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三月 2008

从迷信IKEA(宜家)说起

   大多数时候我们并没有想清楚我们容易盲从与追逐的性格,就陷入了无论是IKEA还是别的,因为商业利益而塑造的这些品牌神话中。
  
   我读大学的时候学习设计,听旅日教授回来讲到“东急手工”,英文名“Tokyo Hands”。也讲包豪斯之类。因为他的影响当时对充满现代感的工业设计充满了好奇。毕业了从各种渠道知道有IKEA来在中国,风格和东急手工差不离,欢喜得要命。那个时候我刚工作,特别希望有一天能有自己的一套房子,我对此如是设想:一定要找间工厂仓库什么的,卧室厕所客厅的墙统统没有,房顶最好有金属水管,地下要水泥,茶几上有轮子,床么要像豆腐一样简洁……总之要改造成后现代风格的住房,酷啊。
  
  不止我一个人这样规划,刚学完设计课程的大多这样幻想。那时候我们都还很年轻,不知道自己真正要什么。我身边的同事和朋友们,对IKEA也迷恋非常,第一位是我的上司,时任美术指导,有段时间他去了上海工作,寄回给我的生日礼物是一箱IKEA,在成都还没有IKEA的时候(几年前在成都仅有一些看上去比较特别的家居饰品有IKEA的小东西卖,价格标贵),这些东西很引起同事们的眼球。他当时有个后来被检验是很不靠谱的想法,就是邀我和他在成都开家小店,他负责把上海IKEA的东西捣过来卖,他说你想想一定能小赚一笔。幸亏我当时冷静想了想呵。
  
  后来我把他送给我的小东西全处理掉了。为什么呢?其中有一盏台灯叫莫克尔工作灯,说实话虽然我当时还没有完全放弃喝IKEA奶,也觉得这个塑料家伙设计得太丑了,中国那么多小商品市场,随便哪儿也有比这个好看一点的塑料灯具,搬家的时候我就把它送给别人了。还有一个塑料制品是餐巾纸台,上面有一坨金属坠,这个东西也很难看,塑料加金属不伦不类,搬家后来玩的朋友说这个东西太不符合我家风格了,我就把它扔了。剩下一包印花餐巾纸,要用吧有点舍不得,并且是深色的都不知道怎么用,丢了又太浪费,只有狠心拿来当抹桌布用掉。我这个同事以为我对IKEA还一直忠诚着呢。
  
  我看到第二个迷恋IKEA的也是同事,是位性格乖巧的女孩。IKEA还没到成都的时候,她就已经在疯狂收集它的产品季度宣传册了,她请一位后来去了北京的曾在公司实习过一段时间的女孩把册子寄来。她结婚时我去过她家,小新房完全IKEA风格,色彩红色白色居多,我说,哇,好女人啊,你老公不会说你不照顾他的喜好吗?她说我老公不管我嘛。
  
   我们老板也比较喜好IKEA,对她来说想得到它太容易了,毕竟是老板,公司迁址,她跑去上海弄了一批IKEA回来,最不实用的是呈倒人字形的铁皮书架,钉上墙后完全摆设,不稳,怎么放书呢。
  
  最疯狂的要属我同学的表弟,去年夏天同学从宜宾来,说没去看过IKEA就想去看看,我说好吧那我奉陪,等她去到卖场,说窗帘布真好看,我说你去荷花池纺织品市场看看,跟这同品质的布,价比这便宜一到两倍,她说是吗我怎么没想到呢那我不买了;她刚拿起一个碗说有点乖,我说这碗陶瓷其实并不好,你过日子还是要选能经用的,她说是哦;她又拿了一个卡纸收纳箱,我说这种东西好看不牢实,特别你小孩一个扑趴就弄成渣儿了,你要长远考虑,她说嗯,对呀……总之她拿什么我就告诉她可以找到比这更好的东西。结果一下午出来她就只买了一些小的实用品。
  
  正好她表弟也来了,说一定要上去买点东西,他才买了一套小户型,我也去看过,全屋IKEA。刚刚毕业,学的是化妆师,但是因为身上有纹身所以找不到工作,所以还属于靠家里支持的无产阶级。我们有事先离开了,回去接他的时候他身上已经搭满了购物袋,告诉我们说这次买了两千多元的东西。我特意看了这个小男生究竟把钱花在什么地方了,看到真是无所不有,居然还有一大堆干花香囊!我问他,你想清楚了你真的需要这么多东西吗? Read more ...

