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木染,最初的颜色

草木染

草木染,亦称植物染,采用天然植物、中药材、花卉、蔬菜、茶叶制成染料,为织物染色。蓝染、扎染、蜡染、蓝印花布等均属此类。草木染取法自然,无污染,染出的织物色泽纯净柔和,散发草木清香。初经水洗,虽略有褪色,但正如岁月漂洗后的颜色,有一种宁静的、生活的味道。

草木染所赋予织物的奇特之处在于,其一,变幻的自然色泽。植物染料取材山川大地,因季节、因时间、因气候、因地域各种因素,使萃取出的染液呈现出不同的色泽,没有绝对的重复。其二、草木自有的沉静安详气质,兼有的药用避邪功能,使织物独具味道。如扎染常用的板蓝根,染蓝衣物同时,对肌肤还可杀菌解毒;染黄的艾草,除了是民间传统辟邪之物,还具有抗菌及抗病毒作用.其三,相对于化学染料,草木染给予地球的是,人与自然的良性循环。给予人类的是,植物纯净的材质,给肌肤自由的呼吸,让身体回归自然。 所以有说:“真正的草木染,是借助草木本身的力量,顺应自然四季变化,依节令时令行事,染出来的颜色,才是具有生命力、活的草木染。”

草木染

让我们先回到化学染料发明之前的数千年前,看一看,最初的染色是怎样开始的。

翻开字典,可知,“染”字,由水,木,九组成。形声,则从水,杂声。会意,则从水,从木,从九。因古染料多来源于草木植物,故从木;染料须加工成液体,故从水;染须反复进行,故从九。

原来,最初的“染”就是“草木染”。

早在四、五千年前的新石器时代,我们的祖先,在一次无意中发现,山野中的草木之根、茎、叶、皮经温水浸渍后,可提取染液。之后在一个漫长的实践过程中,先人逐步掌握了植物染料的提取、染色技术。轩辕黄帝时代,已开始用草木之汁染色制衣。到了周代,植物染达一定规模,宫廷中设有专职官吏“染人”掌“染草”之职,供浸染衣物之用。“青,取之于蓝,而青于蓝。”《荀子.劝学篇》此句在我国可谓路人皆知,但恐大多数只知其义,不知其本意:其实就是指用蓝草制成的靛蓝,可染出更青的颜色。草木染在唐朝,已达到鼎盛,成为当时社会最主要的染色技术方法。大量经草木染色的色彩绚丽的丝绸织物,通过举世闻名的“丝绸之路”,远销到中亚、西亚、地中海和欧洲,铸就了古代中国丝绸的辉煌,植物染技艺也随之传播至日本各国。

蓝染

然而,历史长河滚滚而去。社会的发展,科技的进步,环境的恶化,城市的喧嚣,使人类逐渐远离了最初的宁静与自然,日益浮躁与不安。而与人类肌肤最亲近的衣物,也在化学染织物靓丽的外表下,使人们忘却其对健康的伤害,失掉了最初的自然本色。沿用了几千年的草木染,面临的现状却是,传统染色技艺已断层,草木染知者甚少,只有在一些偏远少数民族地区尚有存在。凝聚了无数先人经验、智慧和传统文化的草木染技艺,甚至还要从日本学习。扼腕叹息时,令人欣喜的是,如今社会繁杂,人们正渴望回归自然、追求简朴生活,植物染已引起越来越多人的关注,相信取之自然,还于自然的草木染之美必将再现。

那时,我们会发现。天,这样蓝。树,这样绿。颜色,原来可以这样的自然和美丽。

原文由 清霏 发布于2007/09/25

主题相关文章:

  • 暂无相关日志

One Comment

  1. 青·马 文章目录(2007/5/30-2008/3/7) | 青马:生活与手艺:

    [...] 《山城走唱》台湾恒春半岛民歌精选 那些泥土做的玩具——临沂民艺初访 草木染,最初的颜色 雪顿节上的街头艺人 剪纸艺术家Béatrice Coron kakulu的小玩意 Vilen的手工首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