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朱仲禄先生专题

2007年12月22日晚上,在土地与歌论坛得知“花儿王”朱仲禄先生于当日下午在青海西宁逝世。

朱仲禄

(flash 音乐播放器,如出现节目断续,请按暂停,等待节目缓冲时间。仅提供在线试听。)

“花儿是我的生命,它使我一生都为之痴、醉、迷、狂。。。我为花儿奋斗了一辈子,它给了我无尽的快乐和生活的勇气。。。”

1上去高山望平川(河州大令)
2手上碌碡打月亮(花儿妹妹令)
3艳姑的架子大了(乃曼宫令)
4羊吃了路边的庄稼了(尕阿姐令)
5桃花案催死了州官(五荤人令)
6水红花罩住了塄坎(水红花令)
7不说尕妹的脾气瞎(白多各令)
8阿哥如比白棉花(哎呦呦令)
9花儿会场上浪走(门源令)
10雪白的鸽子(呛啷啷令)
11青溜溜青(宴席曲,选自1986年出版磁带)

歌词,照片,生平

1上去高山望平川(河州大令)

(哎)上去(个的)高(呀)山(者哟啊呀)望(呀哎)平(了)川(呀), (哎哟望平了川呀),平川里(哎)有一朵(呀)牡丹(呀); (哎)看起来(是的)容(呀啊)易(者哟啊呀)摘(呀哎)去(是)难(呀), (哎哟我是摘去是难呀),摘不到(哎我的)手里是(呀)枉然,(枉呀然噫)

注: 这是一首流传最广,在花儿曲令中最负盛名的传统花儿,由于其曲调高亢悠扬,旋律跨度达十三度,演唱难度较大,因此,被花儿唱家们将它排列于花儿曲令之首。该曲1950年8月第一次由朱仲禄在兰州演唱(关鹤岩等记谱),从而大行于世。

2手上碌碡打月亮(花儿妹妹令)

月亮(呀)里头的(哎)桫椤椤树,(有花儿)娇娇女吊死在(哟妹妹)树(呀)上; 不多(呀)不少的(哎)两三步,(有花儿)差些些想死在(哟妹妹)路(呀)上。 手提上碌碡(者)打月亮,(有花儿)打不到桫椤椤(哟妹妹)树(呀)上; 死了(嘛)死给(者)花案上,(有花儿)名声(哈)留给(者哟妹妹)世(呀)上。

注: 桫椤椤树:即菩提树。 娇娇女:花儿流行区家喻户晓的民间故事人物。

3艳姑的架子大了(乃曼宫令)

(哎)沙子里澄金者金贵(呀)了,(艾西)金没有贵(呀就),银子的个(呀)头(吗)大了(呀)。 (哎)阳世上维人者人贵(呀)了,(艾西)人没有贵(呀就),艳姑的(个呀)架子(吗)大了(呀)。

4羊吃了路边的庄稼了(尕阿姐令)

(哎)日头(呀)上来(者哎哟哟)把羊赶(呀)了(哟噢),尕阿姐你帮我把羊儿(哈)挡给(个呗), 羊吃了路边的(嗨嗨)庄稼了(呗),尕阿姐你听见了没。 (哎)把羊儿(哈)赶上了(哎哟哟)东山(呀)坡(哟噢),尕阿姐你放声把花儿(哈)唱上(个呗), 我给你好好家(哈哈)对上(个呗),尕阿姐你听见了没。

5桃花案催死了州官(五荤人令)

玉皇爷逗了观音了(呀),(哎呦)装酒醉(呀),王母娘(哎呦)吃上醋(呀)了。 蟠桃的会上闹红了(呀),(哎呦)阳世上(呀),五荤人(哎呦)倒吃上素(呀)了。 扫星上来者山口看(呀),(哎呦)三更天(呀),洞宾爷(哎呦)正戏上牡(呀)丹。 天上的神仙们浪花园(呀),(哎呦)看人间(呀),桃花案(哎呦)催死了州(呀)官。(哎呦)就这个话(呀),桃花案(哎呦)催死了州(呀)官。