盘扣日记本

你有没有一件贴身花棉袄
你把盘扣解开、扣上,指尖与盘扣的接触,是否有一种决定或纠缠

“人谷”设计、制作的盘扣本子:
盘扣笔记本
盘扣笔记本
盘扣笔记本
Read More »

上庄乡访曹雪芹风筝传人

曹雪芹的家不在海淀区上庄乡,曹雪芹风筝艺术的当代传人孔令民与曹氏家族也没有关系。“曹氏风筝”的来龙去脉让大地上来写吧,我只负责“客观报道”,给大家看照片。


路上柳如烟,这样的天气,很适合游春,放风筝。


曹氏风筝工艺坊位于上庄乡文化站内,刚开办半年多的时间。
孔先生原来住在市内,几年前搬到上庄乡来住。


曹氏风筝传人孔令民先生。


作坊墙上的风筝制作口诀,来自曹雪芹佚著《南鹞北鸢考工志》。


扎风筝骨架的工作台。


制作骨架前要把竹子劈开、刮净。


锯。


刨子。制作大型风筝才用它刨净竹板。


竖刀。刀子有两种:竖刀和横刀,竖刀用来劈竹篾,横刀用来刮竹子内瓤。


酒精灯。用来把竹子烤弯,再扎制成形。


扎风筝。
不止是造型上的考虑,还需要考虑受风泄风,让风筝飞的高,飞的稳,各部分要求很精确的比例。


画风筝上的图形。


糊风筝。 Read More »

手工兔兔和新旅程

东茫当妈妈了,要离开南宁,带着自己的宝宝开始新的旅程,以前的有些作品带不走,淘宝店正在打折清仓。不过,这些布偶只肯打9折出售。 Read more ...

暖泉镇古堡速写

今年正月十五,“大地上”曾与网友一起去蔚县暖泉镇观看打树花、社火,游览古镇民居,也拍摄了一些照片:http://ourfolk.net/2008/03/13/74/
在小虎的博客上看到他画的《蔚县暖泉镇古堡速写》,两个村子,北官堡和中小堡。速写中的古堡,没有太多被时光刻画的细节,抚开陈旧的颜色,显现出村落旧时的规模和样式。
征得他的同意,集中在一起,转发过来。

蔚县暖泉镇古堡速写

作者:小虎 (http://thegreatwall.com.cn/public/index.php?blogid=25

暖泉镇北官堡:

暖泉镇
北官堡全貌。在堡北台地顶上所画。


北官堡上街东巷老宅。这是一座无人的空宅。


北官堡西巷老宅。


北官堡中街东巷。


北官堡中街东巷的两座门楼。


北官堡中街西巷寿字影壁。

暖泉镇中小堡: Read More »

铁力记忆:祖母的几件宝物

(文:刘猛)

  这是个依傍于小兴安岭南麓,行政区划面积6620平方公里,总人口40.2万的小城。老人们都称他为“铁力县”。其实现在他是“市”,十年以前国务院就已经批准撤县建市。年轻人很少去纠正老人们关于“县”与“市”的区别,对于这些在这里生活了一辈子的老人,一个称谓即是一个世界!从我的太祖母起,我的家族就在这里繁衍生息,我0-18岁的记忆也都全部定格在了这里。

  童年是在祖母的火炕上度过的。祖母的第一件宝物是线笸箩。笸箩是圆形的,秸秆编的。里头的线有两种颜色,黑和白,缠绕在缠线板上。缠线板是很多年前木匠做家具时候剩下的一块长方形木板,状如小时候用过的窄文具盒。木材的科目与属性已无从考证。因为使用多年,缠线板已经变成棕黄色光滑的木板,静静地承担着捋顺棉线的义务。笸箩里还有件古董—纺锤!它的材质是牛骨,中间有一个小圆洞,一根比筷子稍粗的木棒从圆洞中向上穿过。主要功用是利用纺锤旋转时的惯性将多股棉线拧在一起,而后用来纳鞋底或供给需要结实线绳的活计。据祖母说这个牛骨是她婆婆留下来的,最少有百年历史。牛骨已经光滑如瓷器,上面有些细碎的裂纹,泛黄的光泽吸纳了多位老人灯下纺线的沧桑岁月!

