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处门楼谁人问

不知道人们何故变得这样匆忙,他们只是顺着门票上绘给的景点图走马观物,从这一点,到那一点,再到另外的点,急急地,循规蹈矩来在每一个点上。我甚至觉得他们好似输入了芯片的机器,顺着指示把旅游作为一种程序在完成。而我们不满足只能是个过客,我们想像我们是如何一直生活在这,或那,所到之处,深沉的想。我们绕道每座院子的背后去,留心那些游客们都不予问津的地方。

我们从宝俭堂(东山太湖陆巷古村内)的高墙出来向四下游荡,见小巷深宅多有消衰,空荡荡一爿院落在烈日下自影自怜,杂草肆意。正欲走过,蓦然看见中有门楼一座,门罩雕花繁复精湛,与周围朴素残垣对比鲜明。不由得径直近身相看,但见上枋(1)镂雕岁寒三友(2)(3)(4),间有菊叶假山,骏马祥云,叶脉树纹石理,甚至马脊毫毛,细腻分明;左右相接有垂柱(7),右处透雕已毁损;中枋(8)光洁无有题字,左处兜肚遗落,惟右兜肚(9)可见云纹中一官二仆,可惜头尽缺失,主人补服玉带,辔马华盖高瞻,衣袂飘然;下枋(5)浮雕一龙(6)九鲤向左力游,鳞身半匿,波云谲诡,尤以浪尖翻卷处雕刻最生动,左处有龙门一座,门半掩,有激流门中入,气宇轩然。枋间每连接处又饰有各样二方连续纹,或卷叶,或缠枝。

整座门罩色呈青灰,仍然坚实,以图样来辩,应为文人旧宅。在“千斤门楼四两院”的吴地,就算再不能得见当年屋宇的辉煌,也总能在散落的门楼下复见屋主曾有的三分风采。如今幸剩有这些门罩上储存的大量信息,在寂寥中等待人们来阅读和传达。

这是个地图上没有标记的点,因为保存不完整它没有得到介绍,除了我们没有错过它,再无人寻芳。当我低身在它面前,为这样耗费时日与心机的砖雕而感叹,思想古人们如何用一生只为做一件事情。任何人用这样长的时间都能够做出一件像样儿的东西,无论考取功名还是砌屋雕砖,无一不是百年功夫的累积,这样精心的历炼又怎么不会为后来人留下佳作呢。当我低身在它面前,历史分作两端,一头是穷尽一生的故人,一头却是驻足片刻的游人,用一生相对一刻,来者会有多少遗漏呢。当我低身在它面前,为与它隔绝的游客们惋惜,他们急于用一生做一百件事,行一万里路,破一万卷书。当我们低身在所有用一生只做得的一件事情前,应该怎样放慢步履去表达对它们的敬意呢。

参考:苏州砖雕

photo:门楼全貌/(1)上枋/(2)(3)(4)上枋岁寒三友局部/(7)上枋垂柱/(8)中枋,右兜肚,一官二仆/(9)右兜肚局部/(5)下枋,九鲤跃龙门/(6)下枋,雕龙/门楼外又有门楼












主题相关文章:

4 条评论

  1. 大地上:

    前几天去回龙观小区(北京),路边等公交车,听原来当地的两位居民聊天,说北京这几十年的变化比过去几百年的变化都大。原先的农田立起了一片片小区,谁有时间在房子上精雕细琢。迅速建起来的小区,里面又住着每天奔忙的人。农村有钱了建房子,也是建“小洋楼”,谁家门额上还写“耕读”“敦仁”这样的字。
    说到参观,有的游客比较多的民居旅游点,像皖南,旧房子上的东西都被拆下来买卖。汉声的黄永松,说主张复制,这个特别好,拆下来买走是破坏,但是当地人也想赚钱,怎么办?鼓励建作坊复制老的物件,而且这样也能传承手艺。

  2. 小旗袍:

    不知人们何时才能放慢脚步,不浮躁,不盲目,不追逐。

  3. 大地上:

    有位大仙预计要20年。

  4. 精彩ぽ生活 » 阿莲藏物欣赏:荷塘砖雕:

    [...] 别处门楼谁人问 评论 (0) [...]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