族博物馆看到的鱼鳖猪狗造型似乎又更为古老。而第二次到凯里,若干纪念品店铺和摊档显然刚刚进货的泥哨,造型却又变得更为具象,还设计了一律打孔用红线穿吊起来的挂件,真是千变万化。

  这变化,走得急了,可能是生吞活剥,慢慢地磨,却一定能稳中出新。且不说变化的好与不好,却总归是众多作坊里多少无名艺人揉合在一体的一点点创造。

  再回过头来看这套十二生肖。诸如鼠、兔、狗、猪等,是仿生塑形、中规中矩的大多数。

  独特的,譬如摇头摆尾的虎,并非下山或者雄踞的造型,却多少有些像南狮舞动的扁平身体;
nishao-hu.jpg
  再如口含红珠的龙,夸张强调的头部,口大张,眼圆瞪,身体则简略为脑后的一道绿脊,抽象而不失生动,妙在似与不似间。
nishao-long.jpg
  还有具象却多少有些失败的。比如那匹马,怎么看怎么像驴。或许本来就是一种幽默,或者干脆就是驴,只是我自己一厢情愿指驴为马,非要把人家纳入十二生肖的行列?谁知道呢。
nishao-ma.jpg

  又想起年前的一次会上,X问了一句:泥人张算不算民间文艺。明白深浅的,便不再作声;而那糊涂的,却要硬着头皮强辩。正所谓无知者无畏。其实,坐而论道的外行理论家们,与其空发宏论,不如一边想想,一边吹吹这黄平的泥哨。或许会有灵感!

主题相关文章:

One Comment

  1. hana:

    “不如一边想想,一边吹吹这黄平的泥哨。或许会有灵感!”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