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武强:空城武强

武强年画 祭灶 灶王爷

回顾在武强的两天,关于年画的现状这类问题我也很迷惘。清晰的感受就是看到了“三个武强”:一个是原来的武强县城,现在的街关镇,没有了年画,是一座空的武强;一个是至今还在运作的民间土作坊,是“活着的”老武强;一个是收藏在博物馆里的武强,是历史中的武强。至于现在的武强县城,既然当地人的习惯叫做小范镇,那它就是小范镇。

空城武强(图片集)

今天的街关,是断流的河床,风干的土墙,是弃巢。没有年画,没有人马和戏台,作为武强旧城的街关,是被抽空的空城。
今天街关上的人,在时间的推移中过着自己的日子,年画不在他们的生活中。他们早晨偶尔会去南关买大饼,修补烧水壶,购买其他的生活用品。逢一、五的日子,会去赶集凑凑热闹。追寻逝去的传统,这类事情,是大老远过来的莫名其妙的人干的事。

武强 年画
武强 年画

三个武强

元旦期间,与豆瓣、绿野的网友,我们六人一起去了趟河北武强,主要目的是去寻访今天的武强民间年画作坊。去之前,我从资料上了解到在大韩村、曹庄、西北街、大段庄几个村子,还有人在使用土办法印年画,但是具体的地点和人就不清楚了。所以这趟行程,是有些悬念情节的。实在找不到,还有年画博物馆,在那里是一定能看到武强年画的。
武强是衡水市的一个县。我们五人从北京出发,白菜从石家庄出发,我们在衡水火车站集合后,又到汽车站转车。说到武强,拿到的车票上写的到站地点却是“小范”,我们被拉上了到小范的小公共,司机说到武强就是到小范,想去看年画,下车就离年画博物馆不远。一路看到的都是大片的“华北平原”,不过这里多是盐碱地,武强是重点贫困县。
不到两个小时,在下午4点的时候,我们到了小范。汽车站就是一片空地,停着两三辆中巴车。我们在车站口拦了一辆摩托三轮车,问武强年画博物馆是不是在这里,得到确定,我们又告诉他到县宾馆。到了县宾馆,才知道我们行前确定的这个比较正规的宾馆是建在一片麦地上,周围什么都没有,宾馆大厅里没有前台人员,也听不到有人说话。我们决定不在这里住,在门口商议的时候,从里面出来一个人,我们问哪里是“城里”?他说是“街关”。于是我们出来又拦了一辆面包车,付了25元车费到了街关,虽然这里还是像个乡镇,可毕竟看到了人来人往。
我们在街关的小超市里打听食宿的地方,才了解到当地人说的“城里”街关是武强老县城,现在是街关镇。我们从衡水坐车到的小范镇,是武强的新县城。县城搬迁已有五、六十年,但是在当地人看来街关镇才是“城里”。提到武强年画,最著名的一首歌谣是“山东六府半边天,比不上四川半个川。都说天津人马厚,不如武强一南关。一天能唱千台戏,不知戏台在哪边。” 这首歌谣形容的是兴盛时期的南关,往来的人多,年画作坊多,家家都在印年画,年画里多戏曲故事,“一天能唱千台戏,不知戏台在哪边”。大约从明末清初,这座武强旧县城就以年画闻名,所以这里是武强人的“城里”。我们明白了为什么到武强县城的客运车不写到“武强”,而是写小范镇。阴差阳错,我们因年画来武强,第一个落脚的地方,是到了南关,这里才是以年画闻名的那个武强。尽管食宿很简陋,但我们很高兴,这或许是我们与武强的年画之缘。

