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昆曲的民间传承人

昆曲是我国第一个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的世界首批人类口头遗产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项目。自2001年成为世界级文化遗产,昆曲又重新得到了社会更多的关注。昆曲起源于江苏昆山,有“水磨腔”之称,到了北方,经风沙磨砺,不再有“水磨”的细腻婉转,有了苍劲高昂之气。北方人研习昆曲,最早是河北高阳出来的农民艺人,他们把当地的“高腔”带进了昆曲,逐渐形成了昆曲的北方流派,在当地也形成了广泛的爱好群体。现在北京的北方昆曲剧院是北方仅存的正规昆曲剧团,北昆剧团的最早几位大师均是来自河北。在今天的河北高阳,北方昆曲的延续、传承现状是什么样?巴乌、陈华前不久曾到河北高阳、霸州两地寻访北方昆曲的民间传承人。今天我们关注文化遗产的传承,民间不能被遗忘,曾经遭受摧毁的,也许在那些民间传承人身上保存着生机。

昆曲民间
(摄影:巴乌)

视频内容:侯占山唱思凡
(摄制:陈华)
唱词:【诵子】昔日有个目莲僧,救母亲临地狱门。借问灵山多少路,十万八千有余零。南无佛,阿弥陀佛。

昆曲
侯占山,75岁,工旦角。闺门旦可演《思凡》《游园》《琴挑》《断桥》,刀马旦可演《天罡阵》《棋盘会》《出塞》《水斗》,六旦可演《闹学》《闹花园》《青石山》《劈棺》《扇坟》。兼演小生。曾受业于韩世昌,用三个月的时间加工其《刺虎》。北昆建院时期白云生想调他入北昆,因有皮肤病而作罢。后在戏校教戏,戏校解散后回家务农至今。据侯占山本人说,他会的剧目是四人中最多的,完整的折子戏能有近三十折,至于零散唱段和参演大戏,无从计算。

昆曲
王松坡,75岁,工架子花脸,擅演毛净。常演剧目《钟馗嫁妹》《火判》《通天犀》《芦花荡》《三闯》等,另继承了侯玉山大量脸谱。他说当时跟侯玉山学戏很难,一天也说不了俩动作,只好连偷带学。五十年代因为家中老母瘫痪放弃了去北方昆曲剧院的机会,回来戏校教戏、入地方戏种搭戏唱戏为生。七十年代曾在山东京剧院工作。后回家务农至今。老爷子嗜好烟酒,为人豪爽,很“架子花”,据说有八九十个把兄弟。


侯平,78岁,工武生。常演《蜈蚣岭》《刀会》《训子》《打虎》等。老人不擅言语,却自告奋勇给我们唱了整折的《夜奔》又唱了《刀会》的【新水令】,嗓子依旧很好。因形象问题,只是五十年代跟班南下演出三个月,便回家务农。


侯满义,75岁,工老生,常演《草诏》《打子》《刀会》《训子》等。戏校教戏后便回家务农,但一直心系昆曲,为高阳的昆弋跑来跑去。老爷子肚子里的东西颇多,也懂曲学。从慈禧到醇亲王,从韩世昌到李淑君到魏春荣,说的头头是道。跟我们讲了他曾与侯少奎探讨《刀会》唱法的差异,并唱了起来,咬字归韵规范犹如曲家。再唱《训子》,谈及《训子》中关公的表演规范。又说他与北京昆曲研习社朱复、傅雪漪等人交情甚好,与朱复聊得高兴曾半夜共唱《芦花荡》,被楼上的人骂下来。八十年代,他为了高阳昆曲的传承保护自己单枪匹马去北京,经朱复的帮助给当时的文化部部长上书,信收下后未答复部长即离世。朱复曾多次邀请他上北京昆研社,他说:我一个农村老头儿,去了住哪儿啊,就算了。

(图片摄影/文字介绍:巴乌)

陈华和巴乌到河北高阳、霸州两地寻访北方昆曲民间艺人的文章、图片、视频集合: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2705992/

本站编辑
发布于2008/03/01

主题相关文章:

One Comment

  1. 青·马 文章目录(2007/5/30-2008/3/7) | 青马:生活与手艺:

    [...] 暖泉十五 暖泉十五:火树银花祈丰收 暖泉十五:社火《牛赶虎》 北方昆曲的民间传承人 宁波姜山的钉碗老人 当俄罗斯方块奇遇中国百家布 [...]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