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的路> “拜访老北京泥玩具传人——双起翔”活动后记

老北京泥塑 回娘家 菠小萝 拜访双起翔活动合影
菠小萝与双老作品《回娘家》           活动参加成员在双老家合影
(摄影:杨存杰)

当大家赞叹双老的作品时,双老谦虚的说:“我做的还不好,还有好多不会做的。”。jojo问双老学会捏泥人需要多长时间,双老说:“你是个聪明的孩子,但是还得学个十年八年才能算学会吧”。双老的自谦和对艺术精益求精的追求让我敬佩,也让我认识到民间艺术的博大精深。但是,对于注册商标和在外面开店经营,双老并不太想谈这些,他家的泥塑在外面没有销售,都是慕名到家里来找。
打扰多时,中午11点半的时候,大家商量回去。双奶奶给杨哥的小闺女——我们队伍中最小的队员,装了一袋柿子,好像自家奶奶一样亲切。然后我们簇拥着双老和他的家人,在堂屋的前面合影留念。走出大门口,回头看见双老他们在目送我们离开,而我们会不会再来这里看望他老人家?再来这个祥和安静的院子?再来欣赏那些有着浓郁华北民俗风格的泥塑造型?
——“拜访老北京泥玩具手艺人——双起翔”活动后记(作者:鱼加)

中秋节时,姥姥会把兔儿爷拿出来,在他面前摆上自来红和自来白,然后就讲,很久很久以前……
这记忆,仿佛是我伸手可触的光亮。从双起祥爷爷家出来以后,有人问我为什么喜欢民间的小玩意儿,我说是因为熟悉。因为熟悉,所以百般珍爱,却不会患得患失,我知道,我心里最温热的地方,存放着美好亲切的物件。时光安好,它们永远踏踏实实,守在我的身边,我就这样心安理得的被庇护,它们笼罩着我。
这泥捏的小物件,它们不矫情,不华丽,但却天然质朴,这四个字,已足够。就像小时候饿着肚子跑回家时在院门口看到的昏黄的灯光,闻到的满院子的饭菜香味,永远那么柔软,那么安全,永远让我看得到回家的路。
——回家的路(作者:青)


兔爷 (摄影:元宝)

“拜访老北京泥玩具手艺人——双起翔”活动后记

鱼加

鱼加与双老合影(摄影:shinii )

很巧合的是,我的毕业设计选题就是关于“兔爷儿”,正在为收集资料发愁的我,看到这次活动的信息,立刻热情的响应和参加了这次活动。周六当晚就从天津赶赴北京,生怕错过周日一早的集合。
周日早晨9点,一出四惠地铁口,就看到了组织,大家愉快的谈论着今天的计划,没有一丝陌生,仿佛都是认识已久的朋友。第一次参加网上组织的活动,我更是充满了新鲜感。陆陆续续队友们一个个现身,“大地上”点名报数,集合完毕,一共十八人,大伙怀着期待坐上了开往豆各庄的公交车。等到我们都上了车,才发现带队人“大地上”没有上来!到了目的地,才知道原来是因为一位队友闻见了路边的煎饼香味,于是去买煎饼,掉队了。“大地上”等他到来,他们又打车到了目的地,据说买煎饼的队友主动要求付了30元车费,32块钱买一个煎饼,这算是我们活动的第一个花絮。
9点半,我们下车,发现双老的儿子双彦先生已经在路边公交站等着我们了,天气很冷,他担心大伙不容易找到地方,便提前来接我们,他的周到感动着我们每一个同伴。

