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国面馆吃面喝汤

新国面馆,和它旁边的山西刀削面,桂林米粉店,那些街边店,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不同。临街房子一间,推门进去,一口大锅,几张桌子。看不出来这间小面馆有几十年历史,听说是解放前开张,解放后国营的。 Read more ...

白熊商店


本地有一种汽水,只在本地销售,许多人爱喝。不过,你在超市里看不到它。一个素净的厚厚的玻璃瓶,装着橘黄的汽水,连包装纸都没有,只在瓶身裸印了一只蓝底(那是冰山)的白熊,几个小字,提示“冰镇饮用更佳”。 Read more ...

不是我们改变了,是食物变了

三三从穗城带学生到五台山写生,返程在京中转,正是秋意浓的时候,师生各有打算,学生们结队去赏红叶,老师却想在京城吃一顿鲁菜。她原本打算中途回趟家,行程有变,怎么办?在北京找找感觉吧。有人向她推荐一家较有名气的,有单县羊汤喝的饭店。我也早听说过这家,于是约好晚上一起去吃。 Read more ...

芦穄甜甜

第一次在中秋时来到妻子的家乡,认识了她家乡的秋,认识了她家乡人在中秋时节爱吃的一种“甘蔗”。其实不是甘蔗,是一种高粱的青秆,当地叫芦穄, Read More »

摸知了的夜晚

Chapoo给我写的“炸知了”画了一张插图,画了夜里打手电摸知了的人,又画了一只有翅膀的蝉藏在枝叶间。我觉得他一定没吃过炸知了,也没摸过知了。我似乎有些窃喜,正好,请允许我再炫耀一次“童会玩”的经历吧。 Read more ...

“味觉流浪者”开通

博客的时代已然落幕,有些意犹未尽的人,在它的幕帷边徘徊。

在微信平台开了一个微信号,延续青马博客“地方美食”栏目的内容,名叫“味觉流浪者” Read More »

炸知了的味道

“谁知道哪个地方有知了可摸?”临下班,群里弹出这么一句。

“晚上从土里爬出来的。”怕大家误以为树上叫的知了,又补充一句。 Read More »

我没有经历过台风

南方沿海的台风,在晚餐时分登陆北方一家人的餐桌。

巨浪拍岸,十米,二十米高,树木伏倒,围挡倒塌,汽车停驶在水中,手持话筒的记者在狂风暴雨中颤抖着坚持报道,“观众朋友,观众朋友… …” Read More »

Pages: 1 2 3 ... 171