注: 五荤人:俗世七情六欲的人,常指不遵守道德规范的人。 天上的神仙不遵守规矩,人间的五荤人却要受管制,管也管不住,桃花案忙死了州官。

6水红花罩住了塄坎(水红花令)

毛毛雨下(给)者罩阴(呀)山(呗),水红花罩住了塄坎(啥,我的水红花的颜色嘛俊了呀,叶叶儿翠了啥,我把她爱了呀); 若要(呀)我俩的婚姻(呀)散(呗),九道(呀)黄河的水干(啥,我的水红花的颜色嘛俊了呀,叶叶儿翠了啥,我把她爱了)。
注: 塄坎:土坎,田埂子。

7不说尕妹的脾气瞎(白多各令)

莲花(呀)山上的(艾西白多各)云雾大(来嘛艾西尕巴加哎呦),隆务(呀)你看河里的水(呀)大。 不说(呀)尕妹的(艾西白多各)脾气瞎(来嘛艾西尕巴加哎呦),还说是你看阿哥的气(呀)大。

8阿哥如比白棉花(哎呦呦令)

白云彩上来(者 哎呦呦)绾疙瘩,一(呀)朵朵(呦),像(呀)莲花(呀),又像是才开的棉花,我搭上梯子者,就把它展手者(呦)展手者摘(呀)下。 尕阿哥如比(是 哎呦呦)白棉花,纺(呀)成(个)线(呀),织(呀)成(个)布(呀), 缝一件挨肉的汗禢,我身穿了上呀,心儿里热和者(呦)热和者没(呀)法。 注:展,青海方言,伸手的意思

9花儿会场上浪走(门源令)

(哎哟)左手里提的是肥羊肉,(哎哟)六月六(呀),右手里提的是烧酒(呀哎哎哟),花儿的会场上浪走(吔)。 (哎哟)会场上没有个尕连手,(哎哟)回家走(呀),家里的尕妹俩唱走(呀哎哎哟),家里的尕妹俩唱走(吔)

注: 门源:青海省回族自治县县名。 浪:方言,同“逛”,闲游、浏览的意思。游花儿会都习惯称为浪会。 这首曲令之所以称为“门源令”,是因为在这一地区流传较为广泛。歌中的主人公提着羊肉、烧酒,本想去逛花儿会,但是,花儿会上没有和他对歌的情人,只好回家和家里的尕妹妹对唱了。

10雪白的鸽子(呛啷啷令)

哎———— 左边的黄河(嘛噢哟)  右面的崖(么噢哟) 雪白的鸽子(么) 噌愣愣愣愣愣 仓啷啷啷啷啷 扑噜噜噜噜噜 啪啦啦啦啦啦地飞呀 水面上飞来(嘛噢哟) 哎———— 阿哥连尕妹俩(噢哟) 一对的鸽子(嘛噢哟) 尾巴上连的是 噌愣愣愣愣愣 仓啷啷啷啷啷 扑噜噜噜噜噜 啪啦啦啦啦啦地响呀 惹人的哨子(么噢哟) 哎———— 一对对鸽子(么噢哟) 青天里飞来(么噢哟) 他俩是天世着 噌愣愣愣愣愣 仓啷啷啷啷啷 扑噜噜噜噜噜 啪啦啦啦啦啦地飞呀 下来的对对(么噢哟)

这首歌词为朱仲禄所填配,广泛流传,成为众多唱家的保留曲目。曲调结构和流行于西北地区的宴席曲《尕老汉》以及流行于甘肃陇东一带的《推炒面》等极为相似,或许它们之间有某种传承关系。

11青溜溜青

青溜溜青来 青溜溜青呀 青溜溜的果树上 果子么青呀 果子么好吃 树难种呀 吃果子时 忘不了种树的人呀 青海湖青来 青海湖青呀 青海湖的湖水呀 四季青呀 青海湖深来 青海湖深呀 比不过咱亲友们的情意深

生平照片:


1978年青海民歌汇演大会


1982年凤凰山花儿会


与弟子交流


与妻子索菲亚

花儿王朱仲禄对花儿的贡献
作者:井石

2005年,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进行中国杰出民间艺术传承人的调查,我受委托就我省著名花儿王朱仲禄先生对青海花儿艺术的传承和贡献进行了调查,为此和朱先生作了好几次的长谈,调查完成,其报告在专家会议上一次性通过。朱先生被授予“中国杰出民间艺术传承人”的称号。因其中的一些资料不为人知,为此,我整理出此文,以飨读者。  花儿王朱仲禄先生生于青海黄南藏族自治州同仁县保安堡永安村。同仁县回藏汉杂居,是典型的花儿流传地区。朱仲禄先生在少年时代学习花儿时,对他产生影响最大的有三个人。
第一个人就是他的父亲朱瑞(1885年—1953年)。珠瑞一生务农,兼营皮匠生意,是当地有名的花儿“唱把式”。朱仲禄对青海花儿的最初的潜移默化的认识就始于父亲。他从父亲口中学到的第一首花儿,就是后来由朱仲禄教授给歌唱家胡松华后,唱红了全中国的那首《上去高山望平川》。
朱仲禄学习花儿的第二个人也是他们永安村的,叫百歌阿爷。百歌阿爷姓王,已失其名,由于他会唱的花儿曲令特别多而又好听,被当地百姓称之为“王百歌”,尊称百歌阿爷。百歌阿爷唱花儿不但嗓子好,曲令多,而且百无禁忌,朱仲禄先生跟着百歌阿爷学会了很多的花儿曲令,其中最具特色的是《花儿的尕连手》(俗称《保安令》)。
朱仲禄先生学习花儿的第三个人叫瞎佛保。瞎佛保姓不详,保安乡永安村人,盲艺人,乳名佛保,由于眼瞎,人称瞎佛保。瞎佛保生于1913年,卒于1988年,是一位青海民间音乐全才,以四处游唱为生。少年时的朱仲禄常跟于瞎佛保后面,听他演唱,流连忘返,从他那里学到了许多藏、回、汉族的民间小调,宴席曲、贤孝等,使他的民间音乐素养得到了全方位的积累,兴趣也得到了广泛的拓展。
青海花儿虽然是流传在西北地区的一种民歌,但是在朱仲禄之前,一直埋藏于民间,少为世人所了解。
西北音乐家协会主席关鹤岩先生第一个发现朱仲禄,并对其花儿演唱的功底进行了研究,发现了这位民间歌手,并把他调入了西北歌舞团。
1949年10月,刚刚成立的甘肃人民广播电台特邀朱仲禄去电台进行青海花儿的演唱直播(那时的电台尚无录音设备),这是青海花儿产生几百年以来,第一次由朱仲禄从穷乡僻壤的山沟野地里带到电台,通过电波传向了四面八方;
1950年国庆,朱仲禄在北京先农坛举行的“各民族大团结联欢会”上,面向北京十万观众演唱了他新编的青海花儿,第一次将花儿传进了首都北京;
1952年,为电影《太阳照亮红石沟》配唱了三首青海花儿,第一次让青海花儿走上了银幕;
1953年,朱仲禄参加全国民间音乐舞蹈汇演时,他被请到中南海演唱青海花儿,并受到毛泽东、周恩来等中央领导的接见;同年,中国唱片社灌制出版了他演唱的花儿《上去高山望平川》和宴席曲《尕老汉》,这是中国音乐史上的第一张花儿唱片;
1953年,他接受中央音乐学院副院长吕骥先生的邀请,朱仲禄先生在中央音乐学院讲授青海花儿,第一次让花儿攀上了高等音乐学府的圣坛;
1954年,西北人民出版社出版了由他编选的《花儿选》,这是新中国成立后出版的第一本花儿集(历史上第二本),《花儿选》是一部普及、传播兼研究的综合性专著,共收入花儿唱词800余首,花儿曲令简谱60余首,以及8000余字的论文《花儿介绍》一篇,开创了我国花儿搜集与研究的新开端;