进庄后,大家三五成堆的边聊边走,走了不到10分钟,就看见双老家的院子了。质朴的红砖屋,进门是一个大院子,类似四合院。院子里有柿子树,还种了葫芦,虽然已到初冬,树尖上还挂着一些黄灿灿的柿子。葫芦藤叶子已经落光,挂着的几个葫芦也晒干了。很有北方乡间的味道,一种和谐安详的生活气氛。
推门进了正堂,也就是双老的工作室,大家都被摆在大堂正中的各种大小的兔爷吸引了。最大的一只足有一米高,头戴盔甲、身披戢袍威风抖擞的骑着老虎,炯炯有神的眼睛,让人肃然起敬又觉可爱。大兔爷周围摆着许多只大大小小的兔爷,麒麟虎豹象都成了兔爷的坐骑。虽然脸型画法一致,但神态各异。墙上还挂满了各式各样的京剧脸谱,人物造型生动传神,可惜脸谱代表的是什么角色我都不认识,感慨自己对国粹脸谱的知识缺乏。
大家被这些在庙会上也难见到的泥塑吸引了,拿出相机一阵狂拍,还不忘问双老一些问题,比如制作工序、双家兔爷的风格区别于别家兔爷的特征等等。双老耐心的一一答疑,我则在一旁听着,记录着。双老说,在50年前的北京,一到中秋庙会兔爷摊就都摆出来了,摆得很是热闹,每家每户都会买兔爷。现在年轻人对兔爷越来越陌生,没有兔爷的中秋节,也缺少了一些欢乐和吉祥的气氛吧。

当大家赞叹双老的作品时,双老谦虚的说:“我做的还不好,还有好多不会做的。”。jojo问双老学会捏泥人需要多长时间,双老说:“你是个聪明的孩子,但是还得学个十年八年才能算学会吧”。双老的自谦和对艺术精益求精的追求让我敬佩,也让我认识到民间艺术的博大精深。但是,对于注册商标和在外面开店经营,双老并不太想谈这些,他家的泥塑在外面没有销售,都是慕名到家里来找。
打扰多时,中午11点半的时候,大家商量回去。双奶奶给杨哥的小闺女——我们队伍中最小的队员,装了一袋柿子,好像自家奶奶一样亲切。然后我们簇拥着双老和他的家人,在堂屋的前面合影留念。走出大门口,回头看见双老他们在目送我们离开,而我们会不会再来这里看望他老人家?再来这个祥和安静的院子?再来欣赏那些有着浓郁华北民俗风格的泥塑造型?

从豆各庄回到四惠,正是午饭时间,大伙提议聚餐,还可以借此机会交流一下彼此对民间艺术的观点和看法。除了有事不能一同吃饭的朋友,我们十人,找了一家贵州饭馆。等到坐下来,大伙才开始介绍自己,互相认识。我发现这时我成了最小的一位了,除了我和阿九还在上学,多数都是已经参加工作。中国各地的民间工艺,弘扬发展民俗文化、民间艺术的道路,现状下的保护措施,大家各抒己见的谈对中国传统艺术文化的见解。其中常常又引出新的问题和谈论,整个聚餐过程大家讨论的很热烈。与其说是吃饭,不如说是座谈会更适合一点。我的毕业设计中有关于民俗文化的推广,普通人对传统的认识更是要考虑到的。认真聆听大家的见解,从中受益良多。大约四点,我们结束了这次聚会,大家相约有机会再一起去更远的地方拜访民间艺术家。
我第一次参加网友聚会活动,能去双老家里,和他聊天,听他讲自己的作品,觉得很有意义。真心的祝福他老人家健康长寿。

拜访双起翔活动合影
在双老家合影 (摄影:杨存杰)

丫头在双起翔家院子
杨雨霖在双老家的院子里 (摄影:青)


回家的路

PC090384

小时候,家里的窗台上总摆着个白胖胖的泥娃娃,乌黑的头发,红肚兜,永远顽皮的笑脸,终于有一天,我忍不住好奇,想把她拿下来问问她为什么总这么高兴,可谁知道泥娃娃会碎啊!于是。。。。。。唉,不提也罢!