  祖母的第二件宝物是烟笸箩。烟笸箩是个长方木头匣子。外面贴着两片从集市上买来的磷片。匣子被一块木片分两个区域。四分之三放的是自家地里产的旱烟。旱烟的原型是田里的一种宽叶片植物。烟叶长到成熟时,摘下,晾干,揉搓成末,装在丝袋子里,尔后不断续进笸箩。剩下的四分之一用来装火柴。祖母一直管它叫“洋火”,早些年的火柴不论盒,论斤,集市上称半斤,足够用上几个月。没事的时候,祖母就会把我写字用过的本子裁成一叠长方形的纸条,然后捡出一张,卷上碎烟叶,吞云吐雾。祖母的烟从40岁一直抽到80岁。 Read More »

小村子里的超级婚礼(声音记录)

声音记录作品
声音记录作品:小村子里的超级婚礼
Supper Wedding in Little Hamlet
(作者:hitlike http://www.icebreaking.org/blog/) Read more ...

别处门楼谁人问

不知道人们何故变得这样匆忙,他们只是顺着门票上绘给的景点图走马观物,从这一点,到那一点,再到另外的点,急急地,循规蹈矩来在每一个点上。我甚至觉得他们好似输入了芯片的机器,顺着指示把旅游作为一种程序在完成。而我们不满足只能是个过客,我们想像我们是如何一直生活在这,或那,所到之处,深沉的想。我们绕道每座院子的背后去,留心那些游客们都不予问津的地方。

我们从宝俭堂(东山太湖陆巷古村内)的高墙出来向四下游荡,见小巷深宅多有消衰,空荡荡一爿院落在烈日下自影自怜,杂草肆意。正欲走过,蓦然看见中有门楼一座,门罩雕花繁复精湛,与周围朴素残垣对比鲜明。不由得径直近身相看,但见上枋(1)镂雕岁寒三友(2)(3)(4),间有菊叶假山,骏马祥云,叶脉树纹石理,甚至马脊毫毛,细腻分明;左右相接有垂柱(7),右处透雕已毁损;中枋(8)光洁无有题字,左处兜肚遗落,惟右兜肚(9)可见云纹中一官二仆,可惜头尽缺失,主人补服玉带,辔马华盖高瞻,衣袂飘然;下枋(5)浮雕一龙(6)九鲤向左力游,鳞身半匿,波云谲诡,尤以浪尖翻卷处雕刻最生动,左处有龙门一座,门半掩,有激流门中入,气宇轩然。枋间每连接处又饰有各样二方连续纹,或卷叶,或缠枝。

整座门罩色呈青灰,仍然坚实,以图样来辩,应为文人旧宅。在“千斤门楼四两院”的吴地,就算再不能得见当年屋宇的辉煌,也总能在散落的门楼下复见屋主曾有的三分风采。如今幸剩有这些门罩上储存的大量信息,在寂寥中等待人们来阅读和传达。

这是个地图上没有标记的点,因为保存不完整它没有得到介绍,除了我们没有错过它,再无人寻芳。当我低身在它面前,为这样耗费时日与心机的砖雕而感叹,思想古人们如何用一生只为做一件事情。任何人用这样长的时间都能够做出一件像样儿的东西,无论考取功名还是砌屋雕砖,无一不是百年功夫的累积,这样精心的历炼又怎么不会为后来人留下佳作呢。当我低身在它面前,历史分作两端,一头是穷尽一生的故人,一头却是驻足片刻的游人,用一生相对一刻,来者会有多少遗漏呢。当我低身在它面前,为与它隔绝的游客们惋惜,他们急于用一生做一百件事,行一万里路,破一万卷书。当我们低身在所有用一生只做得的一件事情前,应该怎样放慢步履去表达对它们的敬意呢。

参考:苏州砖雕

photo:门楼全貌/(1)上枋/(2)(3)(4)上枋岁寒三友局部/(7)上枋垂柱/(8)中枋,右兜肚,一官二仆/(9)右兜肚局部/(5)下枋,九鲤跃龙门/(6)下枋,雕龙/门楼外又有门楼



Read More »

Pages: 1 2 3 ...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