1956年,为迎接全国专业音乐舞蹈汇演,朱仲禄先生和作曲家吕冰、舞蹈编导张新民联袂创作了后来誉满神州、蜚声海内外的花儿歌舞《花儿与少年》,创作中,朱仲禄提供了音乐、舞蹈、服装、道具的全部素材,《花儿与少年》的成功,把青海花儿推向了全世界。《花儿与少年》问世50多年来,一直盛演不衰,成为中国民族音乐宝库中的精品。
1957年朱仲禄先生参加第七届世界青年联欢节,在莫斯科演唱青海花儿,第一个把花儿介绍到了世界。
除演唱、创作、教学外,朱仲禄先生还进行花儿的研究工作,据研究朱仲禄的学者张君仁统计,朱仲禄发表的研究论文达150余篇,在花儿研究界产生了广泛而深远的影响。
中国艺术研究院音乐研究所民族音乐学家乔建中先生对他进行了实地采访和研究,写出了《朱仲禄传》(手稿,未出版);敦煌艺术学院院长博士生导师张君仁先生对其进行了深入的调查研究,写出专著《花儿王朱仲禄——人类学情景中的民间歌手》(敦煌文艺出版社出版)。
专家关鹤岩、乔建中、张君仁等专家认为: 花儿王朱仲禄先生自幼秉承了花儿王朱瑞、王百歌等民间歌手的衣钵后,悉心演唱、传播、创作、研究青海花儿60年,为使青海花儿从深山沟里走向世界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是他灌制出版了第一张花儿唱片;是他第一次让青海花儿走上了银幕;是他第一次让花儿攀上了高等音乐学府的圣坛;是他出版了建国后第一本花儿集《花儿选》;是他第一个把花儿介绍到了世界;由他参与主创的歌舞剧《花儿与少年》问世50多年来,一直盛演不衰,成为中国民族音乐宝库中的精品;此外还有《上去高山望平川》、《下四川》、《雪白的鸽子》等一批花儿经他传播,成为民歌经典。他创作的新花儿为传统花儿增添了新的生命和活力,他对花儿的研究为花儿理论框架的形成添加了砖瓦。他还带出了新一代花儿王马俊、张存秀、索南孙斌等,使青海花儿的传播有了优秀的传承人。“ 整个花儿这门民族民间艺术领域里面,从挖掘整理到传承发展、创作、研究,朱仲禄先生立下了汗马功劳” (胡松华); “朱仲禄是一个具有全面修养的“花儿人”,他并非一般意义上的民间歌手,他本人丰富的人生经历,全方位的修养,以及他对花儿艺术的杰出贡献,使他成了那个时代花儿艺术发展的杰出代表。他不仅是个好唱家,同时也是个好作者和研究者,像他这样的演唱、创作、研究三栖式“花儿人”,是非常难得的。我之所以将他作为我的研究对象,也正是基于这一点。”( 张君仁) 学者乔建中先生对朱仲禄的评价,是对朱仲禄这位一生致力于花儿传播的民间歌手最中肯的评价:“作为一个歌手来讲,在“花儿”两三百年的传承历史上,出现了朱仲禄这样的歌王,非常难得,老人几乎把全部的生命心血都投入到这种艺术里面,他确实对花儿这门艺术做出了很大很大的贡献。所以他这个花儿王我以为不是小王,而是大王”。

>http://www.douban.com/subject/1626903/
《花儿王朱仲禄:人类学情境中的民间歌手》张君仁 著

>http://www.douban.com/subject/2148586/
CD:《西北花儿王——朱仲禄》中唱出品

本站编辑
发布于2007/12/30

主题相关文章:

  • 暂无相关日志

3 条评论

  1. 大地上:

    在听朱老头唱的花儿,提起来

  2. 阿犁:

    从阿宝的博客里过来。
    朱老先生仙去之前能看到这张专辑的出版,想来无论是朱老先生本人,还是听者,都觉欣慰吧。
    当复兴和走向世界两面大旗竖起之时,这些民间文化的至宝是不是真能获得重视和珍惜呢?

  3. 小石:

    现在才发现这里藏着这么好的一个博文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