再长大一点,我们一堆孩子热衷于放学后在工地旁边的沙土堆里像土拨鼠一样刨来刨去,直到翻出掩在深处的冰冷的胶泥,它们像战利品一样被我们心满意足地攥在手里,然后变成奇形怪状的四不像。后来天就黑了,有家长怒不可遏地揪住孩子的耳朵将其拖回家,我们想到第二天前途未卜的期中考试,也终于丢下那坨已被手心捂热的心血之作四散逃去。那一路上,我只想着把手弄干净,却因忽然看见早已狼藉不堪的白校服而不知所措。

中秋节时,姥姥会把兔儿爷拿出来,在他面前摆上自来红和自来白,然后就讲,很久很久以前,京城爆发了一场瘟疫,嫦娥娘娘怜悯大家,就派天界的药剂师玉兔下凡为百姓治病。那玉兔骑着老虎、麒麟,给百姓分发红白药饼医好了瘟疫。百姓感激这玉兔,于是便尊称他兔儿爷……这故事,每年我都会听一遍,直到有一天,姥姥不再说话。从此,关于这些泥娃娃,这些兔儿爷的记忆,就忽的嘎然而止。也许长大了,就不再需要那些总用“很久很久以前”开头的传说。

这记忆,仿佛是我伸手可触的光亮。从双起祥爷爷家出来以后,有人问我为什么喜欢民间的小玩意儿,我说是因为熟悉。因为熟悉,所以百般珍爱,却不会患得患失,我知道,我心里最温热的地方,存放着美好亲切的物件。时光安好,它们永远踏踏实实,守在我的身边,我就这样心安理得的被庇护,它们笼罩着我。

看双爷爷鹤发童颜,精神矍铄,指着满桌子满柜子的泥塑,讲很久以前的故事。这些物件上面有依稀可辨的指纹,仿佛诉不清说不尽的喜乐哀伤。我可以看到,老爷爷涂画娃娃脸时的疼爱与欣喜,描绘脸谱时的果断与爽利,以及勾划兔儿爷的三瓣嘴时的严肃与诙谐。这些情绪,全都流露在每件作品上,于是它们都有了生命,或粗粝,或细腻。

这泥捏的小物件,它们不矫情,不华丽,但却天然质朴,这四个字,已足够。就像小时候饿着肚子跑回家时在院门口看到的昏黄的灯光,闻到的满院子的饭菜香味,永远那么柔软,那么安全,永远让我看得到回家的路。

IMGP2311

更多双起翔作品:http://ourfolk.net/2007/12/12/99/

本篇文章中提到的参加活动成员:
菠小萝:http://love-idea.blogbus.com
杨存杰:http://blog.sina.com.cn/yangcj
杨雨霖:杨哥他家丫头
鱼加:http://catswaiting.spaces.live.com/
shinii:clytze_shu(a)hotmail.com
jojo:http://www.lvye.org/jochen
阿九:xiaopingguo_88(a)hotmail.com
青:http://www.neocha.com/qing
元宝:http://www.bababian.com/photo/98C13FD99591E3D6FC5A0117E0B10C94UR

本站编辑
原文发布于2007/12/18

主题相关文章:

  • 暂无相关日志

5 条评论

  1. 青·马 文章目录(2007/5/30-2008/3/7) | 青马:生活与手艺:

    [...] 沅院的手工扎染制作 双起翔泥塑作品欣赏 <回家的路> “拜访老北京泥玩具传人——双起翔”活动后记 黄州会馆上梁记 门神无语问人间—朱仙镇之行 三沙冬至美食“ca ba gui” [...]

  2. mimi:

    你好,我有事情想拜托你,我也是因为毕业设计想拜访双起祥老爷爷,您能告诉我联系他的方式吗?谢谢

  3. 大地上:

    不好意思,我联系不到了

  4. jinse:

    这活动不错啊,再有这样的机会,通知我下阿:)

  5. 大地上:

    往事不堪回首,想起参加活动的朋友们还是很高兴的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