也正因为当晚就到了南关,我们才打听到行程中计划的大韩村就在临近,而且确定还有作坊正在印“灶王爷”,寻访计划至少不会落空了。晚饭的时候很高兴,大家要了衡水老白干,要了一桌砂锅宴。当天是2007年12月30日,我们在这个闻名而偏僻的小集镇上的一家狭小、昏暗的小饭馆里互祝新年快乐。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起床了,我是领队,得负起责任,不能让大家睡懒觉。我们先到街关里吃早饭,小饭馆的老板为我们先煮了一锅玉米粥,吃了馅饼。当地主要以面食为主,而且好像饼类是主食。然后前往大韩村,拜访两家作坊,其中一家没有人,大约是去街关赶集了。我们经过问询,到了韩更亮师傅家,他们家的作坊正在印年画,我们拍了一些照片,“请”了玉皇大帝、灶王爷、财神爷、土地爷等一些年画。经他的介绍,我们穿越了整个街关镇,来到了娄来宾师傅家,他是武强现在能雕刻画版的两位高手之一,当时他正在家为天津杨柳青的客户雕刻画版。关于这两位民间年画手艺人的文字记录以后再写吧。其他计划中寻访的村子由于距离太远,时间原因,后来我们放弃了。这次行程,我们拜会了武强年画申请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报告中列举的四位民间手艺人中的两位。当天下午,我们返回武强新县城小范,重新找了一家比较标准的宾馆,并去武强年画博物馆参观。第三天,2008年1月1日,经衡水,返回北京。
回顾在武强的两天,关于年画的现状这类问题我也很迷惘。清晰的感受就是看到了“三个武强”:一个是原来的武强县城,现在的“街关镇”,没有了年画,是一座空的武强;一个是至今还在运作的民间土作坊,是“活着的”老武强;一个是收藏在博物馆里的武强,是历史中的武强。至于现在的武强县城,既然当地人的习惯叫做小范镇,那它就是小范镇。

三个武强:空城武强(图片集)

今天的街关,是断流的河床,风干的土墙,是弃巢。没有年画,没有人马和戏台,作为武强旧城的街关,是被抽空的空城。
今天街关上的人,在时间的推移中过着自己的日子,年画不在他们的生活中。他们早晨偶尔会到南关买大饼,修补烧水壶,买其他的生活用品。逢一、五的日子,会去赶集凑凑热闹。追寻逝去的传统,这类事情,是大老远来的莫名其妙的人干的事。

我想空间会有自己的记忆,但是如果记忆太多,它可能会选择沉默。
武强 年画

武强 年画

武强 年画

武强 年画

武强 年画

武强 年画

武强 年画

武强 年画

武强 年画

武强 年画

武强 年画

武强 年画

武强 年画

武强 年画

武强 年画

武强 年画

武强 年画

武强 年画

武强 年画

同行者:白菜豆腐汤,蓝月,鱼谷,好皮脸,江江
白菜的日志:http://qingling.iblog.com/post/218072/473754
江江的日志:http://www.bulaoge.com/topic.blg?dmn=jiangjiang&tid=541834#Content
主要内容是在娄来宾和韩更亮两位师傅家里拍的照片。这两篇内容我还得晚两天才能整理出来。

三个武强:今天的武强民间年画作坊
武强 年画
街关西北街 娄来宾师傅的雕版工作台
武强 年画
大韩村 韩更亮师傅的作坊

三个武强:收藏在博物馆的武强
武强 年画
新县城(小范) 武强年画博物馆

待续

原文由 大地上 发布于2008/01/14

主题相关文章:

8 条评论

  1. 武强人:

    作为一个武强人,看到有人对武强年画这么喜欢还是有一些高兴,但也很辛酸,我们年画做的还很不够,还不像杨柳青那样形成产业,希望您一如既往地关注我们,并被我们提出发扬光大的意见和建议。

  2. 武强人:

    忘了说了,我们这里的主食是面食,主要是馒头,呵呵

  3. 呼唤:

    老武强是被历史遗忘的角落。老武强有淳朴的民风,旧体制中极左思潮试验田、重灾区;千年的封建吏治使这里的老百姓温良恭俭让,历次运动冲击使人们对来自上面的东西只知盲从,失去了自我。多年来只上交城建费,不知要城建投资。历史忘记了老武强人的辛勤奉献,改革开放三十年这里几乎依然故我;武强欠街关太多了。

  4. dadishang:

    街关的情形确实比较破落,看武强年画到博物馆,把街关抛弃,比较可惜。

  5. 街关镇人:

    武强年画的振兴任重道远,城里-就是街关的城镇面貌确实很多年没有改善了,而且画厂估计也不出年画了。年画的发展关键是找到其发展的载体了,

  6. 精彩ぽ生活 » 本周末去那个种玉、捏泥人的地方:

    [...] 三个武强:空城武强 [...]

  7. 精彩ぽ生活 » 重回玉田:

    [...] 三个武强:空城武强 [...]

  8. gjianyang:

    看到街关娄师傅那画板很亲切 我爷爷是街关画厂一名工人 以前家里还有几块画板 现在也不知去向 好悲哀 领导们没有把武强的唯一民间产物发扬光大 好失败 要不是当年爷爷身体不好现在说不定俺家还在印年画!!辛酸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