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县剪纸“刻之韵”

  我去过山东高密,那里也是剪纸之乡,在一个销售“高密三绝”的工艺品商店,我买了一个剪纸画册,是京剧脸谱系列。当时觉得很好看,问店主是不是手工剪纸,回答说是,而且价格上比北京卖的便宜很多,就买了一册精包装。后来又去蔚县周广先生的家里,看到他的展览室摆着很多不同包装的京剧脸谱,才知道在高密买的是产自蔚县的刻纸。据周广先生说,来到他家买剪纸才是来对了地方,全国各地的工艺品商店卖的剪纸,多数都出自蔚县。“高密三绝”的店里卖的都是蔚县剪纸,他的说法应该不是很夸张。

  河北蔚县,与武强、杨柳青这样的年画集中地一样,在清代中后期是著名的窗花产地。蔚县剪纸是使用专门的刻纸刀刻出来的“剪纸”,好的刀工一次能同时刻上百张。虽然是批量生产,但艺术质量的差异,仍然可以通过刀刻的线条显示出来,有名的手艺人首先是一个刀工高手。曾在南张庄周广先生家里欣赏到王老赏(民国时期手艺人)、周永明(建国初期手艺人)的刻纸作品,其中有些作品没有点染上色,画面通过阴刻留下的块面和阳刻线条构成,典雅安静,气韵沿着刀刻的线条流动。刀工是蔚县剪纸的造型环节,从工具上来说,用刀刻也是与剪刀剪纸的最大区别。王老赏有句话说“要看一个艺人的活儿做的好不好,一看他的刻刀就知道了”。蔚县剪纸所用的刻刀,以前都是自己打制的,一个好的刻纸手艺人,要知道什么钢好用,自己挑选钢材,砸刀坯,锉刀,然后是淬火,自己再细致的打磨。从里到外,所用工具都是手艺人自己熟悉的,这样的工具使用起来才得劲、顺手。每一把刻刀也有打制者的个性在里面,刀子好用不好用,只能是对自己打、自己用的人来说,没有质量标准。欣赏刀工才能看出蔚县剪纸的门道,从这个层面来说,蔚县刻纸叫做“剪纸”,掩盖了它的最重要的艺术性体现。

  按照工具的不同,现在统一在剪纸名下的包括“撕纸”“刻纸”“剪纸”,蔚县剪纸研究家张怀远先生对各地剪纸的审美性有个总结,“撕之趣,剪之味,刻之韵”,民俗含义之外,欣赏撕纸欣赏的是手撕之趣,剪纸欣赏的是剪刀的家常日用之味,刻纸欣赏的是所刻线条的气韵。

  蔚县剪纸还有“三分刻七分染”之说,这是从产品表现上来谈的,这句话是谁总结的还没考证出来。我个人觉得这是一个规模化标准,让所有工人掌握好刀工比较难,在刻上用三分的功夫,然后用七分的功夫去点染修饰。从前蔚县的窗花作坊,男性从事刀工,女性从事点染。初级工也是从学点染开始。蔚县剪纸的点染也是批量化点染,用白酒溶色,一次可以渗透几十张。点染属于绘画技艺,不能构成刻纸的独特艺术性。

  有的工厂竟然连点染也省了,直接拿各样的色纸拼凑画面,这样更省工,这样的产品其实可以叫做彩色拼纸,在这基础上发挥拼纸的独特艺术性,不必都挂在剪纸名下。

  不管是刻,还是染,之前都需要画样稿。没有原创,就没有了持续的生命力。这个现象我们在剪纸市场上也能看到,画面重复,脸谱、十二生肖、大观园、钟馗、关公等等,都是这样的。特别是王老赏的戏曲人物系列,经过各种改造,面目全非而广泛流通在市场。造成这样的局面,或许也是蔚县剪纸在市场化之路上由市场决定的结果。从抛开剪刀,选择刻刀批量化生产,蔚县剪纸就是以进入市场为目的,在早期的市场竞争中,限于在本地的街头巷尾,本地人见的花样多了,手艺人就会想方法换花样才能卖出去。后来面向全国、世界批发,在市场竞争中就变成以追求廉价,薄利多销为目的,多数买家对产品没有那么高的要求,像我这样的,在高密买到蔚县的批发货还像捡了宝贝。

  “蔚县剪纸”作为一个品牌,是什么时候提出来的呢?1950年,察哈尔省文联为民间艺人王老赏出的画集名称是《民间刻纸集》,当时更普遍的说法是蔚县窗花, 1950年大概还没“蔚县剪纸”这种说法。1956年,有一部科教电影《民间剪纸》,介绍各地的剪纸,其中包括王老赏的作品,把刻纸作为剪纸的一个分类。1987年,还拍摄了一部专门介绍蔚县窗花的电影,名为《蔚县剪纸》。一直到现在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上,都是以剪纸命名。这个名称,在市场上给人很大的误导,不明区别的人,会把蔚县的刻纸当作剪纸来买,很多时候商家也是把蔚县刻纸当作手工剪纸来误导消费者,这对从事剪纸的手艺人来说也是不公平竞争,一刀刻一百张,与一剪剪十张,在成本上是没法竞争的。一旦消费者明白这是刻纸,反而会对蔚县剪纸产生负面印象。蔚县的刻纸艺术有自己的独特审美性,不妨名副其实的称为蔚县刻纸。

  这几年蔚县剪纸厂的生意也不是那么好做,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自己涸泽而渔,把先辈的遗产批量复制,廉价出售,自己做坏品牌。市场的无形的手,能不能让蔚县剪纸创作出更有竞争力的、能卖上价的优秀作品?批量化生产与作品独特艺术性的矛盾怎么处理?撤出批发市场,走精品路线,也是蔚县剪纸业这两年在进行的探索,产生更多的原创性作品,并且发掘蔚县剪纸的独特艺术性,追求刻纸艺术中的刻之韵,才是发扬蔚县“剪纸”之美。

主题相关文章: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