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染匠刘大炮

如提起蓝印花布,就如同从老相册里拈出一张发黄的照片,都已是过往淡然的回忆。

在旧日湘西的人家里,蓝印花布是再平常不过的物件。家居中,床单背面、门帘桌布、帐檐褥边等等都是它的身影。衣着上,可用于作围裙罩衫,装点身形,连小孩的兜肚也能用上它。由于年代已久,花布经过长期漂洗,蓝是淡淡的,并不扎眼,人与家居被其衬得清新雅致。

随着时代的流逝,这种手工的土布,由于工艺的繁杂和制作的辛劳,渐渐被工业化生产的机织布取代了。有的也是锁在箱中垫于柜底,成了主人家的收藏。

再次接触它是在湘西小镇凤凰,一个手工艺人的家中。
艺人本名早已被淡忘了,当地人都唤他“刘大炮”,是为他敢言直言而得名。
这个大炮,确实人如其名,朴质爽直,没有一般被升级为“艺术大师们”的扭捏作态,被浮名捧上云天一副自以为是的架子。

他说你只管问就是,我把我知道都教给你,这门手艺没什么秘密的。你们远道而来我总是很欢喜的,只要你们喜欢我的蓝印花布就好。说着老人将各种介绍蓝印花布的书籍资料一叠叠的递了过来,上面还有老人制作布的场景,自己在山江苗寨的老作坊,从天而降高高飘摇在晒架上的蓝印花布,在清亮的河溪中漂洗花布的情形。

老人说旧的作坊将不日复原,黄老师正积极为此事筹措着,这个黄老师,就是凤凰的一怪,怪在他的画怪在他的人,特立独行惊世骇俗,黄老怪黄永玉。有了他的支持,作坊似乎指日可待,到时作坊将重现旧时的风貌。自己也可为远道而来的倾慕者当场操作演示,希望能有更多的人了解这门手艺,能将此门手艺传承下去。老人期待之情溢于言表,眼睛闪着异样的光芒,心里似乎雀跃着又一次生命的勃发。



从房中出来,院落中央便是有一人高的大圆木桶,里面盛的是幽蓝幽蓝的液体,外观上看去粘稠凝重。其实,一见到老人,便诧异那双蓝幽幽的双手,现在似乎谜底揭晓,恍然大悟。

经老人的指点,这幽蓝液体便是土法熬煮出的靛蓝,也叫花青,自从19世纪末国外的西洋鬼子用人工合成了靛蓝,在许多地方染坊便用上了进口的洋靛,唯有在湘西这片大山深处的人们还沿用着种蓝制靛的土法,冥顽不化,自行其是。

靛蓝作为染剂,可使布身紧密耐用,洗晒不易褪色。远在先秦,当时的人们已经懂得采集和种植蓝草作为染料,有《毛诗·小雅·采绿》中“终朝采绿,不盈一掬;终朝采蓝,不盈一檐”为证。

要说这靛蓝还是一神奇之物,为了其色素不轻易溶于水,还须得用上还原剂。只有将它溶解在碱性的水里,成为隐色体,即黄色液体,才能被纤维吸收。将染好的布料从染缸里取出晾晒,颜色就会由黄变绿、由绿转蓝,成为不溶性色质,保住花布坚固而不褪色。

旧时的染坊,常能见到染坊墙壁上贴有“缸水调和”、“缸中取宝”、“缸中出金”等吉祥词。这是因为靛和碱的质量不稳定,加之四季气温不同,按照传统配方下料,缸水未必能使靛顺利地还原成为隐色体的缘故。民间染匠大多是靠既有的经验,经验足的老师傅会口尝缸水,按口涩的程度,来配比水量。就是如此也不能保证缸缸调配的恰到好处,所以常常贴上吉祥词,希冀缸水能顺利调和,从缸中取出宝来。

老人将我领向二楼,进得一间大室。室内有一大方桌,桌上有纸样、刻版、刻刀等等物件,林林总总散放一桌。

老人将此间的工序一一道来,其实入染前,先得有一个裱纸描稿制版刮浆的过程。

裱纸,是制版的第一步,纸为皮纸,用野柿子捣汁泡水胶合,约裱上十至十二层,覆于墙上晾干。

描稿,将裱好的两三层纸版钉在一起,在上面描绘事先设计好的图样,图样有简有繁,有上百种之多,其中有代代传承下来的传统图案,也有老人从中汲取精华演化而创制出的新图样。

刻版,用刻刀照纸上的花样将版子镂刻成透空的漏版,刻版的过程最考究各人的手法眼力,繁复的点,流畅的线条,顿挫之间的转换,等等都需一气呵成。刻好的花版再用卵石打磨平整,并打蜡,称作“砑版”。刷上桐油或光油,晾干后即可使用。

刮浆,用牛骨或木版做的“抹子”将黄豆粉与石灰水调和而成的防染浆剂刮入花纹空隙,落在垫于底下的白布上,形成隔离与浸透的布局之分。

由此刮有灰浆的白布就可以入染了,最后经过漂洗、晾晒、滚压,有灰浆处便呈白色,而无灰浆处便是蓝色,一匹平光悦目,白底蓝花的花布就制成了。

再上层楼,便到了蓝印花布的展示室了。大大小小的花布挂满了四壁,图案各异,幅幅都藏着隐示玄机,其中的寓意象征,不经点拨还真瞧不出究竟。

以花瓶为主体的,配上千枝万朵的花卉,其中的“瓶”通“平”,以“平安如意”,“富贵平安”,“吉庆升平”为意。

“鹿鹤同春”纹样中,“鹿”与“六”、“鹤”与“合”谐音,“六合”乃天、地和四方,有囊括整个宇宙之意。

还有桂花谐“贵”之音;葫芦谐“福禄”;佛手谐“福寿”;喜鹊登梅枝谐“喜上眉梢”;大鸡谐“大吉”;双钱谐“福寿双全”等等,整个图案符号的世界里充盈着意义。

在此为朋友的小店挑了几样花布,老人仔细查了查布面,将有瑕疵的给换了下来,在布的背面盖上自己的章,“刘大炮”仅此一家,别无分号。

告别时,老人还预留在家吃饭再走,此非是一番只挂于嘴边的客套,在湘西人的平常观念中,只是多一双筷多几两米而已。

俺就是吃“百家饭”长大的,别人家的饭才香,窜到这家吃点,窜到那家吃点,据老人说“百家饭”是最养人的,不吃“百家饭”,小孩长大了反而不康健。扯远了,就此打住!

小锦囊
到了凤凰,刘大炮的蓝印花布在街上的店铺是买不着的,需到他的家中购买。布的价格不低,一米见方的花布价格200~300元/幅。如果你想进一步深入的了解,可在书店去买一本《民间印染花布》(湖南美术出版社)细细读来,里面有详细的介绍,虹桥中“边城书社”的书较全。
《民间印染花布》:http://www.douban.com/subject/1036104/

延展阅读

日本的久保麻纱女士,痴迷于蓝印花布,从1970年代就在中国各地收集蓝印花布,她记录了1970年代江苏南通蓝印花布的印染过程。
蓝印花布工艺过程:http://www.chinesebluecalico.net/showarticle.asp?id=266&sort

原文由 柚子 发布于2007/09/07

主题相关文章:

One Comment

  1. 海燕:

    我拜访过刘大炮,很有个性的老大爷。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